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4:南盛,乱世之秋(二十)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外界等着看笑话,谁料报名当天,有些家底的商贾几乎要将报名处的门槛踏平了。

    “这、这天下还真有钱多烧手的?”

    “啧啧,有钱人的想法,咱们平民百姓不懂。数十万贯说丢就丢了,怎么就不心疼呢?”

    某些人百思不得其解,还有人恶意揣测造谣。

    “嘿,说不定是兰亭公知道没人来,特地聘请戏坊班子的人过去客串了。”

    有人造谣,自然也有人出来辟谣。

    “什么戏坊班子的人客串?戏坊班子的伶人,你们哪个没有见过?俺刚才偷偷瞧了一眼,你们猜俺看到谁了?以前的老东家也在!俺的老东家可是陈氏商铺的大当家,做生意可多了,米铺、布庄、食肆、酒肆……你们往前走两条街左拐那家布庄就是老东家开的,只伺候贵人。”

    “嘿!得了吧,你一个赤脚的糙汉子,还见过陈氏商铺大当家?”

    周遭百姓群嘲,那个汉子气得面红耳赤,但他不善言辞,根本说不过别人。

    另一头,百姓眼中的有钱人——陈氏商铺大当家也乖乖按规矩排队报名。

    瞧瞧左边,生意场的老熟人,瞧瞧右边,生意场的老对头,顿时头大如斗,心里没个底儿。

    不止他头疼,他的老熟人和老对头也头疼。

    狼多肉少,僧多粥少,名额只有两个,参与竞争的人却有四五十个。

    看样子,胜出只能靠财力硬拼了!

    不少人暗中咬牙,打算大出血抢一个名额,孰料负责人却说这只是第一阶段。

    众人茫然了,这才是第一阶段?

    负责人道,“分院虽挂着分院的名字,实际上与主院并无两样。分院的学生也是未来的栋梁,名声不能有损,遴选荣誉院长当然要慎之又慎。家产底蕴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信义’二字。财者,取之有道。合义取利、安分经营、公平竞争,绝不做违法乱纪,坑害百姓之事……”

    一旦拿下名额,基本相当于半个官家人了,哪怕子嗣无法入仕,一样会受人尊敬。

    姜芃姬的意思很明白了——

    老娘不是看中你们口袋里的钱,更加看重你们的名声,名声不好的,再有钱也要滚!

    众人一边激动一边战战兢兢,忍不住绞尽脑汁回想自家生意有没有违法乱纪的地方。

    商贾么,有人靠着黑心生意短时间谋取暴利,也有人靠着诚信和努力慢慢扩张生意。

    听到负责人的话,不少商贾默默松了口气,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另一拨人可就难过了,恨不得时光回溯,将黑历史扼杀在摇篮。

    负责人道,“我们会派遣使者暗中查访,还请诸位勿要作假。”

    众人一脸菜色。

    要是不想办法作假,怎么能瞒天过海?负责人又适当透露姜芃姬想要扶持商贾的打算,尽管没松口允许商贾入仕,但众人也看到了希望,自然不敢奢求更多,美滋滋回家等消息了。

    只要过了第一关,说明剩下的人都是诚信经营的好商人。

    官府认证,说出去也能在百姓中间刷一波好感度,稳赚不赔。

    外界一脸懵逼地看着。

    没想到天底下真有钱多烧手的败家子儿,还不止一个,一串人上赶着给姜芃姬送钱呢!

    这也就罢了,偏偏姜芃姬还挑三拣四,不符合条件的人没资格求着她收钱。

    真是可气!

    经过堪比选秀一般的遴选,姜芃姬考虑各方面条件,终于选择两家作为此次活动的幸运儿。

    陈氏和孙氏两家大商行雀屏中选。

    孙氏喜极而泣,退役的老当家杵着拐杖,颤颤巍巍开了宗祠感谢祖宗庇佑,又哭又笑,让人不禁担心这位老祖宗的身体。陈氏这头的反应也镇定不到哪里去,他们不仅开了宗祠还摆了三天的流水宴,不论身份地位,皆可入席。哪怕是一串乞丐来了,同样能入席吃酒。

    姜芃姬还亲自见了二人,商议分院住址的事儿,两个当家紧张得语无伦次,手脚都在抖。

    整个过程,基本是姜芃姬提议,二人说“是”、“好”、“没问题”、“兰亭公做主即可”……

    兰亭公面前,他们只需要带嘴就行了,脑子不用带来。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小插曲,关于分院地皮的事儿。

    地皮是姜芃姬的,但两家还要出钱向姜芃姬购买,一次性付清一百年租金。

    因为不是良田,所以价格不贵,两百多亩土地也用不了几个钱。

    直播间咸鱼分外心疼这两个老实人,姜芃姬摆明着宰人嘛!

    被宰的人还要笑嘻嘻地说好,主动洗干净自己的脖子和大砍刀,忐忑等待姜芃姬来宰他们。

    【葡萄提子】:心疼得看不下去了,这两人堪称年度最佳老实人!

    咸鱼们心疼他们,二人却喜不自胜、乐在其中。

    姜芃姬道,“分院事宜,等弄出章程,我会派人联系二位,若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若无意外,分院应该会在下个月的黄道吉日开工,预计能在明年年中完工……你们付出甚多,难免忽略后辈的学习教育……家中若有资质不错的后辈,不妨试着送去分院看看……”

    二人听后,激动得想落泪,一颗心彻底落地了。

    刚刚投资呢,他们便看到了秋收的希望。

    姜芃姬将两个感动落泪的中年男人打发走,还没清净一会儿,外头说柳昭求见。

    “阿姐,阿姐,你救救小弟呀!”

    柳昭刚过来,一个乳燕投怀的动作扑向姜芃姬,后者冷漠避开,顺便伸脚一绊。

    柳昭毫不意外地摔了个踉跄。

    他委屈道,“阿姐……”

    柳昭的目光写满了“你冷酷你无情你无理取闹”,说好的姐弟爱呢。

    姜芃姬道,“说罢,什么事儿?难不成又没零钱花了?”

    柳昭道,“在阿姐看来,小弟就是这么不堪造就的货色?这次真是十万火急的大事!”

    “说人话。”

    柳昭道,“父亲要来了,前脚信刚到,后脚人就来了!”

    柳佘?

    姜芃姬凝眉,“父亲来了?怎么没人通禀我?”

    柳昭道,“阿姐不是在忙正事么?小弟也是等了半个时辰才见到你的。”

    姜芃姬起身弹了弹衣袖,平静道,“我去见父亲,你要来么?”

    柳昭抖了抖,苦着脸道,“倘若父亲责问小弟先前逃婚的事儿,阿姐你可得帮弟弟兜着。”

    姜芃姬道,“放心,你的命我盯着,谁也夺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