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2:南盛,乱世之秋(十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柳羲莫不是穷疯了?真以为自己是上天之子,谁都要让着她、帮着她?”

    姜芃姬信心十足,外界的舆论却不看好她的计划。

    大多都是唱衰的,还有人冷嘲热讽。

    “谁知道呢?人家现在可是东庆说一不二的人,还不许她飘几天?”

    这话题成了近段时间八卦的宠儿,不论是贩夫走卒还是学生士子,总要指点一番才肯满足。

    有人说,“商贾逐利,骨子里都是铜臭味。他们将银子丢进水里还能听个响儿,出工出力出钱建什么金鳞书院分院,出钱的人有什么好处?啧,什么好名声好功德都让别人占了!”

    有人嘲笑着道,“建一所书院要多少白花花的银子?倘若是我,哪怕手里的钱多得烧手,我也宁愿埋起来留给子孙。白白拿出来给别人做好事儿,天底下哪有这么缺心眼的人?”

    有人道,“没准儿,兴许真有那种脑子缺一块的,为了阿谀逢迎,心甘情愿掏钱呢?”

    还有人说,“建一个书院要多钱?按照金鳞书院的规制,怎么说也要个十几万贯吧?金鳞书院的学生开销还大,数百个学生谁供得起的?笔墨纸砚这些先不谈,人家一日三餐都是一荤两素一汤管饱、一年四季各有三套衣裳、每月还有一百文零用……普通百姓逢年过节才吃个肉味,一套衣裳缝缝补补三年又三年……谁愿意当冤大头,出钱养这些能吃的学生?”

    民间百姓唱衰,一些不喜欢姜芃姬的士族也报以冷眼旁观的态度。

    众人目的差不多,全都等着看姜芃姬笑话。

    殊不知,暗地里已经有不少土豪想要捧着钱跪求姜芃姬了。

    奈何没有门路,只能干着急。

    生意做得再大,他们仍旧是最末等的商贾。

    姜芃姬是一方诸侯,哪是一介庶民想见就能见到的?

    没办法也要想办法!

    名额就这么两个,若是动作慢了被人捷足先登,他们才要捶胸顿足啊!

    众人使出十八般武艺,有人托关系找门路,有人近水楼台先得月,将目光转向了再读子女。

    他们没有官场上的门路,但他们的儿女在金鳞书院就读,书院的官二代很多啊!

    只要丰仪几个回去向亲人学一嘴,四舍五入等于告知姜芃姬啊。

    因为金鳞书院实行全日制教学,一月只能见一次,父母想见孩子也只能提前约好时间。

    于是,便出现了如下情形。

    “父亲这是作甚?女儿在书院不缺吃用,学院也不许学生穿私服,女儿用不上的。”

    女儿瞧着父亲身后如小山一般的礼品盒子,顿时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她在家中不怎么受待见,没想到父亲会这般关心她。

    父亲讪讪道,“这不是给你的准备的……为父想问问,你与那几位郎君娘子可认识?”

    女儿难掩失望,嘴上却道,“那几位郎君娘子?父亲指的是谁?”

    “自然是丸州那几位大人物的子女。他们不都是你的同窗么,你不认识?”

    女儿无语。

    金鳞书院依照学生年纪大小和课业进度分了不同年级,父亲说的那几位都是高年级学生,怎么算同窗?顶多算校友。看这个架势,她也知道自家父亲是有求于人,想让她搭个线。

    她道,“若是父亲有什么事情想请他们帮忙,女儿可以试一试,送礼贿赂就别了。”

    父亲急了,斥责道,“这叫人情世故,怎能叫贿赂?小女儿家家懂什么!”

    女儿道,“人情世故也不该送到几个学生身上,容易坏了名声,他们多半也不会收的。”

    父亲被噎得不轻,但又不得不承认女儿的话有道理。

    送礼是人情世故,说得难听一些也是贿赂贪污,人家未必缺这点礼物。

    女儿问他,“父亲找他们有什么事情?”

    “有消息说兰亭公要建立金鳞书院分院,为父想着家底还算丰厚,干脆捐一个,混个荣誉院长当当。数年之后,分院出来的学生还不得感念这份人情?这对咱们家有好处。”父亲道,“你那大哥才能平庸,二哥又是扶不上墙的,家里数来数去,唯有你出息一些,但你又是女儿身。为父这不是怕百年之后,他们守不住家业?如今能多谋划一些,他们往后也有保障。”

    商贾有钱但没权没势,往往只能想办法找门路依附旁人。

    虽有万贯家财却无保护家财的能力,若子孙败家一些,亲戚奇葩些,不出三代就落寞了。

    现在的世道又不太平,没个靠山撑腰,金山银山都有可能被人抢光。

    “女儿可以试一试,但不敢保证能行。”

    虽然是一个书院的学生,那几位也是平易近人的性格,但他们也不会和普通学生打成一团。

    怎么传话……她得好好想想。

    相较于托关系走后门,这条路子干练便捷,省去多少道中间商?

    丰仪便被多人盯上,他就将这事儿告诉了父亲丰真。

    丰真笑着揶揄儿子。

    “那些人可真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不都说挺有钱,求人办事也不给点儿好处……不懂事!”

    丰仪道,“收人贿赂、坏了规矩,往后同窗如何看待儿子?”

    丰真还想笑,万秀儿不轻不重地用扇子暗敲他的手,让他悠着点儿。

    他们老丰家好不容易祖坟冒青烟,养了这么一个好儿子,不能让丰真这货给祸害了。

    丰真这货也不正经,顺势摸了一把她的手,惹来万秀儿一记白眼。

    “你这性子,以后去当言官得了,准保奏一个得罪一个。”

    他这般风流完美,为何就生了一个木讷不知趣的儿子?

    丰仪道,“言官倒也不错。”

    以后天天奏自家父亲,谁让他满头虱子,一逮一个准!

    各家各户焦急等待回信,唯独姜芃姬这个大赢家稳坐钓鱼台。

    她派人搜集这些人家的背景消息以及家产评估,一个一个看过去。

    咸鱼观众也陪着她精挑细选,挑了大半天,某条咸鱼提了一个疑问。

    【今晚吃火锅】:不是说价高者得么,主播你这样是想私下PY交易啊。

    姜芃姬道,“你们看我像是为了五斗米折腰的人?明面上说是竞拍,但也不是有钱就能拍下资格的。如果花大价钱砸下一个名额的人是黑心商人,我不是祸害百姓,砸了自己招牌?”

    她说得理直气壮,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若非咸鱼了解她,还真被她演技骗过去了。

    另外,那是五斗米么?

    那是数十万贯的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