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45:培养女儿(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早在昊州被攻下之前,黄嵩被俘的消息已经了出去。

    这个消息对于祁朝兰而言无疑是晴天霹雳,纵然有一定心理准备,仍旧悲恸得不能自已。

    她第一反应不是追随黄嵩,反而选择带着孩子回娘家一趟,恳求父母兄弟能照拂儿女。

    结果,平日里十分疼爱她的父亲闭门不见,母亲望着她欲言又止,几位兄长纷纷叹气送客。

    母亲对她道,“你父亲说……东庆大局已定,柳羲念在以往交情,多半不会为难你和孩子。”

    祁朝兰干涩着眼睛,用一种近乎无力的口吻道,“若伯高殒命,柳羲的确不会为难女儿和孩子,但他们日后前程堪忧。若父亲母亲肯收留,抚养他们成材,伯高这一支也能立起来……”

    如果黄嵩有个三长两短,她一个内宅妇人没办法给予孩子最周全的教育,总要有个男性长辈在一旁督促教导。她也算出身大族,族内教育齐全,因此想将儿女托给外家抚养教导几年。

    士族之所以能维持数百年的骄傲,还不是因为他们掌控着普通人无法享受的教育特权?

    祁朝兰不想黄嵩死后,膝下儿女耽误了启蒙。

    他们不成材,一两代过去,黄嵩这一支就彻底废掉了。

    除此之外,她也担心外头兵荒马乱会伤了孩子,所以想搁在娘家避一避。

    岂料母亲面色挣扎,告诉她一个残酷的真相。

    “女儿,你也知道兰亭公柳羲待士族的态度。往日,我们家与伯高接触甚密,难保兰亭公不会因此针对我们家。你父亲不是不疼爱你,可他要为家族大计考虑,不能收留伯高的孩子。”

    谁也不知道姜芃姬对黄嵩是个什么态度。

    按照斩草除根的想法,黄嵩的儿女未必会有好下场,哪怕能活命,那也是个被捧杀的结局。

    乱世格局混乱,有些人奋力一搏,有些人作壁上观,还有人小心翼翼在二者间寻找平衡。

    祁朝兰所在的祁氏就是典型,既想要享受发达带来的好处,同时又不想承担对应的风险。

    当初祁朝兰的父亲一眼便相中了黄嵩,感觉这个年轻人有前途,恰巧祁朝兰也相中了对方,开明的父亲便给二人保了媒。接着几年,黄嵩也没让这位岳父失望,明里暗里给予不少方便。

    未曾想——

    父亲竟连自己的外孙和外孙女都要拒之门外。

    “什么叫‘伯高的孩子’?母亲,他们难道不是您嫡亲的外孙和外孙女?”祁朝兰本就筋疲力尽,这下子彻底兜不住了,眼眶涌出了水汽,“女儿只是恳求父母暂时收留他们,倘若柳羲真的迁怒,女儿必当将孩子接回,绝不拖累二老和家族。便是如此……竟也不行么?”

    祁朝兰虽是家中最受宠爱的女儿,但自家父亲心肠冷硬,嫁出去的女儿便是泼出去的水。

    如果只是接纳祁朝兰,祁父不会不答应,但收留黄嵩的孩子,他是不会答应的。

    绝对不能给家族招祸!

    祁朝兰的母亲一向听丈夫的话,面对女儿的哭诉,她也心痛,但心痛又有什么法子?

    “兰儿,你先回去吧,为娘再劝劝你父亲。”

    这完全是搪塞之词。

    祁朝兰听后彻底死了心,带着三个孩子坐牛车打道回府。

    孩子性情最为敏感,长子和次子仅相差一岁,启蒙都三年了,看着比普通孩子沉稳一些。

    “母亲,我们不见外祖么?”

    孩子每次随母亲过来都会看到和蔼慈祥的外祖父和外祖母,如今却只看到外祖母。

    祁朝兰强打精神,温和道,“外祖身子不适,不想过病气给你们,以后会见到的。”

    她和母亲谈话的时候,三个孩子都在隔间与侍女玩耍,所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次子道,“母亲,府上供养的郎中医术很好,不如让他给外祖瞧瞧?”

    三女才三岁,倒也是安静可人的,睁着黑珍珠般的眸子看着母亲和两个哥哥。

    她奶声奶气地问,“外祖病了?”

    祁朝兰刚止住的泪意又有决堤的趋势。

    倘若没有孩子,她倒是想跟黄嵩同生共死,但有了孩子,她却怎么也不敢的。

    失去父亲便是失去了庇护,倘若再没了母亲,以后只能寄人篱下,受尽苦楚。

    祁朝兰振作精神,让豢养的三千部曲加入守城行列。

    她兵法不精,总比普通人好些。

    奈何大势已去,她的挣扎只是徒劳。

    姜芃姬把这封战报转交给黄嵩,黄嵩急得连话都说不稳,几次咬到了舌头。

    “夫人怎么样了?”

    姜芃姬道,“怀瑜是个心细稳妥的人,不会伤害你家夫人和孩子,他们安全得很。”

    黄嵩心里还是担心,堂堂大男人抱着战报红了眼睛,一副极为难过委屈的模样。

    姜芃姬还没什么反应,直播间的观众扛不住了。

    【半夜吃黄桃】:嘤嘤嘤,突然萌上黄嵩宝宝了。

    【吃饱了】:看样子黄嵩和他夫人的感情很好啊,古代男人能做到这点很难得。

    【有力气减肥】:我感觉黄嵩愿意归顺而不是自刎,估计他家夫人出了大力。

    姜芃姬安抚道,“你既然这么担心,我尽快安排你去丸州,你夫人也会被送到那儿。”

    黄嵩道,“那你呢?”

    姜芃姬说,“浒郡、昊州和谌州要忙的事情太多了,兴许年节之前赶不回去。”

    倘若后方加班团等人听到这话,估计要额手称庆,终于能过一个好年了。

    当然,韩彧等人听到这话,肯定开心不起来。

    如何治理长冶,姜芃姬已经弄出了章程,怎么付诸行动则是韩彧等人的事情。

    “主公,账目已经弄好了。”

    韩彧将一份厚厚的册子交给姜芃姬。

    治理长冶,不仅要有人,还要做好各处预算,例如那么多劳工一天能吃多少粮食、一月补贴多少工钱、每个工人的衣裳布料补贴……毕竟快冬天了,总不能让他们衣衫褴褛地干活。

    除了这些,韩彧还算了算这么多人每天的工作进程,最后算出整个治理过程需要的支出。

    账目清晰了然,越是精细越能将每一分每一厘都用在正途,防止各处偷工减料、贪污徇私。

    韩彧的为人就跟他的“道”一样,容不得一点儿藏污纳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