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86:南盛,乱世之秋(十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见谢则略有迟疑,韩润连忙道,“谢叔父,您便告诉侄儿吧,母亲她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哪怕韩夫人和韩彧已经和离了,但她毕竟是韩润的生母,韩润不可能不关心对方。

    “小郎君先别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谢则安抚惊慌担忧的韩润,说道,“前一阵子,奉主公之命查抄陶氏。小郎君的母亲正巧也在陶府深居……故而,她也被牵连进去了。”

    韩润听后小脸一阵惨白,双唇因为失血而显得浅淡,一副随时要昏过去的模样。

    “谢叔父……”韩润小声地喊了一句,湿漉漉的双目写着些许请求。

    谢则道,“放心,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个道理还是知道的。夫人毕竟是韩先生的嫡妻,总不能将她当做寻常犯人。这一路上都派人关照着呢,虽不比平日那般精细,但也没吃苦头。”

    韩润一听这话,蓦地松了口气,对着谢则郑重作揖致谢。

    如果不是谢则关照,韩润都能想象自家母亲有可能遭受的苦难。

    陶氏是韩润的外祖家,谢则担心这个孩子不明就里、记恨错人,就能不由得多说了两句。

    “若非陶氏等人贪婪无度,霸占盐务又意图谋反,主公也不会下此狠手……”

    韩润黯然地点头,“此事皆是外祖等人咎由自取,侄儿知道的。”

    “你这么一说,我也放心了。”

    听话懂事又明事理的孩子,格外讨人喜欢,谢则对韩润的感官好了许多。

    他道,“关于你母亲……念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她多半不会有事,陶氏等人可就难说了。”

    韩润道,“有谢叔父这话,侄儿心头安心多了。母亲如今身在何处?”

    哪怕不能将母亲救出来,但也能让她过得舒心一些。

    谢则说,“正在牢里,你若是去见她,记得让人备些干净衣物、被褥和银钱吃食。哪怕派人给她安排了干净的单间,但牢狱里头阴气湿重,女子体质又偏寒,待久了容易生病。”

    谢则连这些都考虑了,可见他是多么的细心温柔,听得韩润双眼一涩。

    韩润没有耽搁,谢则前脚刚走,他后脚就命管家去准备一应用品。

    因为姜芃姬很注重卫生环境,哪怕是地牢也要保持一定的整洁,所以地牢的情况比韩润想象中好一些。在管家的陪同下,韩润报上自家父亲的大名,在女性狱卒的带领下进了女牢。

    “时间不多,只有半个时辰,有什么事情还请尽快交代。”

    女牢的狱卒都是女营因伤退役的女兵,哪怕不能像以前那样能打,看守几个妇孺还是没问题的。亲属过来探望犯人,不仅有时间限制,双方见面时必须有两名狱卒在场,以免作乱。

    韩润道,“多谢,小子会注意的。”

    等了一会儿,韩夫人被带了过来。

    “母亲!”韩润喊了一声,急忙上前行礼。

    韩夫人脚步一顿,心头生出几分退意。

    她恨不得捂脸,不让儿子看到自己如今的狼狈模样。

    有一个被抄家的母家、进过牢狱的母亲,她的润儿和池儿在韩府的处境该多么尴尬啊。

    “母亲?您这是怎么了?莫非是哪里不舒服?儿子这就去喊郎中过来瞧瞧……”

    韩夫人拉住他,略显羞惭地道,“为娘没事。”

    母子二人见面,本该有说不完的话,奈何时机尴尬。

    韩夫人瞧着瘦了不少的儿子,心下生出几分悔意。

    她当时真不该意气用事、为了一时的傲气而舍弃两个年幼的儿子。

    “一时匆忙,儿子从府上取了两套母亲以前用过的被褥和衣裳,刚才已经委托狱卒将它们送到母亲那里了。”韩润将放在一旁的食盒提了上来,“这些都是母亲爱吃的膳食,只是府上换了厨子,不知道做的菜合不合母亲胃口。若是喜欢,儿子每天都派人过来送一份。”

    韩夫人越看越是难过,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永远不出来了。

    韩润又道,“食盒最底层是碎银,母亲可以拿来打点狱卒,若有什么想吃的零嘴,好打发她们去买。母亲先别急着拒绝,外祖母她们……也该打点的,老人家上了年纪……”

    陶氏太过作死,他也不能做太多,免得牵连自家父亲。

    他把银子给了母亲,母亲要不要关照陶氏等人,那就和他无关了。

    韩夫人一听,不由得长叹,眼眶布满的红丝被水汽浸染。

    “润儿真是长大了,可惜为娘不好,不仅没能帮到你,反而拖累了你和你弟弟。”

    她只能庆幸韩彧是个靠谱的,他也承诺过不会娶继室,两个嫡子在韩府的日子才不至于太糟。若是韩彧另娶,以后有了新的嫡子,前头两个嫡子可就成为整个韩府最尴尬的两个人了。

    韩润道,“母亲这是哪儿的话,您好好的,儿子便满足了。”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韩润只能依依不舍地离开。

    韩夫人瞧着儿子离去的背影,险些泪崩。

    “你怎么回来了?”

    韩夫人虽是单间牢房,但她和其他陶氏女眷隔得不算太远,彼此动静都能看到。

    她刚被狱卒送回来,耳边听到嫂子尖刻的嘲讽声。

    韩夫人唇瓣翕动,不想和对方争辩。

    “这张脸瞧着真晦气!”嫂子却不依不饶地嘲讽,“你都和韩文彬和离了,怕是人家这会儿正在物色新人入府,怎么会想着将你救出去呢。趁早死了这条心,免得青天白日地做梦。”

    “你该羡慕我有个孝顺听话的好儿子。”韩夫人心头怒火丛生,反唇相讥,“待这件事情了解,我再晦气,好歹还有两个儿子收留,给我养老送终。你呢,你怕不是要流落街头——”

    坐在一旁小憩的陶夫人睁开疲倦的眸子,好似被人踩到尾巴的猫,恶狠狠地呵斥女儿。

    诅咒大儿媳无人送终,这不是变相诅咒她也老无所依、流落街头?

    若非二人不在一个牢里,韩夫人怕是又要挨巴掌了。

    除了偶尔冷嘲热讽,牢内的气氛还算平静,牢外却是风雨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