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74:葡萄架子倒了(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此事……容彧在思量思量……”一向清明果决的韩彧,罕见露出屡屡迷茫和挣扎,他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如今却克制不住自己的真实情绪,可见内心有多么挣扎犹豫,“再想想!”

    卫慈叹息着默许了,没有继续逼迫韩彧。

    说到底,这只是韩彧的家事,卫慈作为同门师弟也不好过度干涉,只能点到即止。

    韩彧这段姻缘是好是歹,全看二人还有没有缘分了。

    “主公的性子你也知道一些,她若动手,怎会手下留情?”

    卫慈透露些许口风给韩彧,暗示对方要做什么就抓紧一些,免得被牵扯其中。前世的陛下直到建国之后才慢慢收回盐铁营生,今生有了这么多变数,姜芃姬也因为卫慈的影响过早盯上韩彧的岳家。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发现盐铁这块肥肉,她哪会放任几个士族大家独吞?

    韩彧面色苍白地点头,略显担忧地试探。

    “你将此事透露给彧,主公那边怎么交代?”

    卫慈诧然地眨眼,他没有怀疑韩彧的正直,哪里知道对方担心的方向已经歪了。

    “主公那般看重你,自然也不想你被岳家牵连,你若能全身而退,主公也少些担忧了。”

    前世的陛下铁了心力要保韩彧,韩彧也察觉出陛下的决心,这才吞金自尽。陛下要韩彧活着,韩彧不希望陛下为他破了原则。唉,今生若能君臣相宜一世,那也算弥补前世的遗憾了。

    韩彧点头,成功误解卫慈跟自己说这话是姜芃姬的授意,颓丧的心情添了几分暖意。

    卫慈建议道,“时辰也不早了,慈唤人准备热水,你去沐浴收拾收拾?”

    室内的烛火虽然不亮,但韩彧脸上那几条长长的血印和淤青将整张脸的美感都破坏了。

    卫慈还没见过韩彧这般凄惨狼狈,他更加想象不到韩夫人怒极会动手。

    他笑道,“庆幸师嫂不是出身女营,不然她对你动粗,慈怕是要在医馆病室才能瞧见你了。”

    这可不是调笑。

    前世,某个女兵退役之后回老家嫁人了,对象是年少时候的竹马。

    这位竹马成婚之后渐渐被生活磋磨成另一副模样,从原先的勤奋老实变得嗜酒懒惰。女兵生育之后,竹马不仅没有改好,反而变本加厉,最后染上赌瘾。不仅输光了积蓄,还丧心病狂将老婆女儿都典当给赌场。赌场的打手来抓女兵和她女儿,本以为是个轻松活,谁料女兵赶回家看到他们抱走女儿,怒极之下抄起扁担将众人打趴,当着全村的面徒手打废了丈夫。

    【老娘在战场杀人的时候,你们还在老娘子怀里要奶吃呢!】

    如果韩夫人也是这个战斗力,郎中来晚一些,说不定要找人招魂才能看到韩彧了。

    韩彧无奈地道,“你这促狭的性子敢不敢露于人前?净会嘲笑人。”

    他感觉这一年份的脸都丢光了。

    卫慈找了一身没穿过的衣裳给韩彧换洗。

    二人身高相差不大,但韩彧比卫慈消瘦一些,那身衣服穿着有些宽松。

    卫慈的客房没怎么打理,用来待客很失礼,所以他和韩彧同卧一塌,将就一晚。

    二人睡姿很好,没有僭越暧昧的意思,但两个美男子躺一块儿,哪个腐女看了能把持得住?

    姜芃姬不是腐女,所以她看了不会心旌荡漾,反而长叹了一声。

    文彬哪里都好,只是太会败人兴致了。

    姜芃姬一个灵巧跳跃,无声无息地翻上屋顶,耳尖听到一声“嘤嘤嘤”。

    她朝下张望,果不其然看到一只黑漆漆的东西扭着丰满的臀儿。

    对方正睁着黑溜溜的眼睛望着自己。

    卫慈和韩彧睡得熟,自家“闺女”却是一只很有来历的食铁兽,它早已记住姜芃姬的气息。

    “嘤什么嘤?”姜芃姬跳了下来,落到食铁兽身边,拽了拽它的耳朵,“快回去找你爹。”

    食铁兽哪里听得懂人话,伸出舌头舔了舔姜芃姬的手,黑溜溜的大眼睛写满了两个字。

    饿了!

    “想吃找你爹去。”姜芃姬郁闷将小家伙提起来丢回寝居,“难得有功夫来一趟,他倒薄情!”

    居然金屋藏娇!

    惨遭“娘亲”抛弃的食铁兽捂着一颗受伤的小心脏,可怜兮兮去找它的铲屎官了。

    食铁兽没把卫慈弄醒,反而将一旁的韩彧吓醒了。

    他一睁眼便看到一团野兽黑影趴在床榻旁,吓得声音都破音了。

    卫慈紧跟着醒来,倒也不惊讶。

    他淡定道,“没事,你侄女。”

    韩彧既是后怕又是无语,愣愣看着卫慈熟练翻出食铁兽的夜宵,将它丢回自个儿的窝。

    “难怪你这般清贫,合着都拿去养它了。”

    卫慈促狭道,“女儿都要富养的。”

    韩彧一脸“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表情,卷了被子重新睡下。

    他认出那只食铁兽,主公曾经戏称这小东西是卫慈的闺女,丰真还戏称那是未来的少主。

    果然,自家师弟和主公真的有一腿!

    韩彧在卫慈这里住了两天,第三天才下定决心。

    如果能挽回,最好不过,若是不能——夫妻缘尽于此了。

    谈话之前,韩彧还抱有一丝丝的期待,谈完之后却觉得身心前所未有地疲倦。

    和离不是韩彧先提出来的,反而是韩夫人。

    “你我同床共枕多年,妾身岂会连枕边人想什么都不知道?”韩夫人见韩彧目露诧异,幽幽地道,“妾身宁愿主动提出来,保全颜面,也不愿意听‘和离’二字从郎君口中说出来……”

    自从她对韩彧动手,她便知道这段婚姻走到尽头了。

    韩夫人十分平静,反而让韩彧生出几分愧疚。

    “此事……终归是我的不是……你是润儿和池儿的生母,永远都是……”韩彧想了想,说道,“润儿再过几年也到了该定亲的年纪,等他娶了妻子,府上也会有主事的女主人……”

    韩夫人忍着心酸道,“你要不要给他们找个继母,这是你的事情,犯不着跟妾身交代。”

    韩彧垂眸,准备文房四宝,提笔写了放妻书。

    韩夫人接过之后,最后还是绷不住表情,抱着韩彧低声呜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