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56:向天再借五百年(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亓官让的直白让姜芃姬露出一丝浅笑。

    她道,“文证可愿下一世仍做我帐下左膀右臂?”

    刚才还很小天使的亓官让沉默了,眉头深锁,好似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十分难以抉择。

    明明一句承诺就能让姜芃姬开心,今生是今生,谁知来生事,偏偏亓官让摆出认真的架势。

    他叹息道,“让这一世当牛做马还不够,主公还要预定下一世?”

    姜芃姬语噎,“瞧这话说的,好似我怎么了你,还当牛做马呢?你是能犁地还是能拉车?”

    亓官让想想每日堆积如山的工作,不由得沉痛道,“让失言了,应该是连牛马都不如。”

    姜芃姬:“……”

    不就是鸽了他七八年的年休,全部加起来还不到两个月呢,他怨气可真大。

    亓官让道,“若真有来生,让可要多长几颗心眼了,不能为了几百两银子就卖了自己。”

    当年的亓官让因何被姜芃姬坑到贼船上?

    导火索还不是几百两银子?

    当时的姜芃姬和现在一般黑,瞧中了亓官让的潜力,几百两银子买断终生啊。

    【魏先生有意招婿,然而文证身无资产,三书六礼,你想削了哪些?】

    那会儿的亓官让奉恩师之命,千里迢迢去河间郡拜访魏渊,本意是想走走关系,看看能不能在官场谋个空位,好歹也算是出仕了,以后他在官场有什么造化全看他自己的本事。

    孰料,正巧碰上魏渊后宅被孟悢的狐朋狗友祸害,魏渊长女不幸被波及失节。魏渊担心长女婚事,一眼相中了亓官让,没等他试探亓官让口风,后院来了两个翻墙的不速之客。

    正是姜芃姬和风瑾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亓官让原先的人生轨迹和安排,驶向另一个方向。

    一见误终生,不见终生误。

    无关男女和风月,如今想来仍是历历在目。

    办一个还算体面的婚礼,手中没有银子是不可能的,纵有岳父魏渊暗中补助,亓官让还是捉襟见肘。姜芃姬当时的举动,说一句“趁火打劫”也够了,结果便是亓官让踏上了贼船。

    他目光微暖。

    怕是当年的自己也想不到,眼前这人竟能走得这么远。

    “派人收拾尸体。”把斩神刀收回刀鞘,道,“天色不早了,要不要一道去知客斋吃个饭?”

    亓官让以为姜芃姬要微服私访,点头答应。

    知客斋在卫慈的经营管理下,如今开遍了姜芃姬治下领地,这里的饭菜价格针对中高收入群体,几乎每个小富之家办红白喜事都要点上几桌,生意自然不错,老饕餮最爱去的地方。

    为了不挤压普通饭馆酒肆,姜芃姬还大方公开家常菜和某些制作成本不高的菜肴菜谱。

    区分客户群体,尽可能减少“与民争利”的现象,让百姓也能因此受益。这一手段的确有效,极大带动周边地区的人流量,不少商户都喜欢在知客斋附近开店,渐渐形成商业圈雏形。

    如今的象阳县能这么繁荣,知客斋算是最初的元老功臣之一。

    知客斋是战亡将士抚恤的项目之一,同时也是最容易贪污出错的地方。

    这个项目一直由卫慈主持,饶是亓官让不放心卫慈,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卫慈做得极好。

    莫说贪污出错,吹毛求疵还得拿放大镜去找。

    “子孝做得很不错,对吧?”姜芃姬订了一间雅间,笑着道,“知客斋生意很不错。”

    亓官让道,“岂止是不错,去年结账,净收入便有两百二十万贯。”

    两百二十万贯的纯利润,扣除各项成本,这算得上暴利了,真不知道哪儿来这么多吃货。

    莫说乱世,搁在盛世也是朝廷都忌惮的垄断生意了。

    除了知客斋,卫慈弄的说书班子也赚了不少,明面上的效益不如知客斋,但隐形价值却是可怕的。卫慈靠着舆论操控,几乎让万千百姓成了姜芃姬的脑残粉。除了疯狂宣传姜芃姬,卫慈还用话本子扩大女兵的贡献,给每一户女兵家庭颁发了“荣誉家庭”的官府文书。

    祖祖辈辈都是泥腿子的家庭被官府点名表扬,谁能不激动?

    官府文书还是用纸张为载体,在普通百姓眼中地位等同于圣旨了。

    这一举动变相改善了女子在民间的地位,连带抛弃女婴的数量和频率都大大降低了。

    卫慈越是能干,亓官让越是忌惮。

    奈何先前姜芃姬和他会谈过,他只能暗中观察卫慈。

    一年创收两百二十万贯,卫慈是个被加班和主公耽误的商业奇才。

    姜芃姬道,“文证不是很好奇子孝为何如此忠心我?”

    亓官让摇摇扇子,不悦地说,“事有反常必有妖,不可不防。”

    卫慈的确太妖了。

    姜芃姬道,“文证可知我来自何方?”

    亓官让摇头。

    他除了知道主公叫大盘鸡……不是,姜芃姬之外,还不知道别的呢。

    不过想想也知道,现在的主公都这么优秀,以前的她肯定也是人中龙凤。

    姜芃姬道,“我来自两三万年后的未来。”

    亓官让听懵了,手中摇晃的扇子啪得一声打在脸上。

    啥?

    两三万年后的未来?

    姜芃姬道,“我那么信任卫慈,因为他的前世是我的爱侣,今生应该是忘了喝孟婆汤了。”

    亓官让:“……”

    亏他自诩聪明,居然没想到这层?

    姜芃姬含糊了重点,成功让亓官让误以为卫慈也来自两三万年以后。

    她没撒谎,顶多没说完整。

    “以史为镜,可知兴替……主公知道未来如何?”

    姜芃姬摇头,她还真不知道。

    哪怕是个文科苦手,姜芃姬也知道这个世界的历史进程和她那个世界不同的。

    “相关的史料记载都在战乱中湮没了,谁也不知道远古时期发生了什么事情。”姜芃姬道,“不知历史也没事,因为我会一手缔造属于我的历史,兴许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责任吧。”

    亓官让的神情有几分茫然,“战乱?又是战乱?两三万年后也会有战乱么?”

    姜芃姬道,“只要还有人,只要人还有**,战争是永远不可避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