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87:南盛,乱世之秋(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陶氏等士族被抄家下牢,触动不少人敏感的神经。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兴风作雨,八百万水军总教头已经教他们做人了。

    流言来得快去得也快,根本没有对姜芃姬造成任何损伤。

    “子孝果真是有本事,轻而易举便将隐患掐灭在萌芽之中。”

    亓官让轻摇羽扇,通过他摇扇的频率来看,他对卫慈是越来越满意了。

    “自然有本事。”姜芃姬嘿嘿一笑,“文证可以不信他的本事,总该相信我的眼光么。”

    她看上的人,条件能差到哪里去?

    听了这话,亓官让手中的羽扇蓦地一顿。

    他不知道该吐槽主公自恋呢,还是吐槽主公又强行给人喂狗粮。

    “主公的眼光自然是好的。不过……主公可还记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亓官让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凝重道,“子孝屡次三番坏人好事,暗地里不知被多少人记恨——”

    不说以往,光是这一回的举动就得罪不少士族权贵了。

    那些人不会立马就报复,但绝对会将这笔仇记在小本子上。

    一旦卫慈犯了什么错,必然会迎来光风暴雨一般的算计。

    纵使主公真心相护,卫慈也免不了吃苦头。

    亓官让的担心,姜芃姬不是不知道,但如今说这个还太早了。

    二人交换了一个目光,默契改了话题。

    亓官让问道,“主公打算如何处置陶氏等人?”

    “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呗,反正陶氏作乱的证据都是现成的,狡赖也狡赖不了。”姜芃姬叹了一声,“罚重了不公平,罚轻了无法震慑宵小。依我看,还是依律处置最公平……”

    亓官让道,“如此也好,省得又有人借此攻讦主公。”

    陶氏等人明面上的罪行比当年崇州那几户士族还严重得多,若是按照旧律处罚,罪魁祸首必死无疑,五服之内、年纪十岁以上男嗣全数发配边陲,三代不得入仕。这是关于男子的处置,女眷的处置相对宽松一些,男嗣妻妾以及未嫁女眷贬为庶人,已婚女子则不受影响。

    韩夫人虽已嫁人,但夫婿尚在,她属于和离返家,应该按照未嫁女的标准处理。

    这还算仁慈,要是搁在东庆时期,妻妾以及未嫁女眷都要贬入贱籍,充作罪妇。

    罪妇是个什么下场?

    大多进入军营当营妓,直至死亡。

    杨思捻着根牙签剔牙,说道,“啧,要是用私吞盐税、霸占盐务的罪名,最少也是个夷三族!孝舆那边带人算了十天半个月才将东西清算完,数额之巨,怕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东庆的律法大多研习前朝。

    大夏朝初年,皇甫丞相为了扼制贪污之风,对贪墨之人是毫不留情。

    按照贪污受贿的数额,制定了相当严苛的律法。

    贪一贯,黥面示众;贪五贯,流放千里;贪十贯,枭首示众;贪二十贯,剥皮揎草!

    除此之外,还有三十贯、五十贯、百贯三个档次。

    从这里开始,不仅贪污之人会被弄死,子嗣、妻妾一个都逃不了,最高一档对应夷三族。

    不说其他几家世家权贵贪了多少钱,光是陶氏一户,搜刮出来的银钱便是东庆鼎盛时期国库收入的四倍!超出最高档“百贯”多少倍了?莫说夷三族,夷他们九族都是绰绰有余!

    韩彧面无表情地道,“前无古人没错,后无来者就不肯定了。”

    杨思不由得打了个饱嗝,捻着牙签继续剔牙。

    韩彧简直看不下去了。

    将如此粗鄙的举动露于人前,杨靖容不会觉得脸红么?

    杨思当然不会脸红,吃饱了剔牙是正常的饭后消遣,多剔牙有助于缓解身心压力。

    他道,“听说,大侄子将他母亲接过来赡养了。”

    韩彧道,“她心气高,脾性傲,不可能待在象阳县,润儿应该会将她安置在上阳的私宅。”

    因为和离了,韩彧工作又忙,他只能将府邸事务交给心腹,还让儿子学着打理各项产业。

    他名下有几处宅子,韩润都知道。

    横向对比各个私宅的位置以及当地的经济情况,韩夫人多半去上阳郡了。

    去了那里也好,不太可能碰见以前的闺蜜圈友人,她一人住着也能自在一些。

    杨思揶揄道,“你心里闷儿清啊。”

    “一个是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子,一个是从小抚养长大的儿子,如何能不了解?”韩彧冷漠道,“你的牙剔完了,饭吃饱了,该来帮忙整理卷宗、做批注了。别闲着,不然上奏主公。”

    杨思蛋疼了。

    韩彧这是三岁小孩儿不成,动不动打小报告,真以为是耳报神转世呢。

    “摊上你这么个师兄弟,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

    嘴上嘟囔着,身体却很诚实,老老实实爬起来干活。

    他现在超怕韩彧告状。

    韩彧去告状,主公就知道他怠工了,主公知道,这意味着慢慢显怀的姜弄琴也知道了。

    这两个人知道了,杨思距离脱单就更加遥遥无期了。

    他幼稚地将毛笔重重戳进砚台,胡乱搅了两下,发泄过后才继续埋头苦干。

    韩彧轻叹。

    杨思工作能力没得说,若是这张嘴巴能别那么欠,那就完美了。

    相较于先前的婚姻法还有旧例可循,如今忙着的孩童保护法就困难得多。

    婚姻相关的卷宗能凑个千余份,韩彧能带人归类各个案件,有针对性提出保护条例。

    孩童相关的卷宗却很少,韩彧等人只能深入各个乡镇,从村民口中问出相关的素材。

    莫说虐童了,不少地方都有溺死女婴的习俗,父母缺钱将女儿当做货物,贩卖给人为奴为婢。灾荒之年,易子而食也不少见……这些都是犯罪,但有谁站出来指摘孩子父母了?

    父母不觉得自己有错,邻里也不觉得他们有错,官府这边又能有多少相关卷宗?

    孩子就是父母的个人财产,不论是打残、打死还是贩卖,怎么处置都不关官府的事儿。

    瞧着一份份搜集上来的素材,那些村民、父母以淡漠而又理所当然的口吻刺痛了他的眼。

    杨思余光瞥见韩彧的模样,心下暗叹。

    渊镜先生大概是仅次于卫慈的脑残粉了。

    一生最得意的四个学生,两个给姜芃姬玩命打工,另一个待定出仕。

    “若是吕徵也来了,估摸着能凑一桌打叶子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