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81:南盛,乱世之秋(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冒牌货二人组抵达象阳县的时候,他们还不知道自己一出现就被姜芃姬盯上了。

    他们都是普普通通的百姓,偶尔也会做做白日梦,梦见自己直上青云,出人头地。

    事实却是,他们一个是土匪,一个是倌馆跑腿的伙计。

    他们的共同点便是脸长得好看端正,方圆十里都没这么标志的。

    生性贪婪而懒惰,当土匪那个仗着脸好,胆大包天去勾搭土匪大当家的女人,混了个人模狗样。蹲在倌馆跑腿的那个,一到年纪就被人包夜梳拢。他不觉得当小倌有什么不好,每日迎来送往,沉迷这种不需劳作就能享受富贵的日子,乱世能活着有口饭吃就不错了,挑什么?

    本以为日子会一天天重复,谁料命运跟他们开了个巨大玩笑。

    二人过上了比以前更美好的日子,穿上一辈子都不敢肖想的锦衣华服,摇身一变成了外人眼中的富家公子。当然,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们享受的一切都需要拿东西去换。

    姜芃姬倚在窗旁往下眺望,笑道,“相貌挺相似,虽然是高仿货,那也是用了心的。”

    李赟道,“主公,这二人抵达象阳的时机过于敏感,末将怕他们有别的阴谋。”

    姜芃姬问李赟,“他们都没有习武,身边跟着的人也是花拳绣腿,连当细作眼线的素质都没有。莫说这么几个,再来千千万,他们也掀不起大浪,汉美且安心,等着看好戏吧。”

    尽管推迟攻打杨涛的计划,但不意味着姜芃姬放弃了。

    陶氏愿意将现成的理由双手奉上,她哪有往外推辞的道理?

    “好戏?”

    李赟心中一个咯噔,自家主公说的话,他连半个字都不信。

    “此事真不用与各位先生商议?”

    姜芃姬笑道,“不用说,这种小事不麻烦他们了。”

    李赟语噎,他觉得几位先生不怕麻烦的,因为他们不插手,主公总能将简单的事情弄复杂。

    最后,还不是几位先生给主公收拾烂摊子?

    此时,直播间咸鱼和李赟的心情高度统一,格外心疼小公举团。

    事实证明,李赟的直觉是正确的,高仿二人组抵达象阳县没两天,一则流言传开了。

    不仅传到了李赟耳朵,还传入亓官让等人的耳朵。

    风瑾是最先发怒的人,怒叱道,“杨涛二人未免欺人太甚!”

    姜芃姬问,“查清楚流言的源头了?”

    卫慈眉眼间蕴藏着杀意,他道,“查清楚了,对方自称是漳州到丸州做生意的商贾。”

    这一队商贾带来一个令丸州百姓极为气愤和羞辱的流言!

    正泽公杨涛访遍民间,特地寻来一名与柳州牧柳羲极为相似的少年郎,令少年郎众目睽睽之下脱去亵裤和外衫,光溜溜站在高台之上,百姓能围观少年郎身体每一寸肌肤。

    围观的吃瓜百姓看得目瞪口呆,人群中藏着几个起哄的水军。

    一人道,“听闻兰亭公柳羲是个女子,胸脯可没这么平坦。”

    又一人高声道,“既然是女子,胯下自然无那硕物,更无传宗接代之能!”

    围观的吃瓜观众不由得将热切的视线挪到少年胯下三寸的地方,竟将它看得精神奕奕。

    又有人起哄,“倘若兰亭公是男子,多半也是这模样,瞧着还算壮观,不知捏着有几分量?”

    水军有意将百姓的注意力往这方面引,此时,某个疑似官府的人出面,提了一个极为羞辱的建议。百姓捐三文,便能上前捏一捏那物的分量。那可是兰亭公本尊都不曾有的好东西!

    爱起哄的百姓有些心动,但谁也不敢当这个出头鸟,这时候该轮到托上场了。

    有了人带头,那些心怀恶意的百姓也纷纷上去一掂分量。

    ……

    这等荒唐而恶心的举动,居然有人做得出来?

    风瑾等人心下怒极。

    哪怕这是莫须有的流言,但众人光想想那场景就觉得羞辱万分,气血翻滚,想要杀人泄愤!

    亓官让等人怒形于色,恨不得现在就撸袖子,姜芃姬这个当事人反而淡定自若。

    “你们这么气愤做什么?”

    风瑾道,“主辱臣死,未能护得主公周全,大丈夫有何颜面立于世间?”

    姜芃姬道,“那只是流言罢了,又不是真的,杨涛他们是脑子被上千头驴轮番踢了才会干出这事儿。他们和我算是无冤无仇,南盛境内局势又不稳,哪里敢在这个节骨眼找我晦气?”

    众人也知道这个道理,但内心的火气压不下去。

    不管散播留言的人是谁,这流言也太羞辱人了!

    【老司机联萌】:握草!谁想出这种恶心的毒计,光是听着就觉得下流无比!

    【手撕五国】:天哪,这难道是真的?主播的心理素质真强大,你不会觉得恶心么?

    【怒煮青蛙】:谁想出来的法子?网络无脑黑粉都要甘拜下风!太恶毒了!

    卫慈道,“主公的意思?”

    姜芃姬笑道,“我原先还好奇陶氏等人有什么高招,这种阴损的办法,亏得他们想得出来。若是换个脾气暴躁的,这会儿早被激怒,二话不说用同等手段报复回去了。”

    众人:“……”

    自家主公对自己的脾气估计有些偏差,说得好像她一点儿都不暴躁一样。

    姜芃姬又道,“我估摸着呀,此时的漳州也流传着类似的谣言了……例如兰亭公柳羲访遍民间,寻来两个酷似杨涛和颜霖的人,用强权迫使二人赤身游街,供人观看?”

    “陶氏等人这么做……图个什么呀?”

    李赟感觉打开了新世界大门,这个操作未免骚得可怕。

    姜芃姬道,“明眼人一眼就知道是无中生有的流言,但流言如此不堪,不管是我还是杨涛都不能简单一笑而之。不说别的,百姓众口相传,用不了多久,大家伙儿都知道这事,哪怕我们知道事情是假的,但面子已经被人踩了。要是不向正主讨个公道,难免有缩头乌龟之嫌。”

    如今这个时代可不比直播间咸鱼的世界。

    在咸鱼的世界,宅男对着女神的海报释放生命精华,这事儿被人知道也无所谓,顶多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相视一笑。这个时代不一样,高仿货长得和柳羲相似没什么,但有人指名二者相似,紧跟着又脱裤又溜鸟,还大大方方让人付钱掂量……这也是对正主的羞辱!

    精神羞辱!

    姜芃姬勾唇一笑,“原以为陶氏等人会给我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和乐趣,没想到是这般下三滥的手段,留着他们污染眼睛,不如除了。不然的话,他们真以为我是泥巴捏的泥塑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