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66:夫人们的茶话会(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一向是非主流主公。

    要是换做其他主公,只要不是天塌下来这样的大事,一般都要留到过年之后再处理。

    她偏不,偏要对方全家连过个年都不痛快。

    大年初一,清晨。

    姜芃姬派使者上门,挨家挨户申斥了一遍,动静大得整个象阳县都知道了。

    几乎每户被申斥的人家都上演着相似剧情,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委屈地哭成了一团。

    这是开年第一个瓜,让吃瓜观众看得津津有味,瞧热闹瞧得忘了吃饭。

    “……我儿对兰亭公忠心耿耿,立功不小,纳三五妾室怎么就成了不顾礼法、逾制僭越?”老妇人被儿子的话吓住了,顾不上掌掴儿媳出气,小心翼翼望向使者道,“分明是我家儿媳

    肚子不争气,生下的儿子是个没法传宗接代的假男人,无奈之下,我才逼迫我儿纳妾的。”

    老妇人将纳妾的锅揽到自己身上,顺手给儿媳泼了污水,借此狡辩一波。

    使者暗中翻了个白眼,他带人跑了两家了,几乎都是这个剧情,还能不能有点儿新意了?

    “老夫人,在下且问你一句,令郎今年贵庚?”

    老夫人道,“我儿今年三十有三。”

    使者道,“老夫人,在下再问一句,令郎祖上可有人封王拜相?”

    老夫人臊红了脸,说道,“祖上世代耕种,高祖那辈才发迹成富户,祖上并无这般显贵。”

    “祖上无人封王拜相,世代耕种直至近几代才成富户,那不就是略有积蓄的庶民之家?礼

    法有曰,庶人一夫一妇!令郎有什么资格纳妾?”使者冷冷驳斥道,“你说令郎‘立功不小’,试问他如今可是封爵拜相了?功成受封,得备八妾!令郎功劳微薄,但后院可不止八妾!”

    老夫人听后,吓得眼睛都瞪圆了。

    她支支吾吾道,“这、这……老夫人不知此事啊……”

    身份不足,功劳不足,没资格纳妾。

    使者又冷笑一声,“先前派人查了查,发现老夫人治家不严,教子无方,纵容令郎宠妾灭妻,逼迫有生育治家之功的儿媳退位让贤,欲扶持贵妾上位,以妾为妻,这难道不是真的?”

    哪怕不用查,光凭刚才老夫人二话不说掌掴儿媳的举动,足以说明问题了。

    老夫人哪里敢认?

    脑袋摇得像是拨浪鼓。

    她哭嚎着赖在地上,撒泼道,“这些事情都是老妇人猪油蒙了心做下的,我儿并非自愿啊!”

    使者眼底写满了淡漠,轻哼一声。

    他手一挥,打算去下一家。

    “使者且慢!”

    老妇人还在哭嚎,但他的儿子却不是只会哭的人,急忙将使者拉到一旁,借着宽袖的遮掩,偷偷塞了两只钱囊。两只钱囊都鼓囊囊的,掂着重量十足。使者一掂量,心里便有数了。

    他收下了男人的贿赂,男人面上一喜,顿觉有戏。

    “使者,此事还请使者在兰亭公面前多多美言两句。”男人神色镇定道,“实不相瞒,后院这些女子并非妾室,全是我从外头买来的伶人妓子,养在后院给家里人唱曲解闷——”

    僭越逾制可比宠妾灭妻严重多了,最轻也会连累仕途,严重一些有可能祸及全家。

    不过,如果这些女人不是妾室而是他豢养的伶人妓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使者听后,心中微冷。

    这个男人也是够狠,据使者所知,那个怀了孕即将临盆的女人,可是他的亲表妹诶!为了保住自己的仕途和前程,直接将怀了孕的表妹和其他正经妾室归类为随意买卖的伶人妓子!

    逾制纳妾是大祸,但豢养伶人和妓子却不是什么大事。

    乱世之前,不少权贵之家还以狎伎为风尚,这是风流不下流的雅事。

    “既是如此,那多半是误解,你将她们的身契拿出来便可证明清白。”使者心中冷笑一声,面上却端着几分关切的神色指点男人,“时辰不晚了,我也该去下一家了,不然不好交差。”

    男人恭送使者。

    使者笑呵呵地离开,直至离开长安巷,他才厌恶地呸了一声,啐了一口唾沫。

    他愤愤道,“老子便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男人——拿这么点儿钱还想买老子的命?”

    一个早上跑了四五家,使者带着一箱子的“战利品”去交差了。

    不止他这一路,另外几路使者也是“满载而归”。

    “啧啧,真是个肥差。”

    杨思抬手捻着胡须,一个一个箱子看过来,里头全是贿赂。

    有些装着分量十足的金银,有些则是名贵的珠宝手钏,随便一件都能让百姓脱贫致富了。

    使者苦笑着拱手道,“杨军师可别吓人了,末将们哪儿敢沾手这些肮脏的钱?”

    这关系未来前途,谁也不会为了一点儿甜头就放弃了大好人生。

    “瞧你们胆子小的,知道害怕就好,主公最见不得贪污纳贿赂之事。”杨思的心情十分好,说话也温和得很,他道,“主公一向赏罚分明。你们今日立了功,还跑了这么多家,自然要有赏赐。这些东西留下八成充公,剩余两成拿去分了,权当是主公今年开春给的压岁红封了。”

    哎呦——

    意外之喜啊!

    几个使者面露喜色,哪怕只有两成平分,拿到手也是一笔不菲的额外收入。

    使者迟疑道,“杨军师,末将有一事……有些担心,那些人不会真去伪造身契吧?”

    那些人后院伺候的女子,一些是正经妾室,另一些是享受妾室实质性待遇的通房,除了名分之外,本身和妾室没什么两样,不少人还身孕。总的来说,几乎都是出身清白的良家子。

    若是伪造身契,那就是从良籍打入贱籍了,还是可以随意买卖、任人糟践的贱籍!

    “那又如何?”杨思薄凉道,“他们做得越绝情越好,最好绝情到遗臭万年。”

    艺术来源生活高于生活。

    这些人不作死,卫慈那边拿什么当素材编写小说?

    与此同时,长安巷这家也上演着鸡飞狗跳的剧情。

    几个妾室都被逼画押,哪怕她们哭诉哀求,不仅没能让枕边人心软,反而换来狠狠几脚。

    那位怀了孕的表妹也是含泪望着男人。

    “表哥……”

    男人无动于衷,表妹又一手抚着圆滚滚的肚子,一边望向亲姑妈。

    “母亲……”

    老妇人火气冲天地一拍桌案,愤恨道,“你重要还是我儿前程重要?若是不将这难关过过去,我们一家会成为邻里的笑料,我儿的仕途也完了。你自小懂事,怎么现在如此不听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