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0:南盛,乱世之秋(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少年又说,“先前屠杀的南蛮尸体,大多就近丢入河中。如今天气炎热,尸体腐朽极快,必然增长水中的阴晦之物。学生以为……会不会是这个缘由,这才导致两军疫病蔓延?”

    花渊问他,“少主是这么想的?”

    “若非如此,为何先生和父亲近日的饮水都要煮沸才喝?”

    他不得不怀疑,如今这个局面都是花渊预算好的。

    开了这个口,少年接下来的话就容易说出来了。

    他继续道,“先前盟军诸侯排挤父亲,分拨的营地并不好,诸位将军颇为不忿,先生明知道我军营地距离水源较远,取水不易,为何二话不说应了下来,还派人打了好几眼井水?”

    花渊给出的理由很正派——

    大敌当前,我军应该以大局为重,这点儿小事不值得撕破脸皮、损伤和气。

    如今一想,细思恐极。

    安慛士兵的饮水大半来源于井水,另一半来源于河水,患病士兵比其他诸侯少了不少。

    少年握紧了拳头,目光复杂。

    “先前……提议屠光南蛮四部俘虏的人也是先生,这难道是先生一早就布好的局?”

    古代打仗对尸体的处理很暴力。

    要么挖坑掩埋了,要么直接丢进河里喂鱼,还有的直接暴尸荒野。

    姜芃姬每次打仗都要焚烧敌我双方尸体,搁在旁人看来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还给自己名声带来污点。让敌人尸骨无存也就罢了,连自己人的尸体都烧,这主公的心得多狠毒啊!

    如今一瞧,眼前这位先生有过之无不及。

    花渊轻笑道,“那是他们咎由自取,与旁人无关,我不过是顺势而为,没有刻意布局。”

    少年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花渊继续道,“本以为南蛮贼人是秋后蚂蚱,蹦跶不了多久,谁料他们却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死到临头还这般惹事儿,自然要另想对策。”

    少年问他,“那、那盟军呢?南蛮贼人死不足惜,可盟军士兵却……”

    花渊望向少年的目光带着几分失望。

    “这还不是为了主公和少主?”他道,“南蛮贼人一旦灭亡,盟军还能维持如今的现状?少主不妨参考参考东庆的湟水会盟,会盟期间勾心斗角,会盟结束你死我活。主公势力在南盛诸侯中间不算拔尖,若想在乱世苟活下来,自然不能让敌人得了先机!如今正是好机会!”

    少年脑中思绪乱成一团。

    花渊暗暗摇头,诸侯之争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伐蛮盟军因为外力而团结在一起,一旦外力消失了,必然会开始内斗。安慛粮草比其他诸侯富裕,旁人怎么会看着他成长起来?

    唯有先下手为强,这才能保持不败之地。

    隔天,少年又发现花渊刻意结交杨涛帐下谋士颜霖,“无意间”透露可能引发疫情的源头。

    少年更加迷惑了,花渊先生前一天还说要削弱暗算其他之后,为何第二天去帮杨涛了?

    花渊冷笑以对。

    “杨涛若亡了,谁来抵御野心勃勃的柳羲?”

    南盛和东庆之间隔着一个杨涛呢。

    对安慛而言,姜芃姬的威胁性远大于杨涛。南盛因为南蛮四部的蹂躏,早已元气大伤,东庆虽然也虚弱,但姜芃姬基本完成了统一,她一边修养,一边练兵几年,打个南盛还不简单?

    杨涛的存在很有必要,关键时刻能为安慛争取缓冲时间。

    南蛮四部医术落后,军营后勤简陋,根本抵挡不了瘟疫的肆虐。

    等盛夏过去,天气转凉,南蛮四部被疫病夺去性命的人数达到了二十万。

    伐蛮盟军这边情势稍好,杨涛那边找到疫情的源头,军医隔绝传染源,慢慢控制住了病情。

    尽管如此,盟军损失依旧惨痛,唯有安慛、杨涛两家诸侯保住了元气。

    正当南盛诸侯勾心斗角、互相防范的时候,姜芃姬也像陀螺一般忙个不停。

    感谢陶氏等人的“无私奉献”,姜芃姬又变成有钱人了。

    钱这种东西,唯有花出去才能赚更多钱,存在库房里只能生锈积灰。

    秉持这个理念,她一口气弄了好几十个建设项目,小到盖房子、修马路,大到修建水库、修缮河道、开垦荒田……不仅能吸引流民、提升治安,还能给百姓提供大量就业岗位。

    只要有活儿干、有钱赚,哪个百姓会想不开去造反惹事儿?

    咸鱼们却有意见了,他们习惯姜芃姬南征北战的状态,每天不是打仗就是在打仗的路上。

    如今呢?

    直播内容从热血争霸变成了温馨种田。

    怼天怼地的主播安安分分蹲在家里经营地盘,简直不像他们认识的主播啊!

    任凭咸鱼们如何咆哮,姜芃姬无动于衷,继续挥金如土般撒钱。

    说到撒钱,这就不得不提金鳞书院分院了。

    去年扩招名额,姜芃姬暗箱操作允许富商乡绅的子女进入金鳞书院,人数不多,但那些学生也是精挑细选的。这些孩子在金鳞书院读了近一年,学习效果显著。

    越来越多的人在暗中打听,金鳞书院何时继续扩招啊,他们好给孩子争取入学的机会。

    姜芃姬感觉火候差不多,顺势提出扩建金鳞书院、建立两所分院的提议。

    金鳞书院是风仁、程丞和渊镜几个的心血,她要扩建,自然要找他们的商议。三位大佬没什么异议,数年下来,书院已经摸索出一套比较成熟的教学方案,建立分院问题不大。

    姜芃姬笑道,“诸位先生如此通情达理,实乃天下学子之幸。”

    渊镜先生打趣道,“要老夫说,兰亭公的慷慨大方,才是天下学子之幸。”

    金鳞书院属于没有收入的教学机构,学生的校服、课本、笔墨、日常开销以及夫子们的薪水束脩都是公家出钱,逢年过节还有礼物。书院本身的地皮、建筑也都是姜芃姬掏钱弄的。

    确认过眼神,她是土豪无疑了!

    “说起这个,有件事情想和几位先生商议。如今库银充裕,建造三五个分院不成问题,但……这也不是维持书院运行的长久之计……我这里有个计划,想听听几位先生的意思。”

    风仁几个听了,心头一个咯噔。

    这话什么意思?

    难不成想让书院转型,自给自足?

    学生都是穷苦人家出身,根本付不起过高的束脩,更别谈学习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