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64:夫人们的茶话会(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杨思春风满面,韩彧心事重重。

    “文彬,你便是再厌恶思,你也别露出这般如丧考妣的表情吧?多晦气!”

    杨思的好心情毁于韩彧冰冷的注目,偏偏他又心虚,不敢和韩彧正面怼。

    韩彧被甩这么多的工作,还不是杨思惹的祸?

    直直望着杨思,韩彧眉头都要皱得能夹死苍蝇了。

    “方才,主公说……允许你备好聘礼去提亲?”

    点漆如墨的眸子写满了不满,隐隐还有些嫌恶,看得杨思心火直窜。

    “是又如何?”杨思郁闷反问,“许你儿女双全,不许思寻个女子举案齐眉?”

    韩彧冷笑一声,“德不配位。”

    虾米玩意儿?

    这跟“德不配位”有个鸡毛关系?

    杨思还沉浸在打击之中,韩彧已经转身拂袖离去,气得前者连忙快跑几步追上。

    好歹也是相爱相杀过的好基友,不祝福随礼也就罢了,还骂他“德不配位”?

    愤怒掀桌!

    (╯‵□′)╯︵┻━┻

    杨思想要冲上去问个明白,突然想到什么,脚步顿了一顿。

    不对——难不成韩文彬误会什么了?

    杨思回想姜芃姬的话,瞬间明白韩彧误解了,懊恼之下一巴掌拍了额头。

    他奋起直追,苦笑着道,“文彬,你等一等,你误会了。”

    韩彧顿了脚步,扭头望他道,“什么误会了?”

    “的确是向主公提亲,可提亲对象不是主公啊。”杨思双手一摊,郁闷道,“主公有姘头了,那姘头还是你的小师弟呢。子孝那醋劲儿多大,这误会要是传到他耳朵里,思还有命活么?”

    韩彧:“……”

    杨思又道,“提亲是为求娶姜校尉,主公待她如姐妹。若是求娶,怎么也绕不开主公这边。”

    “姜校尉?”韩彧挑眉道,“你的眼光倒是好。”

    这话可不是夸赞,一字一句都带着浓浓的嘲讽。

    姜弄琴算是主公帐下第一巾帼,暗中盯上这块肥肉的人不知多少,偏偏被杨思吃了去。

    韩彧有些心疼姜弄琴的眼神,怎么挑了杨思这个不着调家伙。

    杨思佯装没听懂,厚着脸皮,笑嘻嘻地应下,“眼光自然是好的。”

    韩彧气闷。

    杨思回过神,追问道,“为何思与主公有什么你便这么不忿,换做子孝你就没什么反应了?”

    韩彧道,“别的不说,子孝是个洁身自好的君子,你是么?”

    杨思听后,哑然无语。

    “思以前是年轻不懂事,如今是……浪子、浪子回头金不换!”

    杨思试图扳回一城,韩彧却是冷笑以对。

    年轻不懂事?

    浪子回头金不换?

    呵呵,多大脸!

    韩彧高冷地表示了鄙夷,杨思只能绝望地捂脸。

    他真的要和韩彧这个“伪君子”共事一年么?

    若真是如此,杨思不确定自己是累死案牍,还是死于气急攻心,韩彧这家伙的嘴巴太可气!

    “文彬……关于主公交给你的事情,你有什么章程?”

    杨思果断选择转移话题,继续在这块纠结下去,他非得气出心脏病不可。

    韩彧眉头一拧,为难道,“搜集卷宗、私服查访、制定新法,这都不算难,难就难在如何让百姓接受新法。若是百姓大肆攻讦,主公的名声难免受损,彧也怕会有其他士族权贵反对。”

    姜芃姬立法保护孩童,某种程度上来说损害了封建大家长对私有财产的处置权。

    孝道盛行,封建大家长自然希望孩子能无条件顺从自己。

    若是打骂孩子都算犯法,那些个父母还不炸锅啊。

    他们给了孩子性命,还给孩子一口饭吃,将孩子拉扯长大,凭什么不能掌控孩子的一切?

    这便是时下父母的想法。

    因此,若真要立法,各处细节都要顾及,明确区分教育孩子和恶意毒打孩子的界限。

    杨思道,“这事儿,思倒是想到一个人,他能帮我们。”

    韩彧问道,“谁?”

    杨思道,“主公她姘头!”

    二人联袂拜访卫慈,卫慈正忙着呢,只见他两手各执一笔,处理两份文书。

    这个工作效率就跟开了挂一样。

    杨思敲了敲桌案,唤道,“子孝,有事寻你。”

    卫慈停笔望向杨思,问他,“什么事情?”

    韩彧上前道,“彧的事情,靖容说你可以帮忙。”

    卫慈神色一肃,将两份竹简放到一旁晾干,起身招呼二人。

    “若有事情,文彬派人通知一声便好,不用亲自跑一趟。”

    韩彧叹息着说了前因后果,卫慈的神色也凝重起来。

    “今日过来便是问问子孝,可有什么办法保住主公名声?”

    “这倒也不难。”卫慈想了想,说道,“民心所顺,天命所归。士族权贵反对又如何,百姓赞成即可。只要百姓赞同,主公设立新法便受不到多大阻力。此事交予慈即可——”

    操控舆论,卫慈玩得最溜了。

    韩彧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卫慈笑了笑,“百姓也听腻了歌功颂德、风花雪月的故事,开年之后换换口味。”

    杨思浑身一哆嗦,问道,“等等——你是打算让家写……那些故事?”

    卫慈道,“有何不可?演义,七分真,三分假。虽有杜撰夸大之处,但整体还是立足于现实。令家编写,放到大街小巷传唱,百姓必然愤懑痛恨。待他们的情绪抵达至巅峰,文彬再将新法的雏形摆出来,百姓只会欢呼雀跃、歌颂主公仁德慈爱。纵有人反对,百姓怕是会活撕了反对的人。立法保护稚儿,本就是好事,反对此事的人,安的什么心呢?”

    百姓全是文盲,大字不识一个。

    他们愚昧起来让人痛恨,淳朴起来又让人心生暖意,他们的情绪是最容易调动利用的。

    百姓当然不知道设立新法具体损害谁的利益,他们只会看到可怜无辜的孩子被人伤害了。

    此时设立新法,百姓不仅不会反对,反而会正义感爆棚地支持新法。

    杨思二人暗中颤了颤。

    这一手玩弄人心的舆论操作简直溜得飞起。

    韩彧拧眉道,“这般的话……你不担心适得其反?”

    负面情绪爆炸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卫慈垂眼轻笑,“文彬不用担心,慈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