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50:母子相聚(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如果说程靖、风珏二人不肯入仕归顺还情有可原,聂洵的选择就让人费解了。

    聂洵的病情虽重,但他还很年轻,恢复力自然不弱,一番调养之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他修养的这段时间里,风瑾也试探过对方的口风,不知道是聂洵听不懂暗示还是听懂了装不懂,聂洵对于招揽之事没有任何的表态。这种事情不表态,那便意味着委婉的拒绝了。

    风瑾搞不懂,黄嵩有什么好的,值得聂洵赔上一切做赌注?

    依照他对聂洵的了解,对方也不是什么死脑筋的人,不然怎么会做出暗算原信的事儿?

    风瑾没能搞定聂洵,干脆将聂洵送回丸州,等待主公招揽。

    主公可是聂洵的表妹,一家人有什么话不能摊开来直说?

    孰料,聂洵还未见到带兵在外的姜芃姬,先见到另一位意料之中的亲眷。

    这一日,聂洵听闻黄嵩等人已经抵达象阳县,妻子朱青宁抱着孩子沉默坐在他身边。

    “诚允可要去看看那位?”

    她一边哄着孩子一边痴痴望着失而复得的丈夫。

    自从接到聂洵的家书,她便没有一夜好眠,时而梦魇时而心悸,短短数日便憔悴得不行。

    父母双亲为她操心得生出了不少白发,朱青宁瞧在眼里,心底也是难受得紧。

    直至听到丈夫无事的消息,她便放下悬吊的心,掰着手指头计算聂洵何时归来。

    夫妻重逢之时,心细如尘的她就发现丈夫心里装着事情,整个人也变得沉默不少。

    她不敢多问,只能每日让聂洵多亲善亲善孩子,希望孩子能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不去见为好,他约莫也不想见到我。”聂洵垂着眸道,“何必徒增尴尬?”

    朱青宁听后一怔,抱着孩子的动作也僵硬了几分。

    她似乎没想过黄嵩和丈夫聂洵的关系变得如此糟糕。

    这是何时的事情?

    “诚允,你若有心事,为何不肯告诉我?”朱青宁眼中有几分受伤和难过,“你我……”

    话未说完,外头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纸门外多了一道跪俯的人影。

    “老爷夫人,门外有人递来拜帖,点名道姓希望老爷能亲自一见。”

    二人听到侍女的声音,不由得蹙了眉头。

    不管来人是谁,登门拜访送拜帖是基本礼仪,但主人见不见却是由主人决定的。

    不管递上拜帖的人是谁,对方都没资格指名点姓要见谁,擅自通传的侍女也无礼了。

    聂洵对这种举止自然是看不顺眼的,轻斥一声,“何时这么没规没矩了?”

    屋外的侍女支支吾吾道,“递上拜帖的人……用的是带有柳氏族徽的车架,对方已经在府外候了小半个时辰。管家劝也劝了,对方非得见到老爷才肯走,管家无奈才让奴婢过来通禀。”

    朱青宁拧眉道,“好生无礼的访客!”

    这哪里是上门拜访主人,分明是强硬过来耍流氓的恶客!

    哪怕对方的车架带着柳氏族徽,朱青宁也不觉得自己丈夫要被对方呼来喝去,非得出面!

    聂洵却拧了眉头,心中闪过一番分析,最终定格在某个人身上。

    在这个象阳县,有资格用柳氏车架的人只有寥寥几个,用排除法便能锁定身份。

    不是柳佘、柳羲便是柳昭,前两个都在外头,唯一剩下的可能便是柳昭了。

    只是——

    自己和柳昭没有任何交集,对方弄出这般阵仗做什么?

    聂洵道,“先让贵客在花厅等候片刻,我稍微收拾一下便过去。”

    见客也有见客的规矩,聂洵稍稍修了一下仪容,确保自己看着有精气神,这才去见客。

    他以为这位恶客是柳昭,但透过花厅摆着的屏风,隐隐透出的人影却带着女子特有的风姿。

    不是柳昭!

    难不成是柳羲?

    只是柳羲仍是室女,性格强硬,何时会有这般绰约身姿?

    论年纪,这也对不上。

    几步的距离,聂洵心头已经闪过无数判断,所有推论都指向一个人——

    待他绕过屏风,二人目光相触,那一瞬的悸动便让聂洵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哪怕他们二十余年未曾见面,可身上的血脉却是一直存在的。

    聂洵脚步顿在原地,一时间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只是眼神复杂地望着来人。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聂洵血缘上的生母、柳佘的继室——古蓁!

    古蓁被迎入花厅之后,她便如坐针毡,心焦不已,时不时望向室内方向。

    她手中的帕子都快被她绞烂了。

    待见了聂洵,一眼便认定对方的身份。

    她霍地从席上站起身,双目泪意滚动,血丝蔓延,手中的帕子捏得更紧。

    古蓁唇瓣翕动颤抖,半晌也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你、你是……”

    朱青宁也好奇这位“恶客”是谁,跟着过来了,没想到对方是个风韵犹存的美妇人。

    她见到聂洵便彻底失态,脚步踉跄地上前,双手颤抖着抚上聂洵的面庞,指尖忍不住在他眉心那点嫣红朱砂痣上摩挲。朱青宁抱着孩子,先是一脸懵逼地看着,再是气得胸口发闷。

    那位美妇人什么动作她可以不介意,但自家丈夫不闪不避的举动就让她有些吃味了。

    朱青宁先发制人,轻唤一声道,“诚允,这位是?”

    古蓁被她的声音唤回了神智,略显失态地用帕子按掉眼角涌出的泪水,目光转向朱青宁。

    “听说……你……”古蓁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聂洵,通过孟恒递来的一两封家书,她知道聂洵已经知道身世,倒是少了解释和认亲的步骤,“这位夫人便是渊镜先生膝下五女?”

    古蓁的目光又落到她怀中抱着的襁褓,尽管隔着一定距离,她恍惚之间却觉得自己回到了多年前的产房,她拼尽全力生下了腹中的孩子,昏迷之前只来得及瞧上一眼便被产婆抱走。

    尽管只是一眼,她这么多年没有停止回忆。

    瞧见襁褓中的孩子,她仿佛瞧见了当年的儿子。

    古蓁不禁道了句,“这孩子与诚允刚出生那会儿,眉眼五官都很相似。”

    朱青宁古蓁这话,心下微窘。

    她没想到古蓁竟是见过聂洵小时候模样的,自己方才却还吃味。

    “柳夫人今日上府拜访,所谓何事?”

    聂洵的声音很平静,反而让古蓁心间一凉,好似被人当头浇了一盆冰湖打捞出来的冷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