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47:培养女儿(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干脆大手一挥,让他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哪家调教出这样的坑货,哪家接回去板正。

    这已经是最稳妥又不得罪人的方法了。

    因此,黄嵩回家和妻女团聚,风珏被打包送去风仁府上,程靖则暂时居在恩师府上。

    黄嵩惊诧挑眉,“什么回家?”

    伯长道,“方才收到消息,尊夫人已经带着几位郎君女郎在城内落脚了。”

    黄嵩一听,悬起来的心终于落地,忍不住露出一抹松快的笑意。

    “好,这就回去。”

    黄嵩抵达象阳县的时候,祁朝兰已经带着孩子在这里住了七八天。

    当她知道丈夫未死,不日便要赶到与她相会,她险些泪崩。

    丈夫脱离危险,祁朝兰便满心欢喜等他回来。

    只是——

    当黄嵩风尘仆仆来到新家,老管家将他引进门的时候,他却发现妻子和孩子都不在家。

    “夫人他们去哪儿了?”

    老管家道,“夫人担心两位小郎君的学业,托关系去寻西席,谁知偌大象阳县找不到像样的西席。后来知道渊镜先生和各位大儒皆在金鳞书院任教,便带着郎君娘子去参加入学考。”

    祁朝兰出门没多久黄嵩就进门了,这对夫妻错过了期盼已久的重逢。

    黄嵩艰难地道,“送去……入学考?”

    老管家道,“金鳞书院去年招生便放出口风要扩展生源,除了原先有的固定名额,额外又添了五十个,只要是适龄孩童都有机会入学。为了公平起见,这部分生源都要经过考试。”

    金鳞书院原先的生源都是战亡将士的遗孤,每年录取两百人。

    今年开始放松了条件,额外多了五十个名额。

    为了这五十个名额,一群孩子竞争异常激烈,大有考评的架势。

    黄嵩拧眉道,“兰亭真是糊涂,怎么能在这种时候开这个先例?”

    除了少数几个二代(丰仪等人),金鳞书院的学生都是战亡将士的遗孤。

    若是涌入其他背景深厚或者资源深厚的孩子,岂不是将学生差距硬生生拉开了?

    完全可以想象,学生之间差距拉大,学院风气肯定不会像之前那么好。

    殊不知,姜芃姬这条狐狸从不做亏本买卖,她愿意开这个先例,自然是为了钓鱼。

    如果黄嵩知道入院的学生背景,多少就会知道姜芃姬的心思了。

    五十个名额,除了二十个是用真本事抢来的,另外三十个大多出身富商之家,穷得只剩钱。士农工商,商贾的社会地位最低,哪怕捧着大把钱去请西席,请来的西席也只是普通读书人,真正有名望的大儒根本不屑和商贾打交道。莫说捧着钱去请,迈进人家门槛的资格都没有。

    姜芃姬暗中操作,本身也存了算计的。

    用直播间观众的话来说就是招商引资。

    给那些土豪一点儿甜头,之后再露出真面目,让他们心甘情愿掏钱去投资金鳞书院的分院。

    如何让土豪掏钱?

    给他们最想要的。

    商贾有钱但没权没势没名声,但只要姜芃姬放出风声,告诉他们,投资分院的商贾在分院落成后能在书院挂一个荣誉院长的名头,官府还会出面表彰送牌匾,愿意掏钱的人多着是呢。

    当然,黄嵩的担心姜芃姬也考虑过。

    这次扩招生源,打着庆贺大胜的名头,明年还会恢复以往的招生惯例。

    黄嵩问管家道,“金鳞书院在哪里?”

    管家立马给黄嵩备了出行的马车,结果被堵在半路上。

    见此情形,管家讪讪道,“不少商贾人家听到这个消息,早早便在金鳞书院附近的客栈民宿住下了。因此附近的人格外得多,老爷不如再等等,巡逻士兵会将车马疏通好的。”

    因为扩招的缘故,金鳞书院附近的大路时常堵车。

    黄嵩等了一阵,干脆下车步行,老管家将马车交给马夫,亦步亦趋跟着黄嵩。经

    不跟着不行,黄嵩他不认路啊。

    “人怎么这么多?”

    黄嵩瞧见金鳞书院外挤着的人,头皮都发麻了。

    几乎每个过来赶考的学生都带着一串家长团,身边还少不了伺候的丫鬟小厮,愣是将金鳞书院门前七丈宽的大道堵得严严实实。一想到夫人带着三个孩子和丫鬟糟这罪,他格外心疼。

    事实上,黄嵩脑补多了。

    祁朝兰作为他的夫人,身份特殊着呢。

    她要送孩子来这里考试,肯定会有绿色通道。

    未免考生影响书院内的学生读书,每个考生只能由一个家长陪同,小厮丫鬟一个不都不许带进去。黄嵩等了半晌,终于轮到他。门卫瞧了瞧,问道,“你家孩子呢?”

    黄嵩道,“我夫人已经带着孩子进去了。”

    门卫只能再次重复陪考规则,“考生只能由一位家长陪同考试,您先到外头客栈等消息吧。”

    黄嵩错愕地睁圆了眼睛。

    他被一个门卫拦在门外了?

    “不、不是——”

    黄嵩话未说完,门卫道,“下一个!”

    后头的家长道,“瞧你穿得挺富贵的,怎么如此不懂规矩,到一边儿去!”

    “别堵着耽误时间啊,我家孩子错过了考试,没办法入学,你赔偿呢?”

    黄嵩:“……”

    跟你嗦哦,搁在两个月以前,你敢这么跟他说话,一定会被人锤爆脑子的!

    黄嵩一脸郁闷地被挤出人群,衣裳都挤乱了,老管家也连带受了点儿牵连。

    “老爷,人太多了,不如回府等夫人吧?”

    黄嵩叹道,“也成。”

    快要回家了,他远远瞧见门口立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执灯向外眺望什么。

    “夫人!”

    祁朝兰带着孩子回家,听到下人说丈夫回来了,险些喜极而泣。

    她原先让丫鬟在门口等消息,之后实在坐不住了,干脆自己在门外等人。

    耳边听到熟悉的声音,她扭头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伯高!”

    千言万语还未诉之于口,人已经被对方拥入熟悉的怀抱。

    过了好半晌,祁朝兰红着脸啐道,“这里可是大街,妾身可不想让人看了笑话。”

    黄嵩忍下内心涌起的强烈情绪,笑道,“好好好,我们回去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