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52:母子相聚(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天之后,朱青宁果然践行诺言,时常带着女儿上府探望古蓁。

    古蓁自然喜不自胜。

    聂洵的态度照旧,任凭古蓁如何讨好亲善,他都没有软化的意思,弄得朱青宁格外不解。

    “诚允这是怎么了?”朱青宁叹息道,“今日,她跟我说了以前的事情,真是有苦衷的。”

    聂洵正在院中看着书,神情平静得不带一丝波澜,朱青宁笑着靠近,缩成一团窝在他怀中。

    被妻子幼稚的举动打搅,聂洵只能无奈地空出一手将她和怀中的宝宝抱紧。

    朱青宁用温和的嗓音将自己听来的内容徐徐道来,末了感慨一声。

    “诚允,天下无不是的父母,她又实在是有苦衷,你便不心软哪怕一点点?”

    毕竟是枕边人,朱青宁对聂洵是最了解的。

    有一件事情她很不明白,明明第一天他对古蓁还有亲善的倾向,隔了几天就冷了下去。

    “五娘,这世间人心没你想象得那般简单。你如此纯白好骗的性情,为夫怎么放心得下?”聂洵一手环着她,下巴靠在她的肩头,声音带着几分疲倦,“按照你的转述,她当年的确有苦衷,但说实话不意味着没有隐瞒。你以后带着孩子看看她也好,只是别再给我和她搭线了。”

    聂洵因为年幼的经历,性情与常人不同。

    养父养母一生无子,待他如亲生,他也感恩涕零,但这不意味着他就忘了童年的记忆。

    那段记忆,怕是他老了也不会褪色。

    当年被人从泥土中挖出来,他被几经转手,辗转从东庆贩卖到了中诏。

    有人买他是为了求子,女主人性情暴躁激烈,对他动辄大骂踹打,因为看到他便觉得羞辱,他的存在时时刻刻提醒对方她生不出孩子。寒冬腊月被那女人摁着头埋进水里,他挣扎越狠,她便越用劲儿。三四岁的他干脆憋着一口气装死,对方将他摔入水中,骂咧咧几句走了。

    当然,这不可能是结局,他沦落成乞儿不久,又被专门拐卖乞儿的贩子看中,卖给了下家。

    他什么人都遇见过,有人看中他的脸,将他买入男色场所,若非那地方被一场大火焚烧殆尽,聂洵也逃不出来;有人纯粹有折辱幼童寻求生理快感的嗜好,他断过手断过脚,右手的小拇指如今还不灵活。他身上留着童年经历留下的伤痕,有些早好了,有些至今还顽固留着。

    聂洵是个命硬的人,他不肯死,自然死不了。

    人生而有父母,他也有,他的父母在哪里?

    他们是因为家庭贫穷不得不将他贩卖,还是遭遇大变让他被人牙子拐走?

    他想弄明白。

    这个执念支撑他活下来。

    大概,聂洵那时候怎么也没想到,他的父母出身如此显贵,高不可攀。

    倘若早知道,兴许不用那么苦了,一头撞死求个来生好些。

    “为什么呀?”朱青宁扭首在他脸颊亲了一下,打断他的回忆,如今还像个不谙世事的少女般撒娇道,“诚允,你好歹要告诉我理由啊。你总不肯解释,旁人会误会你是不孝之子。”

    聂洵苦笑,他就是不想让妻子知道这些,他才没说的。

    “你注意大嫂那边情况便知道了。”

    朱青宁不解,“这跟大嫂又有什么关系?”

    她是真的不懂,这明明是聂洵和古蓁之间的心结,怎么扯上大嫂了?

    聂洵垂眸,朱青宁将孩子放在一旁的睡篮里,双手捧着他的右手,亲了亲小拇指。

    “你总这样——”

    聂洵感觉头发都要愁秃了,他对妻子这招是最没辙的。

    “你不想这样,那你就解释呗。解释嘛,你也知道你不说清楚,我有时候也不懂的。”

    聂洵无奈,只能在她耳边提了几句。

    朱青宁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硬下来。

    “这——”

    聂洵道,“五娘,若是可以……真想带你回去看看父母,告诉他们,洵儿成家了。”

    朱青宁好半晌才回过神,说道,“我这些日子的举动……岂不是让你为难了?”

    聂洵低语道,“只要是你,不为难。”

    临近年关,姜芃姬让一部分人先回丸州,孟恒也是其中一员。

    他抵达之后迫不及待去见妻子和孩子,面上的笑容更像是个孩子。

    妻子给他擦汗,嗔道,“你一路风尘,不怕脏了孩子?下去洗洗,洗了再亲。”

    孟恒只能遵命,舒舒服服沐浴一番,换上崭新的衣裳。

    他问了家里情况,妻子也一一道来。

    “诚允那边可有照顾?”孟恒问道。

    虽说兄弟二人没有认亲,但孟恒对聂洵也有愧疚,毕竟算计一场,如今该弥补一番的。

    妻子欲言又止,孟恒问她,“怎么了?诚允那边有人为难?”

