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49:培养女儿(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在百姓眼中,勤政的皇帝才是好皇帝。

    在百官眼中,身体康健、脑子不抽、工作认真、寿命长久的皇帝才是好皇帝。

    女子孕育是旁人替代不了的活计,国家的继承人必须由女帝亲自去生。

    你说生育的时候出个什么意外,难产啊、血崩啊、孩子憋死腹中母体也死了……

    养了十几年二十几年的皇帝就这么没了……

    文武大臣该多蛋疼?

    前世姜芃姬被那么多百官阻挠,最根本原因不是百官觉得女子为帝不好……毕竟坐在上头那位煞神是从乱世中拼杀出来的,人家皇室怎么传承,他们臣子哪里管得到那么多……他们之所以反对,那也是为了整个国家社稷安定考虑,频繁换皇帝很伤啊!古代医疗技术又不够高,很多孩子有个头疼脑热就会夭折,女帝生育不进位危险耗时,生育效率方面也是个缺陷。

    以前不曾考虑,但问题都摆在眼前了,不考虑是不成的。

    祁朝兰认真想了想,黄嵩说的问题的确不好解决。

    “那……”

    她正要说,黄嵩打断她的话,“她的脾性便是如此,只要她在一日,谁都拗不过她。”

    甭管外人怎么说嗣女不好不好,姜芃姬会听对方哔哔?

    黄嵩也乐得看戏,若是真设立嗣女为继承人,他是受益一方,没道理反对。

    祁朝兰道,“日此,我们也该做好周全准备。”

    她说的准备自然是将膝下女儿当做儿子教养,该有的教育一点儿都不能落下。

    黄嵩点头,倏地想起两个儿子的考试结果。

    他受了一下午的罪,如果这俩小子没考上,他岂不是很丢人?

    “下午金鳞书院入学考结果如何?”

    祁朝兰展颜笑道,“这金鳞书院远比外界传得还好,便是那些高门大户的族学都比不上的。”

    她原先还想厚着脸皮再求求父母,好歹让孩子去族学上学,免得耽误启蒙,谁让整个象阳县找不到像样的西席呢,偶然去了金鳞书院参观一圈,她便动了心,非得将孩子送来。

    两个孩子也争气,学习的脑子比他们老子好,很容易就通过了入学考。

    黄嵩惊诧,“这么好?”

    士族都推崇族学,极少看得上外头的私学,自家妻子却对金鳞书院这座私学赞不绝口。

    祁朝兰细细道了里头的区别。

    族学好是好,但风气也差,最重要的一点——族中一些落魄户的孩子也能去上学。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

    落魄户出来的孩子,身上总有些让人厌恶的习性,有些不爱学习还喜欢拉帮结派欺负人。

    不管是见识还是教养总比不过族中有讲究的人家教出来的孩子。

    因为这些那些原因,族学夫子极少会严厉要求学生,孩子身上的坏毛病自然无法快速纠正。

    祁夫人刚知道金鳞书院的孩子是战亡将士的遗孤,多少有些不情愿。

    真正去看了之后,她才发现眼前所见和心中所想有着极大出入。

    若是不追根究底,谁能知道学院那些个冰雪可爱又彬彬有礼的孩子,全都出身平民之家?

    她不知道,金鳞书院如今实行的是全日制教学。

    除了个别能走读的“二代”有特权,大多孩子都是在校的,课程还多了一门语言礼仪。

    做出这点改变,因为有人发现孩子在争执中用“X你老母”这种不堪入耳的话去骂别人。

    这词汇又是哪里学来的呢?

    自然是孩子回家暂居的时候从邻居骂架中学来的。

    虽是一桩小事,但对于那些个将金鳞书院当做心血的大儒而言,自然是恶心得如鲠在喉。

    血统论根深蒂固的大儒以为是孩子血统作祟。

    有个暴脾气的当场发作,深深感觉金鳞书院不该招收平民出身的学生。

    书院给予最好的教育,哪个夫子不是外头有头有脸的名士大儒?

    这般雄厚资源,教导母猪,母猪也能作揖行礼了,教出来的学生竟然骂人“X你老母”?

    无可救药!

    渊镜先生却觉得孩子血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身边环境影响。

    教好孩子,应该隔离有害的环境,努力给学生营造出适合学习的氛围。

    若非如此,孟母为何三迁?

    渊镜先生的战斗力果然不是盖的的,一人力压所有反对声音。

    碍于渊镜先生在教育界的大拿地位,那位大儒只能憋屈地忍下了。

    一群人又紧急商议,最后干脆敲定规则——进入学院的孩子,半年(一个学期)回家住七天,父母每个月能过来探望孩子半天,以免感情生疏,家中若有特殊事情能临时请假。

    除此之外,学生必须长住学院!

    如此过了一两年,风气果然比以前更好,孩子学习也认真,那些有些芥蒂的大儒才满意了。

    那些吹毛求疵的强迫症大儒都能满意,祁夫人自然也满意。

    “嗯,因此妾身便让孩子去考试了,最后还拿了两个名额。”

    唯一让祁朝兰不舍的是书院的住校制度,父母一个月才能见孩子一面,搞得跟探监似的。

    黄嵩笑道,“不愧是兰儿生的孩子,果然有能耐。”

    祁朝兰好笑地白了他一眼。

    士族家庭一般都是富养女儿,虽然教学也严格,但内容有所偏向。

    如果要权利培养女儿入仕,启蒙这事儿也该提上日程了。

    夫妻俩为这事儿烦心,最后还是黄嵩想了个办法,他把女儿丢给风珏了。

    风珏:“……”

    当他是夫子呐!

    黄嵩不是蠢人,他知道程靖被送去渊镜先生那边,多半会被抓人丁。

    风珏是丢给他老子风仁了,他还是那个脾性,绝对是闲人一个,没事给他养养女儿呗。

    倘若风珏知道他的心思,肯定会想捶死他。

    奈何黄嵩是个演技能和姜芃姬比拼两招的戏精,风珏又对他怀有隐隐的愧疚之心。

    最后,他还是成了黄嵩家闺女的西席。

    “父女都不省心。”

    风珏长叹一声,教教孩子打发时间呗。

    黄嵩的分析也不是没道理,培养这儿女儿,日后照样能在朝堂混得风生水起。

    “别让夫子失望。”

    拍拍三岁丫头的脑袋,她认真地点点头。

    出门的时候父母便三申五令,她又是乖巧的性格,风珏长得还不丑,自然能讨她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