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57:向天再借五百年(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冷不丁丢下一个大炸弹,炸翻了亓官让。

    他也顾不上卫慈了,他迫切想知道未来的世界是如何模样的。

    别看很多都说古代人智商不高,实际上真不是这样,他们的接受能力出人意料得强。

    蒙昧未开的古人对不了解的东西,总喜欢以鬼神手段来解释,这才有了那么多神话故事。

    姜芃姬讲述的内容对于亓官让来说,恰恰是神仙手段。

    不过,神仙是靠自己的能力腾云驾雾,未来人却是依靠科技技术做到神仙也做不到的事情。

    一番简略的描述,亓官让立马对“科技”二字产生了莫大兴趣。

    他问道,“如此说来,木工坊那边岂不是‘科技’的雏形了?”

    姜芃姬点头,“这也是我为何大力扶持张平邵光等人的原因,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无限大。”

    亓官让叹道,“如此一说,让倒是不心疼每年拨下去的十数万贯钱财了。”

    木工坊上上下下才多少人呐?

    算上张平、邵光和柏月霞这三个高层,拢共才几十号人。刨除研发费用和各处的开支,普通人员的年薪都是百贯到千贯不等,张平他们几个更不用说了,年薪万贯,富得流油!

    万贯是什么概念?

    约等于年薪七百万。

    亓官让几人的基本工资也才堪堪百万,若是算上每年年节分红打赏,勉强和张平等人相比。

    以前还觉得有些小小嫉妒。

    奈何这部分钱财是走主公私库,亓官让也不好置喙什么。

    如今一看,这笔钱不算多啊。

    如果砸钱能让“科技”达到主公说的程度,倾家荡产都砸。

    他不心疼钱,他开始心疼十六国乱世被打压得支离破散的墨家。

    墨家精锐几乎死在那一代了。

    不是断了传承就是隐世不出,姜芃姬招揽数年也才招到几个墨家萌新。

    “倘若有生之年能……”

    亓官让还未说完便被姜芃姬打断,“莫说有生之年,数千年内都没可能。”

    科技上去了没用,整个社会结构根本不适应。

    姜芃姬仔细给亓官让讲了她那个时代的情况。

    “一人能耕作东庆那么大面积的农田,现在的人能做到么?”

    亓官让摇头,他也无法想象一人怎么能做到这种程度,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步子走太大,容易扯到蛋。”姜芃姬道,“纵然有这么高的科技,多少百姓会运用?他们学会运用,但能学会制作?纵然学会制作了,他们的思想跟得上变化?漫长的时光才能塑造一个那样的世界。哪怕是我,我也只能引导人们少走数百年弯路而已,未来还是要看下一代。揠苗助长是不可行的,我一人也无法抗衡整个时代。我能做的就是给下一代做好铺垫、引导。”

    “苍天无眼,待主公何其不公?”亓官让听后沉默良久,喟叹道,“百年时光,太短暂了。”

    姜芃姬唇瓣含笑,丝毫瞧不出遗憾的模样。

    瞧着亓官让的反应,她觉得这种时候就该播放《向天再借五百年》的BGM才能应景。

    若是上一世,少数一些人的确能达到五百的寿数,大部分人的平均寿命在两百五十年左右。

    “如此说来,子孝的所作所为皆是顺应主公意思的?”

    姜芃姬笑道,“他在帮我,当成功女人背后默默无闻的男人,很可爱吧?”

    亓官让:“……”

    过了一会儿,他问了一个骚得不行的问题。

    “子孝前世竟是女子?”

    姜芃姬好笑道,“子孝虽然生得美,但一言一行哪有女子的韵味了?”

    亓官让又纠结地问,“未来男风如此盛行?”

    姜芃姬:“……”

    等等——

    什么叫“未来男风如此盛行”,文证这是问都不问将她定性为男人了?

    “文证,我是女人,以前和现在都是。”

    真不知道这些文人脑子里想什么骚东西,卫慈怀疑她前世男的,亓官让也觉得她男的。

    不看到她掏出胯下比他们还大的鸟,他们就不甘心了是吧?

    亓官让听了倒吸一口冷气。

    不知他又想到了什么骚东西。

    姜芃姬不知道,亓官让已经开始怀疑未来世界从父系社会重归母系了。

    证据如下。

    看看主公辣么叼,看看卫慈辣么宜家宜室。

    谁内谁外不是一目了然?

    难怪主公大力扶持女子,合着也是为了未来打算啊。

    亓官让手中的扇子摇得呼哧呼哧响,他需要一阵冷风给脑子降降温。

    原先他就有培养闺女亓官静慧的打算,如今想想,亓官让觉得自己还需要一打的女儿!

    若是旁人说这些话,亓官让只会以为对方白日梦还未醒,但说这话的人是主公,亓官让从未怀疑过的人。她以往的种种举动也从侧面印证了这些话的真实性,亓官让自然会相信。

    他也更加期待她口中的世界。

    尽管瞧不见未来的盛况,但他愿意成为搭建基石的一块砖。

    亓官让扇了好久才让自己脑子冷静下来,问道,“主公打算从哪几方面入手?”

    姜芃姬道,“大致两点吧。”

    才两点?

    会不会太少了?

    亓官让支长了耳朵认真听。

    姜芃姬道,“一则是科技,二则是法律。”

    鼓励发明创造是未来必须坚持的一点,亓官让表示明白,可第二点为何是法律?

    “法律二字,看似单薄,实则包罗万千。”姜芃姬认真道,“文证不觉得以前的乱世,往往和法律的崩溃有一定干系?法律无法约束人去做他们该做的事情,无形之中助长了野心的膨胀。因为不健全,所以可以钻漏洞,有罪的人因此得不到应有的惩处,社会风气愈来愈坏,这便是江山动摇的预兆了。我如此看重文彬,自然也是为了‘法律’,他是最适合的人选。”

    姜芃姬和韩彧都不打算一上来就大动干戈,反而循序渐进,一步步试探底线。

    人人都说“水至清则无鱼”,但法律二字不容浑浊的灰色地带或者不见五指的黑暗地带。

    韩彧襄助姜芃姬制定长冶的治理计划,没给贪污留下丝毫的余地,由此可见他的行事作风。

    他宁愿建议姜芃姬增厚各人的薪酬,他也不会刻意多拨一部分让各层人员揩油水。

    “文彬?”亓官让眸色微沉。

    自古以来,提倡变法改革的人都没啥好下场,更别说韩彧修订的法极可能损害不少人利益。

    “我会护着他,你也会。”

    亓官让听后,郑重点头。

    他自然会。

    如果韩彧真背负这么重的责任,哪怕他损害的是自己的利益,亓官让也会支持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