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76:南盛,乱世之秋(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韩夫人本家姓陶,尽管家族底蕴比不上风氏之流,但论家资薄厚,十个风氏也比不上。

    陶氏族谱能追溯到十六国之前,真正发家却是从东庆建立之后,之前的表现平平无奇,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典型。东庆建立之前,陶氏先祖慧眼识英雄,果断在东庆太祖身上下重注。建国后作为心腹之一,陶氏替皇室监控南方盐务,历经数十年,积累极其丰厚的身家。

    直至二十多年前,连着两位东庆皇帝作天作地,不顾朝政,陶氏借机钻空子,联合当地士族把控东庆南方境内的盐务,赋税上做了不少手脚,甜头尝得多了,胆子也是越来越大。

    当然,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况,多少也让不少脑子还算清明的人产生了惧怕。

    万万没想到,老天爷如此给力,东庆又是北疆外患又是上京地动又是迁都谌州……

    一连串骚操作下来,东庆竟然被皇室自己玩死了。

    紧接着就是诸侯割据,各家势力为了丁点儿地盘打得不可开交。

    如此情形,谁还注意得到私盐生意啊。

    陶氏与其他几个豪强势力撕破了最后的遮羞布,堂而皇之地霸占私盐生意,短短数年,积累了连姜芃姬极其庞大的身家。若是做个比喻,怕是连当年的大肥羊北疆都不能相提并论。

    由此可见,陶氏等人的家底有多么丰厚了。

    陶氏他们怎么甘心撒手?

    姜芃姬怎么可能允许陶氏继续霸占?

    这便是不可调和的矛盾!

    韩彧夫妇和离的根源也在于此,不然的话,念在两个嫡子的份上,二人也不会轻易和离。

    这一点,韩彧心知肚明,但韩夫人却未察觉。

    她将大部分嫁妆留给了两个嫡子,自己则带着少部分资产和奴仆婢女回了家乡。

    为了保留仅有的尊严,韩夫人在韩彧面前表现得很镇定,但一人独处的时候却忍不住落泪。

    “大娘子,您这又是何苦呢?”

    陪嫁嬷嬷看着从小奶大的娘子失魂落魄,心里也是难受得紧。

    韩夫人道,“我只是……有些意难平罢了。”

    “大娘子和姑爷和离之事,陶府还不知晓。”陪嫁嬷嬷担心地道,“这么回去了,怕是……”

    韩夫人故作镇定地道,“嬷嬷不用担心。”

    陪嫁嬷嬷叹了一声,充斥着浓浓的担忧。

    和离之女归家,待遇哪里能和未嫁的时候一样?

    韩夫人脑中蓦地想起姜芃姬曾经问她的话——

    【我很好奇,倘若文彬是伯高,夫人是祁朝兰,你会不会也吃娘家的闭门羹】

    韩夫人蓦地摇了摇头,她的处境再差也沦落不到丧家之犬的境地!

    陶府上下对韩夫人的到来表示了惊诧,细问之后,父母双亲齐刷刷变了脸色。

    “你和文彬和离了?”

    陶父的声音显得很严肃,隐隐带着几分斥责和凶戾。

    韩夫人因为舟车劳顿,神情显得颇为疲倦,但仍要打起精神,不能在双亲面前失了礼数。

    “是。”她淡淡地道,“女儿与文彬和离了。”

    陶父的手指顿在半空,指尖随着沉重的呼吸微微颤抖,昭示着主人翻滚不停的心虚。

    过了一会儿,他对着韩夫人斥责道,“糊涂!你这逆女!”

    韩夫人疲倦的面容化为不解,她道,“文彬与女儿缘分已尽,他欲和离,女儿又能如何?”

    陶父道,“纵是如此,你也不该这个时候和离啊,真是逆女!莫不是要气死为父不成!”

    韩夫人被斥责得懵逼了。

    陶父情绪有些失控,若非陶母在一旁劝说,韩夫人怕是要被斥责更惨。

    陶母道,“老爷,为今之计不是斥责女儿如何,应该想想办法度过这一难关啊!”

    在陶母的阻拦和劝说下,陶父的情绪这才冷静了不少。

    韩夫人心中微微咯噔。

    她正暗自猜测陶府碰上了什么难题,陶母问她。

    “你的性格为娘也知道,你为文彬生儿育女,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他为何要与你和离?”

    陶父陶母在意的不是女儿女婿和离,他们在意这两人为何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和离!

    和离的理由是什么?

    韩夫人敏锐发现父母的异常,但摸不清原因,只能实话实说。

    要说和离的原因,搁在韩夫人看来是因为夫妻感情已经被生活磨没了,她和韩彧理念又不同,二者都是倔强不肯服软的性格,外加一个横在他们之间的姜芃姬,婚姻关系破裂迟早的。

    陶父陶母听后,良久不语,他们的眼神闪忽不定,似乎在衡量这话的深层信息。

    三人间的气氛略显沉闷。

    等晚膳结束,她私下唤来陶府的管家,细问府上最近发生的事情。

    管家服侍陶府多年,他是陶父最信任的心腹之一,很多事情他都是知情者。

    面对韩夫人的询问,管家罕见地迟疑了。

    韩夫人道,“我刚回府便听到陶府碰见难以度过的关隘,我身为陶氏女,如何能置身事外?”

    管家道,“大娘子,此事倒也不是不能说,只是老爷夫人担心娘子,这才没提过。”

    韩夫人蹙眉道,“你说便是了。”

    管家便将姜芃姬派人调查当地私盐生意和赋税的事情提了提,韩夫人听得面色一青。

    “老爷夫人也是担心,柳羲小儿明显不安好心,怕是想要插手盐务。大娘子和姑爷却在这个时候和离,二老不得不担心是不是柳羲那边听到了什么风声,这才迫使姑爷和娘子和离。”

    毕竟,韩彧算是姜芃姬十分信任的心腹。

    若她对陶氏等人动手,抢回盐务,整顿赋税,那么——

    早已深陷泥沼的陶氏,哪里能轻易脱身?

    陶氏逃不了,出身陶氏的韩夫人自然也逃不掉,韩彧作为陶氏姑爷,多半也会被牵连。

    韩夫人听闻此事,本就疲倦的面容透着几分死寂。

    别看盐那么平常,但它是天下百姓都少不了的生活必需品。

    看似不值钱,实则潜藏着暴利。

    因为人人都需要它,所以食盐根本不愁卖不出去,顷刻之间便能造就巨富。

    韩夫人喃喃道,“如此说来,这次和离反而给父亲母亲添了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