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75:南盛,乱世之秋(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韩彧夫妇和离了!

    这个消息炸得整个贵妇圈子震了三震,众人议论纷纷,忍不住脑补出好几出大戏。

    韩夫人留下大部分嫁妆给两个儿子和未来的儿媳,自己带着陪嫁和护卫离开。

    她离开之后,韩府的生活照旧过着,外头的风言风语传得极为难听。

    韩润忍不住问韩彧。

    “外头传言父亲是因为和兰亭公有了首尾才逼走母亲的……这是真的么?”

    韩润当然不相信,但架不住这么说的人多了,他也忍不住动摇了。

    韩彧正垂首忙着公事,听到长子这么问,他这才放下手中的笔,平静问他。

    “从哪里听来这话的?”

    韩润道,“外头都这么说,连府邸的老人也……”

    韩彧问他,“你信了?”

    韩润咬紧了唇,面对严肃的父亲,他还是怂了,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你是为父和你母亲的长子,更是日后的顶梁柱,街头巷尾、长舌泼妇的流言蜚语便能遮掩你的眼睛,影响你的判断力?”韩彧不复往日的和平,他说话声音不重,话中却带着让韩润畏惧的威严,“你可知道这些流言蜚语是怎么传出来的?又是如何传入我们府邸的?”

    和离之前,韩彧将长子视为孩子,言辞态度都带着几分纵容。

    和离之后,他将长子韩润视为成年人,扛起整个府邸的男丁之一。

    如果韩润一直是这种轻易被人蒙骗的水准,真是白瞎了他多年的教导!

    韩润不敢直视父亲的双眼,眼神带着闪躲。

    “父亲,儿子知道错了……可是,母亲与父亲和离之事,真没有半分内情么?”

    “内情,自然是有的。”韩彧问长子,“为父可以告诉你,但你担负得起这份责任?”

    韩润小脸煞白,犹豫许久才重重点头。

    “恳请父亲告知!”

    韩彧垂眸道,“你可知你外祖家经营什么生意?”

    韩润摇头,他真不知道这个。

    韩彧告诉他,“你外祖家经营私盐生意,私盐是个什么,为父不用多解释,你也能明白。”

    韩润一听,原本就煞白的小脸更是不留一丝血色。

    “你外祖家不肯放权,为父也无可奈何!”韩彧望着儿子道,“仅仅这样也就罢了,偏偏他们还巧取豪夺田产,扩建盐田,联合数个当地士族,狂揽无数不义之财。主公先前便派使者试探过你外祖等人的口风。他们不仅没有交出私盐生意的意思,反而屡次阻挠使者调查……”

    韩彧和韩夫人和离之后,姜芃姬见他情绪低迷,专程找他谈了一次话。

    这时韩彧才知道自家的处境有多么危险,岳家作死比他想象中还大一些。

    【原先还顾忌着你,可你和你夫人和离了,倒是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姜芃姬是个实干派,早在卫慈向她透露韩彧前世结局的时候,她便注意到了韩彧岳家。

    经过一年深入调查,姜芃姬早就想了十数种宰肥羊的办法,暗地里也做了一些手脚。

    之所以没有真正动手,还不是因为顾忌韩彧,投鼠忌器?

    如今好了,她能磨刀霍霍向猪羊了!

    韩润年纪不大,但他也知道“盐”是关乎民生的暴利行业。

    先前四分五裂,外祖趁乱染指这项生意也就罢了,如今东庆大致稳定,还霸占不放——

    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

    韩润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真正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倘若……兰亭公要对外祖家动手不……母亲怎么办?”

    外嫁又和离的女子,处境可想而知。

    韩彧拍拍儿子的肩膀,语重心长道,“你和池儿是她的儿子,更是她最后的退路。为父和她夫妻缘分已尽,但你们的母子情未尽。她日后是好是歹,全看你们兄弟有什么造化了。”

    韩润感觉肩头的重量分外沉重。

    思及先前的念头,他更是羞愧得无地自容。

    这般揣度父亲和兰亭公的关系,他与外头那些长舌泼妇有何两样?

    还不如那些长舌泼妇呢!

    韩彧和姜芃姬的绯闻自然是那些茶话会的贵妇人传出来的。

    毕竟,韩彧夫妇和离发生在那次茶话会之后。

    姜芃姬也不对她们动手,反而将她们丈夫提过来狠狠斥责了一顿。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他们连内宅都治理不好,任由夫人到处传递虚假八卦,无能不无能?

    这是手头的活计太少,一个一个闲得蛋疼了?

    无知又愚蠢,那般蠢妇能有什么眼界,教出来的孩子多半也是鼠目寸光之辈!

    姜芃姬将人喷了一顿,被喷的丈夫们回府就将老婆斥责一顿。

    未等老婆们哭哭啼啼、大喊冤枉,姜芃姬的使者上门了!

    她让人弄了一个科普班,要求这些夫人每七天上两节课,每节课半天,课后写课后感!

    有这个时间参加茶话会嗑瓜子聊八卦,倒不如拿来充实一下塞满干草的大脑。

    长长见识,开拓眼界。

    一时间,茶话会从象阳县消失了,丸州等地的夫人也减少了这种活动。

    姜芃姬浑然忘了她也曾工作溜号去茶话会嗑瓜子的黑历史。

    不过,谁让她是主公呢,底下人也不敢冒着被她拍一巴掌的风险去提醒她。

    夫人的巴掌是爱抚,顶多脸肿,主公的巴掌是阎王请帖,脑袋要飞天!

    一番雷厉风行的手段下去,那些绯闻八卦都销声匿迹了。

    姜芃姬啐了一声,一边撸着“闺女”有些硬的毛毛,一边道,“果然是因为欠收拾!”

    卫慈轻叹。

    主公最近夜袭的频率高了不少。

    “主公打算如何对付那几家?”

    盐田还是要收回来的,但毕竟是暴利生意,强行夺取免不了惹人非议。

    毕竟——

    他家主公还没登基呢。

    “我不能用走私私盐的罪名处理他们,免得让世人以为我巧取豪夺。”姜芃姬揉着“闺女”的毛,给它喂竹笋,口中道,“他们又不是铁桶一块,除了贩卖私盐,还有别的不法生意。要整他们,办法有的是!我将东庆治理得太好,给他们一种身处盛世的错觉……他们忘了,如今是乱世,规则律法都是我的拳头说了算。他们要是有种,要么现在反了我,要么认栽!”

    若非为了卫慈心心念念的名声,姜芃姬早就派人强来了,怎么会先礼后兵?

    卫慈笑道,“主公说的是。”

    食铁兽闺女嘤嘤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