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70:夫人们的茶话会(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仅仅过了一个年,各家夫人都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脸上端着比春花还灿烂的笑意。

    原先的茶话会充斥着深闺怨妇的幽怨,如今却一扫阴霾,眉宇不见一丝郁色,人比花还娇。

    韩夫人作为茶话会的东道主兼韩彧夫人,奉承她的人只多不少。各家夫人说话间或多或少带着感激,她们不能凑到姜芃姬或者韩彧跟前表达感谢,只能曲线救国,多多感谢韩夫人了。

    殊不知,外人眼中举案齐眉、恩爱融洽的韩彧夫妇早已分居两室。

    听到各位夫人的吹捧,韩夫人面上的笑容略显僵硬。

    随着各家夫人陆陆续续抵达,茶话会也渐渐热闹起来,众人品茶赏花,好不快活。

    “张夫人、宁夫人她们今日怎么没来?”

    某位夫人在自己的席位落座,余光扫视一圈,发现好几个谈得来的夫人都不在。

    “窦夫人年前病了一阵,怕是不知道这个把月发生了什么。”某个夫人笑着说道,“张夫人和宁夫人夫家出了事儿,一家老小都要被遣回原籍,她们正烦着呢,哪有心情来茶话会。”

    窦夫人听后,不由得睁大眸子,眼底闪过一缕错愕。

    她断断续续病了快两个月,期间还要忙着一家老小过年的事儿,的确没怎么关注外界。

    “出了什么事情?为何要被送回原籍?”

    窦夫人离开夫人圈子还不到两个月,怎么感觉自己和她们有了代沟?

    众人见她真的不知道,好心给她科普最近发生的大事儿。

    去年年关的八卦,料多又足,吃瓜观众超满足的。

    “窦夫人可知张夫人和宁夫人的丈夫纳了六七美妾的事儿吧?”

    “自然知道。”

    毕竟算是闺中手帕了,她也知道两人深受花心丈夫的伤害,以前没少听她们抱怨诉苦。

    窦夫人也为她们不值得,但自家也有一摊子烂事儿,自顾不暇啊。

    “这事儿还要从年前说起——年前那场茶话会,典校尉的夫人吕熹娘也来了。不知道这位夫人听了什么,回去又说了什么,紧接着兰亭公便大发雷霆,大年初一派使者上门,将僭越纳妾、宠妾灭妻的人都斥责了。那些个男人也是心狠薄情,为了保住前程,撒谎说府中妾室不是妾,暗地里逼迫良妾入贱籍……哼,他们那些愚蠢的把戏,如何瞒得过兰亭公的慧眼?”

    众位夫人说起这事儿,顿时有种扬眉吐气的滋味。

    她们家的丈夫虽然没有纳妾,但背地里也养了一两个外室或者“养女”。

    那些女人没有妾室的名分却有妾室的待遇,别提多恶心人了。

    发生这事儿之后,自家男人一个一个忙不迭将后院清理干净,不敢留下半点儿尾巴。

    这些日子更是安分得不得了,别说找那些狐狸精,连出门应酬都少了。

    窦夫人听后,不由得用帕子捂住嘴,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见窦夫人这般反应,几位夫人都笑了。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身份不足不得纳妾,祖宗礼法写得清清楚楚呢。”有一人幸灾乐祸地道,“以往没人追究,兜里有几个钱的男人都想妻妾成群。如今兰亭公要重拾礼法,他们可不被抓住当肉鸡,杀了给猴子瞧?宠妾灭妻、僭越逾制、逼良为娼,三罪并罚,铁人都要脱一层皮!如今只是禁止父子孙三代入仕、一家老小遣送原籍,这已经是兰亭公法外开恩了。”

    “兰亭公怎么说也是个妇人家,心肠忒软了些……”另一位夫人不满地翻了个白眼,声音尖细地道,“依我瞧,那些糟心的狐媚子就该发卖了,一了百了。反正她们都入了贱籍,那就是她们该得的,兰亭公居然还将她们提出来重归良籍……分明都是些狐媚子!不惩处也就罢了,居然还让她们拿了百贯安身银离开,重归自由身……哼,这些狐媚子的命倒是挺好!”

    附近的夫人听到这话,不由得挪远了一些。

    茶话会是公众场合,她明目张胆地表示对姜芃姬的不满,这是嫌弃自家丈夫活得太久了?

    窦夫人勉强理清了前因后果,内心暗暗咋舌。

    她前些阵子还奇怪呢,为何数年不来自己屋里的丈夫天天歇在她房间,一天三次嘘寒问暖不说,人前人后扮演好好丈夫的角色,清晨起来还说要给她画眉……险些没把她恶心坏了。

    原来啊,丈夫是因为这事儿才对她这个黄脸婆如此关心?

    窦夫人心底闪过一丝厌恶,险些没当场吐出来。

    她面色如常地道,“原来如此,看样子我近期是不能上门叨扰她们两个了——”

    如果夫家老小被遣送回原籍,估计她下半辈子也见不到那两位夫人了。

    “那也未必,兴许过几日就好了。”

    “诶?这是怎么说?”窦夫人茫然了。

    “张夫人和宁夫人都忙着和丈夫和离或者义绝呢。”

    这个大炸弹炸得窦夫人懵逼了。

    这算是“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到头各自飞”?

    众人见窦夫人神色不愉,知道她误会了,解释道,“她们这么做也是为了膝下儿女考虑啊。”

    窦夫人问道,“这话何解?”

    遭遇大难,踹了丈夫是为了孩子?

    这个神奇的逻辑,窦夫人理解无能。

    “看样子,窦夫人这段时间是真的双耳不闻窗外事啊。”某个年轻的夫人笑道,“前阵子,兰亭公命人修订新的婚姻律法。张夫人和宁夫人为了膝下儿女的前途,只能选择义绝之后独立门户。不然的话,儿女会受父亲牵连,长大之后无缘仕途,连着三代都要当庶人呢!”

    窦夫人道,“这能成么?兰亭公下令责罚三代,那肯定不会答应她们钻这个漏洞啊。”

    某个夫人不肯定地道,“许是可以吧,毕竟长安巷那位夫人便成功了。”

    长安巷那位夫人可是夫人圈子鼎鼎有名的人物。

    当然,这个名不是什么好名声。

    那个女人称得上包子中的包子,废物中的废物,谁见了都要怒其不争的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