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68:夫人们的茶话会(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对于娱乐匮乏的古代百姓而言,听说书先生讲故事、看戏坊班子演戏都是难得的娱乐活动。

    只需要寥寥一两个铜子儿就能打发一整天。

    有些戏班子和说书先生还会专门到乡下办活动,每次出现都能引起十里八乡百姓暴动。

    瞧他们的架势,狂热的模样几乎能媲美直播间那边的追星族了。

    在卫慈的操控下,各种各样的“致郁”故事从丸州传到了各地,赚取无数的同情和眼泪。

    百姓看足了戏,心满意足地回去,脑子里却想着先前的剧情,越想越不对劲。

    “二婶儿,你知道南村那个疯寡妇么?”

    二婶儿道,“那个疯女人?前几天路过她家,她抓起一把狗粪砸人,可把人恶心坏了。”

    妇人面色苍白地道,“二婶儿,你不知道啊……那个疯寡妇以前不疯的,还不是村里几个游手好闲的老不修将她女儿拖到山里给玩死了,撒谎说是被熊瞎子咬死的……疯寡妇瞧了闺女尸体,经不住打击才疯的。她拿狗粪砸人,你知道砸的是谁么?那几个畜牲的孙子啊——”

    二婶儿听后,冷不丁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道,“这、这不就是刚刚演的?”

    妇人咬紧了牙根,重重点头。

    方才赶场的戏班子演的那出新戏是根据某个小说家的新书改编的。

    新书内容也简单,大致讲一个叫古三娘的少女为了逃避被继母卖给瘸腿老男人,深夜逃离村子去参军当女兵,经历数年大战,跟随主公平定天下,最后衣锦还乡的故事。

    这出新戏除了古三娘,着墨最多的角色是古三娘的闺蜜阿佳。阿佳聪慧伶俐,貌美如花,关键是有勇有谋。古三娘能鼓起勇气逃婚去当兵,绝大部分功劳也归功于阿佳的帮助。

    看戏的百姓格外希望阿佳也能跟着离开村子,但是阿佳孝顺寡母,选择留在村子。

    数年之后,古三娘衣锦还乡。

    最后一出戏是古三娘骑马回村路上畅想阿佳如今的模样,扮演古三娘的人是个颇有天赋的小姑娘,说唱极佳,她声情并茂地假想阿佳已经嫁得良人、儿女成双、事业家庭和美……

    总之,在古三娘眼里,阿佳这般美好的人便是当皇后娘娘也够资格。

    结果——

    回村之后,古三娘见到疯疯癫癫的阿佳寡母,从对方口中知道阿佳四五年前便死了。

    正当看戏的百姓和古三娘一样猜测阿佳的死因,疯癫的寡母哭哭啼啼说出了真相。

    阿佳距离及笄还有一年多,相貌出落得越发美丽动人,村里几个老不修垂涎已久,趁着阿佳寡母外出劳作的功夫,用“寡母摔伤田间”为借口将阿佳骗了出去,凌虐致死,死无全尸。

    故事的结局当然是古三娘暴起杀人,为阿佳报仇,可看戏的百姓还是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出戏也让他们想起数年前的疯寡妇女儿!

    除了这出新戏,其他戏也是一个调调。

    哪怕最后是畅快人心的大结局,但百姓总觉得有什么梗在喉咙,将他们恶心得喘不过气。

    不管是这个阿佳还是卫慈笔下的崔娘和小弟,这些经历便注定她们的人生明媚不起来了。

    二婶儿洗完衣服回来,路过一户人家门前,瞧见篱笆那头坐着个色眯眯盯着自己胸脯的老头儿,顿时气得不行,一口浓浓唾沫越过篱笆喷那老头脸上,“呸!老不死会有报应的!”

    不等那老头反应过来,二婶儿踩着重重的步子,扭着腰回家。

    这些剧情当然不是巧合。

    韩彧将各地相关卷宗调过来查看的时候,卫慈顺手挑了几份比较典型的当做素材。

    他不会干涉手底下那些小说家写什么,只要内容不违禁就行。

    这次却发布了命题小说,限制了每个人的新书内容和题材。

    众人对此没什么异议,他们也算是吃公家饭的人了,写小说不仅是为了实现自身理想,同样也是谋生的技能。卫慈待他们不薄,不过是按照要求写一些命题小说,一点儿不为难。

    这些小说家的新书还变成被后世诟病为“报复社会系列”的“写实派致郁黑暗系”小说。

    卫慈那本《崔娘传》是这个流派的开山鼻祖

    _(:з)∠)_

    随着舆论的发酵,百姓对这些事情的争论越来越大。

    开年之后本就波澜不断的丸州,被一种山雨欲来的压抑气息笼罩。

    姜芃姬作为这股气息的中心,直播间咸鱼隔着位面都能感觉到,更别说苦哈哈的加班狗了。

    “为了逃脱罪责,逼良为娼,这些人念什么圣贤书,不怕各位圣贤半夜入梦叱骂?”姜芃姬也被这些人的操作气到了,见过无耻的,她就没见过这么无耻没品的,“全踏马是畜牲!”

    姜芃姬气得都爆粗口了。

    亓官让和卫慈几个眼观鼻、鼻观心,好似没听到主公的不雅发言。

    他们还能怎么办?

    主公都气得将那张特制的铜制桌案拍出七八个手印了,一个比一个深,眼瞧着要报废返工。

    他们身子骨不比那张桌案强硬,哪敢以身代之?

    另外,众人也瞧不起那几个为了钻营而不择手段的男人。

    时值乱世,良籍和贱籍的管理多有漏洞,但这么明目张胆将良籍逼入贱籍的,实在是罕见。

    风瑾平静道,“那不过是一朝发达便猖狂忘形、欲壑难填之辈罢了,不值得主公为其动怒。”

    尽管他不怎么看重门第高低,但他也要说一句——寒门发达之后还能守住本心的人,实在寥寥无几。如果说士族的毛病在于不思进取、庸碌无为,那么庶族的毛病则在于欲壑难填。

    可对于姜芃姬而言,不管是哪个群体独领风骚,那都不是什么好事。

    她从来不是喜欢委屈自己的人,那些人犯了她的忌讳,她怎么会放过?

    “说是这么说,可心里还是有些火气。光是抖出来的东西已经不堪入目,谁知道我们眼睛看不到的地方藏了什么?任由这种畜牲爬上来,不知会害死多少无辜性命!”姜芃姬道,“原本还想放他们一马,小惩大诫一番便罢了,如今看来,不杀鸡儆猴、严惩一番是不行了!”

    她的话无人反对,连直播间的咸鱼也纷纷伸出双手双脚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