    “倒也没有,只是——”

    “只是?只是什么?”

    孟恒一边吃着糕点垫肚子,一边关切看着妻子。

    妻子纠结地绕着帕子,“前阵子,婆婆上府去看二弟和弟妹了,闹得不是很开心。”

    孟恒毫不意外。

    “这倒是符合诚允的脾性。”

    如果一上来就认亲合家欢,孟恒反而觉得聂洵被人夺舍了。

    妻子又将那一日的情形说了一遍。

    她和朱青宁既是闺中密友又是妯娌,有些话题不忌讳的。

    妯娌两个意见倒是统一,她们都是当了母亲的人,总觉得聂洵太冷漠了。

    孟恒听了,啧了一声,“这么多年,她还是老脾性。”

    妻子感慨道,“小叔子早年的确是很苦,但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怎么就如此铁石心肠?”

    孟恒却道,“母亲继续这般下去,诚允的心肠只会更硬更冷。”

    妻子懵逼了。

    “婆婆待他这么好——”

    “好也分情况。母亲在丸州也有一阵子时间了,不说差人上府,她可有问过你和孩子?”

    妻子愣了,道,“这、这倒是没有。”

    不仅没有,她有一次带着孩子上府请安,侍女说对方已经睡下了。

    后来和弟妹朱青宁一起上府,头一回见了婆婆,对方可真漂亮,瞧不出年岁呢。

    孟恒叹道,“我告诉母亲,诚允还活着这事儿,那才多久啊。”

    妻子依旧不懂,孟恒也没有心思解释,毕竟当着妻子的面说母亲不好,这也不像样。

    古蓁是个好母亲么?

    对柳羲而言,大概是天底下最好的母亲了,这个好不仅是嘴上好,行动也不落下。

    对他们兄弟而言,永远停留在嘴上,她的好也只是说给旁人听。

    在孟恒书信给古蓁之前,她不知道小儿子还活着,她明面上只有孟恒一个儿子。

    可她对长子什么态度?

    他在孟府过着连旁支庶子的日子,时时刻刻提防父亲妾室陷害。

    为了自救,甘愿成为质子长居上京,孟府给的开销基本没有,他还是典当了几件周岁时候的物件才勉强维持生活。他在私学读书,束脩不低,一边读书一边私底下卖字画赚取零用。

    有一次他满怀希望给母亲写信,希望对方怜悯他,照拂一二。

    古蓁照拂了,让人给他捎了百两银钱,除了银钱没有只言片语。

    那时候的孟恒已经有了廉耻心,捧着母亲给的银钱,脸上火辣辣的。

    书童道,“夫人莫不是以为郎君向她乞讨?”

    十一二岁的孟恒却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和颜面都被母亲击了个粉碎。

    这钱是乞讨来的。

    他“乞讨”生母的照拂疼爱,结果讨来了钱。

    孟恒二十三成婚,那还是孟氏长老看不下去,恩赐一般给他配了一个落魄士族的旁支嫡女。

    母亲对此可有过问一言半语?

    孟湛死之前,还能推说是孟氏势大,她为了儿子好所以不敢过问。

    如今孟湛尸体都凉了几轮了,她对长子仍旧采取无视的态度,对长媳和长孙也冷漠以待。

    如此母亲,她却对二十多年未曾谋面的二子“掏心掏肺”,大展慈母情怀。

    聂洵又不蠢,古蓁越是想“弥补”二子,将长子视若空气,他只会更加冷心。

    长子和她有母子情,尚且如此薄凉。

    那么二十多年未见的二子,有几斤几两,有什么资格得到她的偏爱?

    她是真心想挽回孩子,弥补缺失的母爱,还是为了得到一句“原谅”,平息内心的愧疚?

    这点,孟恒觉得聂洵看得很清楚。

    妻子不知孟恒的想法,感慨了一句。

    “婆婆早年也不容易,听闻以前时常卧病在床,小叔便不能体谅体谅么?”

    古氏嫡支庶女,走到如今不容易。

    “她不肯服药治病,旁人还能强迫她不成?”孟恒道,“不容易?兴许有吧。”

    妻子面露不满之色。

    自家丈夫怎么说这话呢。

    “母亲早年虽为古氏庶女,但她的一应待遇都是比照嫡姨母的。不然的话,当年也不可能盛装十里嫁入孟氏了。我去问过一些老人,嫡姨母对母亲是真的好,陪嫁的人都是她的心腹,各个都有本事……”孟恒道,“这之后,改嫁给柳佘,柳府上下以她为尊。如今,主公又给她挣了个准太后的位置。我们这些当儿子的,若真是为了她好,维持如今的样子是最好的。”

    为人子,他不敢怨,同样也亲近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