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7:南盛,乱世之秋(二十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柳佘的面上露出几分惊讶和诧然,姜芃姬平静地看着他的脸,一瞬不瞬。

    “这事情对你很重要?”

    柳佘一边眉头轻扬,望向姜芃姬的眼神带着几分复杂。他不是八卦的性子,但他也蛮好奇古敏所知那段历史里头,最后有幸摘得这多高岭之花的男人是谁。他也怀疑过亓官让,但自打亓官让娶了魏渊长女之后,柳佘便将这个人选从名单划除了,如今——他有些不肯定了。

    难不成亓官让往后还会丧妻,数年之后二人才暗中修成正果?

    若是这般,卫慈又该怎么摆放?

    姜芃姬不知道柳佘的脑洞,淡漠道,“坦诚,这是结盟该有的基本态度。”

    “我没有派人杀他。”柳佘摇头否认,倏地想到什么,他又不肯定地道,“不过,我也不敢保证真没有。万物生灵皆有七情六欲,他也不例外,但他高傲而自负,将七情六欲视为累赘,主动舍弃了这部分情绪,这部分情绪最后化为了独立的‘柳佘’。虽说独立了,但二者同出一源,对方又保留着实力。若他想神不知鬼不觉地借用我的手做什么,我丝毫察觉不到。”

    柳佘无比痛恨这种状态。

    对方曾趁虚而入,操控这具身体,活生生掐死了刚分娩不久的古敏。

    不止是古敏,先前早夭的两个嫡子,怕也和对方脱不开关系。

    柳佘不敢去想……

    古敏临终前有多么绝望怨恨!

    她一向是个聪明伶俐的人,系统主体要杀古敏,多半是因为古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这才招来杀身之祸。例如……两个嫡子死亡的真相,主体生怕古敏说漏了嘴,这才下杀手。

    姜芃姬道,“那场刺杀,文证伤了左手。据他说,那批刺客的举止很奇怪,不像是真要他的命,更像是在试探什么。我起初怀疑是你派来的人,为了试探文证是不是我的软肋。”

    柳佘不解道,“软肋?”

    姜芃姬说,“我最信任、最不设防的人,那便是我的软肋。”

    柳佘诡异地沉默了会儿。

    “恕我直言,这种人不可能存在吧?”

    “做人总该有梦想,说不定就猜到了呢?”姜芃姬语气仍旧维持一贯的平静,好似说出的内容和“今日是晴天”一样寻常,她道,“我怀疑你,自然有我的理由。你与我摊牌结盟之前,你难道不是我的敌人么?作为一个正常的父亲,没有谁会喜欢一个孤魂野鬼占据女儿的身躯和身份,理所当然地占去了她的一切,凭借这些混得风生水起吧?若我是这个父亲,我会一拳头捶死那个恬不知耻的外来者。我也曾怀疑过,柳羲并没有死,她还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等我一统天下,站在天下最尊贵的位置,你会让她回来占去这个身躯和身份……”

    柳佘和姜芃姬的立场从来都是对立的。

    姜芃姬占了柳佘女儿的身体,柳佘心知肚明的情况下,凭什么喜欢她?

    仅仅是因为她能做到柳羲一辈子也做不到的霸业?

    柳佘可不是古蓁,他未必将功名利禄放在眼中。

    二人能揭开虚假面具,平心静气地交谈,不过是因为他们有相同的敌人,不得已结盟罢了。

    随着姜芃姬的叙述,柳佘一贯平静的表情出现了丝丝裂痕。

    “人死亡之后,需要一定时间才能让精神彻底消散,但我进入这具身体的时候,身体是温热的,换而言之有人在极短时间内收走了真正的柳羲。柳羲前脚刚走,我后脚就来了。收走柳羲的人是谁,似乎不用多想。我当然有理由怀疑你和那人沆瀣一气,达成了某种互利互助的协议。每日面对‘杀女仇人’,还要装得气定神闲,上演父慈女孝的戏码,你的专业素养毋庸置疑。”姜芃姬用“果然如此”的口吻道,“我这番胡乱猜测不是没有根据,对吧?”

    柳佘哑然以对,半晌才反唇相讥。

    “明知我对你有恶意,你还能气定神闲配合我演出。不愧是未来的宸帝,的确令人敬佩。”

    姜芃姬道,“阴谋之所以令人恐惧,重在一个‘阴’字,未知的危险才是最令人防不胜防的。你对我而言,属于‘已知’。与此同时,你还不知道我对你的‘恶意’。你说谁更该害怕?”

    柳佘:“……”

    他是真的无言以对了,本以为够重视姜芃姬,谁料眼前这人比他预想中还棘手。

    姜芃姬道,“说着说着,我突然很好奇一件事情,亲爱的盟友能解答一二么?”

    柳佘:“……”

    他能说拒绝么!

    继续聊下去,他真怀疑自己和姜芃姬结盟的决定是对是错。

    某种程度而言,姜芃姬比系统主体还要可怕得多。

    “你作为系统分离的一部分,你放弃和他合作,放弃让柳羲回来占据我的身体的计划……总该有一个理由吧?倘若理由不够充分,我真怀疑你是诚心与我合作,还是故意诈我?”

    柳佘静默了许久,这个问题他拒绝回答,但姜芃姬也能猜得出来。

    对于柳佘而言,有什么比女儿柳羲、儿子柳昭更加重要的人?

    这个人能让他放弃与系统合作,转而找姜芃姬当盟友,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

    古敏!

    “古敏的死和系统主体有关?”姜芃姬笃定道,“你先前说过,系统主体占据你身体,用你身体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你也毫无所知。我不妨大胆猜测,莫非是那家伙用你的身体伤害古敏……更甚者,杀了她?你知道真相,所以才会毅然决然推翻以前的计划,与我结盟?”

    柳佘余光瞥到她身上,冷冷地道了一句。

    “你可闭嘴吧!”

    明知道这是不能触碰的伤口,仍旧锲而不舍地踩上几脚……

    如果不是对方实力强,绝对会被人套麻袋,乱棍打死!

    “看样子我都言中了。”姜芃姬不意外地道,“因为这具身体是你女儿的,所以我们的立场对立,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等系统主体伏诛,你如果不想死的话,最好给自己找条后路。”

    一旦系统死了,姜芃姬没了后顾之忧,她会亲手拔除所有的隐患。

    希望柳佘别做什么触动她底线的事情。

    不然的话,她不会手下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