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5:南盛,乱世之秋(二十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柳昭忍不住感动地道,“阿姐,你刚才的样子贼迷人!”

    姜芃姬眉头一挑,笑摸狗头。

    小子,眼光不错!

    直播间咸鱼忍不住给柳昭的求生欲点赞,为了小命,这小子什么违心的话都说出来了。

    【星渊喵喵】:说来也凄惨,柳昭小弟似乎是第一个赞美主播迷人的异性吧?

    【飘零羽觞】:主播,看你十年推不倒一只青蛙,要不换个攻略目标,德国骨科了解一下?

    【纤云飞星】:噫!冷门CP终于被注意到了么?宝宝就贼喜欢女王阿姐VS狗腿阿弟的CP。主播和阿昭弟弟相处的时候,感觉她周身的气场都变得柔和了,贼喜欢他们的相处模式呢。

    【一夏际星】:主播果然是主攻,不论CP是谁都能攻起来。不过阿昭弟弟太弱了,不喜欢。

    柳昭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小媳妇一般跟在姜芃姬身后,一想到要去见柳佘,他就更怕了。

    “阿姐,你猜父亲来丸州为了什么呀?”

    姜芃姬笑道,“你上次不是逃婚了么?兴许这次过来是旧事重提吧?”

    柳昭吓得左脚绊了右脚,若非姜芃姬扶了一把,说不定就要上演平地摔神技了。

    “阿、阿姐……你别吓小弟啊,父亲安排的人……小弟不喜欢……”

    姜芃姬平淡问道,“你不喜欢他安排的人,那你喜欢谁呢?不管怎么说,你如今这个年岁也不小了,若是还单着,房内没个伺候的女人,外人只会说我这个姐姐做得不好,苛待弟弟。”

    柳昭顿觉头皮发麻,阿姐这个问题简直是送命题啊,怎么回答都不好。

    “小弟、小弟也没喜欢的姑娘啊……”柳昭忍不住扭捏道,“小弟还小,你多留小弟两年!”

    姜芃姬意味深长地轻哼一声,不置可否。

    姐弟二人见到柳佘的时候,柳佘正与古蓁对坐对饮,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梨花酿的芬芳。

    “姐夫酿酒的手艺和姐姐相差无几了。”

    古蓁身穿居家常服,略施粉黛,瞧着比实际年纪少了好几岁,正应了那句——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她对面的柳佘仍是一身黛青色儒衫,鬓发染灰,眉宇间带着几分轻松惬意。

    他道,“相差无几不代表着一般无二,终究还是不同的,酿不出她的味道。”

    二人正说着,姜芃姬带着又怂又弱的柳昭入内,对着二人行了家礼。

    柳昭也乖乖跟着照做,恨不得将娇小的身子藏进阿姐壮硕魁梧的阴影之中。

    “父亲,母亲。”

    古蓁微笑应下,柳佘却冷冷哼了一声,手中酒盏当得一声放在桌案上,吓得柳昭心肝轻颤。

    姜芃姬道,“父亲怎么突然来了?好歹提前告知女儿,方便女人派人出城迎接父亲。”

    柳昭见姜芃姬开口了,暗自庆幸目标转移成功,谁料柳佘却逮着他不放。

    “为了孽子婚事而来,区区家事而已,你忙你的正事要紧,用不上兴师动众。”

    柳佘点漆般黑沉的眸子似隐藏骇人的锐刃,看得柳昭浑身不自在,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他怕柳佘怕极了,要不是有姜芃姬在前面挡住一部分,柳昭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当众出丑。

    “为了阿昭的婚事?”姜芃姬偏首看了一眼可怜巴巴的柳昭,说道,“夫妻姻缘还看缘分,阿昭还想游戏人间,不愿意成家,父亲何必强求他?倒不如让他耍着,年纪到了就想安定了。”

    玩个三四年,等柳昭玩累了,自然会想着去找个老实人当接盘侠。

    柳佘道,“兰亭总是这般护着他,宠得他不知天高地厚!婚姻大事自然由父母做主,他也不看看自己今年几岁了,整日玩闹不知安定,何时才能独立成家,不做你的拖累?”

    姜芃姬无所谓地道,“女儿自认为有点儿底蕴,莫说一个昭儿,再来十个也是养得起的。”

    柳昭感动得眼泪汪汪,阿姐——

    这绝对是亲姐,为了亲弟正面杠父亲柳佘。

    柳佘叹道,“若说养,为父也养得起,不缺他一口饭吃。”

    他这次过来就是想办妥柳昭的婚事,算是了了一桩心愿。

    姜芃姬见他态度坚定,只能改口问柳佘。

    “父亲心意已决,女儿也不好阻拦、拂了父亲的好意。关于昭儿的婚事,父亲可有人选?”

    柳昭热忱的心脏瞬间哇凉,阿姐一定要顶住压力啊!

    柳佘白了一眼柳昭,没好气道,“人选倒是有几个不错的,脾性家世也相当,只是……为父还得先问问这孽子有没有心仪的女子,不然的话,上一次为何一声不吭就逃婚至丸州。”

    柳昭一下子成了在场众人的焦点,吓得他心肝直颤。

    他略显底气不足地道,“儿子……的确有个心仪的女子,但……”

    姜芃姬并不意外将,柳佘追问道,“但什么?莫非还是有夫之妇?”

    “程丞先生家的幺女。”柳昭鼓起勇气道,“偶然见过几次面,可……这只是儿子单相思,人家还不知道儿子心思呢。儿子也不知道程先生有没有给她定亲,一直不敢说出来……”

    姜芃姬道,“早知你是这个心思,为何不早些说出来,阿姐也好为你去和程先生说一说?”

    柳佘冷漠道,“他哪配?”

    “柳羲的亲弟弟,没有谁是他配不上的。”姜芃姬笑道,“阿昭,你回去等着消息吧,我到时候去程丞先生府上探探口风。如果那位程娘子还未婚嫁,这桩婚事未必不能成。”

    柳昭一脸懵逼,他觉得……

    柳佘和姜芃姬的位置,似乎调换了个儿。

    按照他的计算,难道不是柳佘极力保媒,阿姐反对或者在一旁和稀泥么?

    程丞先生的女儿,以柳昭目前的身份而言,政治上很尴尬,的确不大般配。

    柳昭被姜芃姬打发走,古蓁也识趣地将空间让给父女二人。

    姜芃姬坐在古蓁刚才的位置,取来一只干净的酒盏,自顾自饮道,“父亲怎么突然来了?”

    这个问题,她问过一遍。

    第一遍的时候,她还开着直播间。

    第二遍的时候,她将直播间关了。

    柳佘道,“为了柳昭这个孽子而来。”

    姜芃姬笑了笑,“我以为父亲已经放弃阿昭了,任由他孤身一人待在危险重重的环境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