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3:南盛,乱世之秋(十九)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

    有能耐将生意铺大的商贾,他们的眼界自然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

    正当这群人为了门路而煞费苦心的时候,某人已经提前一步见到了姜芃姬。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崇州崔氏家主——崔煜。

    外人提及崇州崔氏,无一不说他们的家主崔煜目光如炬。

    为何?

    因为崔煜在姜芃姬势力还未坐大之前就在她身上押了重注。

    正因为这一次选择,让原本徘徊在二流和三流之间的小家族一跃成为崇州势力的领头羊。

    投靠姜芃姬之前,崇州崔氏原本只是外人眼中的骑墙派,靠着和北疆的生意发家致富,一直被人瞧不起。姜芃姬入主崇州之后,面临北疆的威胁以及崇州境内本土士族的打压。

    崔氏不惧局势,毅然选择支持姜芃姬,事实证明崔氏的豪赌赌赢了。

    作为奖励,崔氏从姜芃姬手中获得竹纸和宣纸的售卖权,两方合作满五年,崔氏还能获得两种纸张的制作秘方。靠着这个生意,崔氏这几年赚得盆满钵满,地位更是水涨船高。

    听闻姜芃姬要弄什么招商引资建设金鳞书院分院,崔煜马不停蹄就赶过来了。

    幸好,崔煜听到消息的时候在丸州不远处的商铺盘查生意,不然的话,黄花菜都凉了。

    姜芃姬听到崔煜拜访的时候,颇为惊讶地道,“他不在崇州待着,怎么来丸州了?”

    直播间咸鱼一脸懵逼,时光太久远了,咸鱼换了一批又一批,他们忘了崔煜是谁。

    幸好,直播间还有一群常驻大佬,他们都是直播做笔记的好学生。

    【鬼才郭奉孝】:崇州崔煜?有点儿印象,好像是崇州崔氏家主,我记得他字重焕来着,因为这家伙总让我想起袁崇焕。说起来,这位仁兄好些年没在直播间露过脸了——

    【偷渡非酋】:崔煜不跳出来,我都要忘了他是谁了。

    老咸鱼一副“他乡遇故知”的态度引起了萌新咸鱼的好奇。

    【萨拉米鸡翅】:崔煜是谁?颜值咋样?年纪几何?

    【贫道看你菊花有毒】:当年东庆地动,主播救了一个被母亲临死前护在身下的婴儿,那个婴儿就是崔煜的儿子。后来主播利用这个孩子和崔煜搭上线,拉拢崔氏,打压崇州其他士族,反客为主才掌控崇州。崔煜么,年纪应该和丰真差不多,已婚有子,长得还行吧。

    咸鱼们内心冒出同一个疑惑,崔煜此番前来的目的是什么?

    难不成也是为了争夺分院名额?

    不管咸鱼多么好奇,答案还是要等见到人才能揭晓。

    数年不见,岁月并没在崔煜脸上留下深刻的痕迹,反而添了几分深沉稳重。

    姜芃姬开门见山问他,“重焕怎么来丸州了?”

    她是个大忙人,时间很宝贵,没空和卖关子。

    崔煜也习惯了姜芃姬的直白,他道,“因为去年收上来的账目有些地方对不上,所以前些日子都在外头盘查店铺,偶然听闻主公准备修建金鳞书院分院……不知此事可是真的?”

    姜芃姬似笑非笑地望着崔煜,“自然是真的,难不成重焕也有这份心思?”

    咸鱼们忍不住屏息,总觉得气氛不太对劲。

    崔煜跑来投资,这不是好事儿么,为何主播不太开心的样子?

    “崔氏经营多年,略有薄产,倘若主公不弃,自当奉上,以解燃眉之急。”

    姜芃姬笑道,“重焕的消息可落后了,我前些阵子宰了陶氏那几头肥羊,怎么会短缺银两?”

    崔煜露出松快的浅笑,温和地道,“原来如此,那是煜多虑了。”

    二人说完,原先莫名紧张的气氛又消散无形,闹得咸鱼们一头雾水。

    【音乐家诸葛琴魔】:你们忘了崔氏的身份?如今的崔氏已经是崇州首屈一指的势力,以前有钱,如今还有权有势,又颇受主播信任,包揽不少赚钱生意。如果再让崔氏染指金鳞书院分院,以后分院出来的学生就是崔氏最天然的人脉。这些学生都是主播耗费重金和时间打造出来的人才,不可能成为普通人,再不济也是一方小官,有能耐的说不定是封疆大吏。

    倘若崔氏有点儿野心,结党营私的难度可比旁人小得多。

    崔煜过来试探姜芃姬,见她没有让崔氏染指这方面的意思,这才改口的。

    咸鱼听完大佬的分析,不由得大呼社会。

    这年头看个直播间也需要智商了么?

    崔煜毕竟是自己人,姜芃姬也没有过于苛待对方。

    婉拒崔煜加入混战,她又将书院、官府的纸张供应生意交给崔煜。

    随着造纸技术慢慢完善,每年消耗的纸张也在直线上扬。

    小作坊的制作模式已经无法满足这么大的需求量,正巧姜芃姬和崔煜五年合作时间也要到了,届时会将纸张制作秘方交予崔氏。等崔氏大赚一阵子,再将秘方彻底公开,让民间其他商贾也能分一杯羹。制造纸张的商家多了,生产量上去的同时,市场价格也会慢慢降下来。

    最终受益的还是普通读书人。

    听到姜芃姬的决定,崔煜的表情好了不少,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重焕家的孩子也在书院上学?我记得那个孩子叫福寿吧?”

    对于福寿这个寓意好但俗不可耐的名字,崔煜只能维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没办法,这个名字是他向姜芃姬求来的,再俗也要用着。

    “犬子已在书院求学两年,夫子教导细心,前阵子寄来家书,说是考了个班级前三。”

    姜芃姬由衷夸奖一句,“前三?那真是不错,重焕后继有人呐。”

    崔煜想到姜芃姬如今还是单身狗,连个子嗣都没有,他只能默默微笑倾听,不敢接话。

    外界正等着看姜芃姬的笑话,谁料崔氏在这个节骨眼儿出现。

    得知崔氏也没拿下名额,众人继续冷笑围观,一群家大业大的商贾坐不住了。

    崔煜是姜芃姬的心腹,人家要来争名额,他们真的毫无希望啊!

    于是乎,托关系走后门更勤快了,正当他们心急如焚之际,姜芃姬这边公布了具体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