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73:葡萄架子倒了(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先是不顾她的反对将儿子从族学送到金鳞书院,还让庶子庶女也跟着过去。

    他对庶子庶女是好了,但对她的润儿就不公平了。

    庶出子女,哪有这份福气?

    韩夫人忍不住将这些话说出口,面上是毫不掩饰的憎恶和嫉妒。

    韩彧道,“你既然芥蒂这个,当年何必作茧自缚?”

    他成婚之后将两个服侍过他的婢女交到她手上,讲明了好好安顿她们,给予一笔丰厚的安身银,让她们再嫁。分明是对方拒绝他的提议,还在长子韩润出身之后做主将两人提为妾室。

    若非韩夫人主动让人停了二人的避子汤,那一双庶子庶女也不会出生。

    “自古男子多薄情,嘴上一套,心里一套,郎君分明想留着,妾身哪敢不照做?”韩夫人道,“妾身也知郎君不迷恋女色,后院放着两个知根知底又温顺听话的美丽女子,总好过郎君学那些风流浪子,日日眠花宿柳不是?倘若兰亭公是妾身,郎君也会如此薄情么?”

    韩彧怒道,“越说越不像话,此事和主公有何干系?”

    嫉妒也要按照基本法啊!

    韩夫人见韩彧反应这么激烈,心下更冷,原先还算镇定的仪态把持不住了。

    “韩文彬,你混账!”

    这一夜对韩府而言,注定是个不眠夜。

    韩润预习明日知识,重温白天的要点,他正准备入眠,耳尖听到一阵匆忙的脚步声。

    “大郎君,大事不好了,老爷和夫人打起来了!”

    韩润正困乏地打哈气,一听这话,险些岔了气,睡虫跑了个干净。

    “什么!”韩润惊吓道,“谁和谁打起来了?”

    管家道,“老爷和夫人打起来了。”

    韩润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他实在是没办法将温润如玉的夫人、端庄动人的母亲与“打架”联系在一起。

    有什么事情不能吵架么,非得动手?

    韩润好半晌才回过神,一路疾走去了正院,还未靠近大门就听到一阵霹雳乓啷声。

    隐约还能听到自家母亲陌生而尖锐的争吵声。

    韩润心里急得很,但又不敢推开正院大门。

    母亲是个极为骄傲要强的人,宁死也不肯让外人看她笑话的,哪怕是她儿子也一样。

    正焦急,大门霍地打开,韩润瞧见自家父亲衣衫不整、鬓发凌乱,面颊留着几道滴血的血痕,眼眶也是乌青,瞧着那叫一个狼狈。韩润刚要开口,声音却梗在喉间,怎么也吐不出来。

    韩彧低头看着儿子,说道,“进去劝劝你母亲,为父去你卫伯父家暂居两日。”

    韩润麻木点头,眼瞧着父亲的背影逐渐消失。

    他听到室内母亲的哭声陡然高了一些。

    韩润见过母亲哭泣,但不管如何伤心,她都端着刻入骨子的端庄,不曾失礼人前。

    如今却——

    韩润以为父亲失控对母亲下手了,进屋一瞧才发现母亲只是衣裳鬓发乱了些,没有外伤。

    那是当然的,因为韩彧根本没想过反手,始终被追着打。

    韩夫人哑声道,“润儿——”

    韩润回答,“母亲,儿子在这儿呢。”

    韩夫人一把抱住儿子,呜咽哭出声。

    另一头,韩彧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裳,叮嘱管家敲打下人,这才登门去找卫慈。

    卫慈没想到韩彧会深夜拜访,丁点儿睡意都被他的大花脸吓到了。

    “你这是——”

    韩彧道,“你师嫂挠的。”

    卫慈哦了一声,笑道,“葡萄架子倒了。”

    韩彧懒得计较卫慈这个促狭的性子,单刀直入问他。

    “许久之前,子孝提醒彧小心妻族,恐患小人……不知能否说得再具体一些?”

    韩彧和卫慈不仅是师兄弟,还是一块儿同窗十数年的同学,二人自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若非十足十的把握,卫慈不会说这种话。

    这里头必然有什么内情!

    “文彬也知慈学了点儿方外之术,因缘巧合之下能窥探天机。”卫慈叹了一声道,“先前不敢详说,唯恐冒犯天机,如今却是不妨碍了。主公未来必登九五,文彬的妻族却是个拖累。”

    韩彧不解,“岳丈性情虽偏激,但也不是不识时务的人。”

    他实在不明白,对方为何要拖后腿。

    “识时务,不意味着不贪婪。”卫慈道,“倘若文彬妻族连同其他士族势力,意图颠覆朝纲,改朝换位呢?扶持傀儡新帝登基,不仅师嫂牵涉其中,文彬连同长子韩润也要折在这里!”

    对于百官而言,一个贤明又有主张的帝王并非好事。

    韩彧听后,面色青白,很快想通了关键。

    “主公登基,必要重整各个行业,最重要的便是盐铁。文彬可还记得,师嫂妻族靠着什么营生发家立足的?”卫慈又提醒他道,“主公要收回食盐经营,不是牵动了那一族的根基?”

    夺人钱财如杀人父母。

    陛下这一举动惹得多少士族激烈反对?

    尝过这一行业甜头的士族,远不止韩彧妻族一家,谁甘心轻易放手?

    正如陛下说的——

    乱世养大了这些人的野心,让他们一个一个忘了初衷。

    盐铁本就属于官府专营,若由民间势力冶铸煮盐,顷刻之间积累万千家财,造就一方豪强势力,但国家的赋税便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等危机来临,国家拿什么抵御风险和危机?

    寥寥几句,听得韩彧满头大汗。

    “好好劝劝师嫂,倘若劝不动,和离也好。她若不和娘家扯干净,你难逃一死!”

    宁拆十座庙,不会一桩亲。

    若非不得已,卫慈也不想劝韩彧和韩夫人和离。

    韩彧内心剧烈挣扎,问卫慈。

    “你说的这些……字字句句都是真的?”

    卫慈点头,韩彧仿佛被抽走了浑身的力气,整个人看着颓然了不少。

    “当断则断,不止是为了你也是为了府上老小啊。”

    前世,韩彧妻子和长子都被卷入谋朝篡位的漩涡,韩彧自然也逃不了。

    陛下若要保住韩彧,她便无法重罚其他人,只能轻拿轻放。

    韩彧为了不让陛下为难,干脆吞金自杀,对外宣称畏罪自尽,偌大韩府分崩离析。

    若是可以,卫慈希望此生的韩彧能求仁得仁,避开那般不堪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