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48:培养女儿(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夫妻二人刚入了屋,祁朝兰便迫不及待问他有没有哪里伤着了,有没有被人怠慢。

    黄嵩一边笑着一边倾听她的念叨,不觉得烦躁,反而觉得格外喜悦。

    “兰儿,别急别急哪里都很好,兰亭那边特地叮嘱过的,没人会为难。”黄嵩等她说够了,这才细细摩挲她的手,入手的肌肤触感便知道妻子瘦了,原先还算丰腴匀称,如今偏瘦了,他轻叹道,“为夫很自责,以后要委屈你与为夫一同吃苦,还不知道会面临何种局面——”

    祁朝兰嗔怒道,“嫁你,自然是看上你这个人。在你眼里,妾身是那种能同甘不能共苦的?”

    对于她而言,眼前这个男人能带着性命来到她面前,这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

    “为夫自然不是这个意思。”黄嵩叹息着道,“只是,兰儿……世间多的是落井下石的小人,为夫自问没有刻意得罪过谁,可……君子易处,小人难防……谁知道会不会有谁趁势上来踩一脚,你这性子一贯骄傲,哪里受得了这种羞辱?为夫不是担心现在,担心以后啊——”

    黄嵩早年也习惯了旁人的白眼,成为东庆一大势力之后,上头还压着个姜芃姬,时时刻刻让他感觉到逼人的压迫力。内有隐患,外有强敌,黄嵩也没多少时间去享受高位带来的快乐。

    如今这个处境,对他而言,顶多是回到了起点,但对于祁朝兰而言却不一样了。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方才他在金鳞书院被门卫拦住,还没辩解两句便被人群挤了出去。

    搁做以前,权势在握的他,哪个门房敢做出这种胆大包天的举动?

    权势地位这种东西,不曾拥有的时候渴望着拥有它;好不容易拥有了,享受它们带来的便利和高人一等的体验,骤然又失去了它们,那种强烈的落差心理,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楚的。

    黄嵩思及此,冲淡了重逢的喜悦,眉宇间染上几分忧虑。

    祁朝兰也受此感染,心情低沉了两分。

    她主动握紧了黄嵩的手,低声道,“只要你不倒,妾身自然不惧。”

    黄嵩垂着眼睑,略微点头,夫妻二人在室内相拥了一会儿。

    祁朝兰问他,“听闻柳羲并非善茬,这次为何轻易放过你了?”

    黄嵩简略说了他和姜芃歃血为盟的内容,听得祁朝兰心疼得红了眼眶。

    她知道黄嵩为此失去了什么,对于他这个性格而言,与其失去这些,倒不如自尽来得痛快。

    他为何心甘情愿接受了盟约的束缚,祁朝兰也能猜到几分。

    “莫要多想,如今这样也好。”黄嵩知道她想什么,轻拍她额头,笑着道,“兰亭也没你想得那么绝情。不管她是念在年少那点儿情谊,还是为了她自己的算计,终究留了一丝生路。”

    祁朝兰不解地望他。

    “夫君这是何意?”

    哪怕是经年积累的世家大族,若是连续三代没有入仕,哪怕有深厚底蕴撑着也会元气大伤。

    原氏还是靠着黄嵩这一支扶持呢,如今黄嵩倒了,原氏是个什么态度还不清楚。

    哪怕姜芃姬给了黄嵩世袭三代的虚名,可那点儿俸禄如何支撑符合身份地位的门面?

    连续三代入不敷出,哪怕是金山银山都能吃空了。

    难不成让他们厚着脸皮去商贾口中夺食?

    黄嵩道,“盟约只是说子孙三代男丁不得入仕,可你我膝下又不止有男丁。”

    祁朝兰面露惊愕之色,原来还能这么解读么?

    “一开始为夫还不知道兰亭打什么主意,路上这些时日慢慢想通了,她当真是半点儿亏都不肯吃的。”黄嵩面露苦涩笑意,“兰亭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不管是染指他国还是稳守东庆,一顶天子的十二冕旒少不了的。她怕是古往今来第一位以女子之身走上天之之位的人。乱世之中,外人能不在意她是女子,可一旦立国称帝,有些尖锐的问题就不得不摆到明面上——”

    祁朝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什么问题?”

    黄嵩道,“例如子嗣,兰亭至今还未有子嗣呢。”

    子嗣对于一个国家而言,不仅仅是继承人那么简单,更是一根稳定人心的定海神针。

    没有子嗣,不管是朝臣还是百姓,谁能安心?

    天子哪天驾崩了,膝下没个继承人,那么下一任皇帝谁来做?

    好不容易才稳定的天下,顷刻间又要支离破碎。

    祁朝兰道,“没有子嗣便生一个?”

    “天下都是嗣子袭宗的,你让兰亭得来的天下去给夫家做嫁衣?”黄嵩问她,“另外,身为天子那就是万万人之上,何来夫家一说?倘若有子嗣,依照她的脾性,多半也是嗣女袭承。”

    在如今这个时代,女帝遇见的麻烦远比正常男帝多得多。

    她走得又是前任没有走过的路,自然是无比艰难的。

    祁朝兰道,“嗣女继承?那孩子生父……”

    黄嵩垂眸道,“多半是杀了吧,为了她的天下,死个男人多正常。”

    祁朝兰听黄嵩这么分析,隐约知道这份盟约背后的算计和内涵。

    “伯高的意思……她要扶持女子?”

    黄嵩道,“这是必然的……这么做,多少也能减少百官对于立嗣的压力。”

    祁朝兰道,“如此说来,这份盟约不仅不是坏事,还是好事?”

    如果一切都像黄嵩猜测的那样,那黄嵩没有辛劳也有苦劳。

    看在这些情分上,他这一支铁定差不到哪里去。

    假使他们的女儿争气,格外受女帝青眼,往后朝堂上必然有一席之地,谁敢轻贱他们家?

    过了一会儿,祁朝兰道,“她倒是好胆量。”

    黄嵩道,“……其实吧……为夫倒是比较倾向于兰亭日后能立个男嗣……”

    祁朝兰佯装恼怒,嗔道,“怎么,瞧不起女子?”

    “夫人哪里的话?为夫不也是女人生的?瞧不起女子连带瞧不起家里的老娘了,哪个孝子敢这么做?”黄嵩无奈解释道,“只是夫人也知道,女子生育风险多大,一只脚踏进鬼门关的!有了孕育子嗣这事儿,一年之内肯定不能全身心投入朝政,百官百姓自然不想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