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8:南盛,乱世之秋(二十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柳佘道,“话不要说得太满。哪怕你我结盟,如何轻而易举杀掉一个与神比肩的人?”

    “神?呵——”姜芃姬冷漠道,“丧家之犬罢了!除了狺狺狂吠、东躲西藏,还会做什么?”

    柳佘:“……”

    说得有理有据,他无法反驳,毕竟系统主体目前的状态的确如此。

    柳佘面无表情地道,“既然如此,多余的废话我也不多说了,祝你好运。只盼你能得偿所愿,莫要与我一样,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痛失所爱……我说错了,你也许根本就没‘所爱’。”

    姜芃姬托腮道,“谁说的?我这般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可人儿,怎么可能是单身狗呀。”

    柳佘忍无可忍地道,“你可闭嘴吧!”

    姜芃姬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她还是头一回看到柳佘近乎崩溃的模样呢。

    柳佘道,“据目前所知的消息来看,那人藏匿在你的身边,极有可能在你亲近之人的身上。”

    一个不慎,姜芃姬便会失去对方,看她还笑得出来笑不出来。

    “我当然知道,我也大致锁定了目标。没有人可以从我手中抢走我的东西和人!”

    姜芃姬说得自信又自负,柳佘忍了忍,终究还是没说出打击嘲讽的话。

    辞别柳佘,姜芃姬提着忐忑种蘑菇的柳昭离开。

    “阿姐,你和父亲谈了什么呀?父亲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

    姜芃姬道,“谈了一些成人的事情,小孩子别多问。”

    柳昭瘪了瘪嘴,努力按压内心的好奇,免得好奇心害死猫。

    “关于程家幺女的事情,你是认真的?”

    姜芃姬口气愉悦,没有不快的意思,柳昭却不敢大大咧咧应下。程家幺女的父亲可是程丞,程丞在整个丸州集团占据的隐形分量,柳昭也不敢去沾惹,免得惹来不必要的猜忌。

    柳昭苦涩道,“那不是、那不是为了搪塞父亲逼婚么?再说了,程家幺女如今年岁也不小了,哪里会没有定亲啊,小弟不过是随便一扯,当个挡箭牌罢了。父亲不会久居丸州,等他回去崇州养老,小弟就算逃出生天了。阿姐,你莫非嫌弃小弟开销太大,急忙将我赶出去吧?”

    柳昭在崇州啃柳佘,在丸州啃姜芃姬,每月的月例可不低。

    他有理由怀疑姜芃姬是嫌弃他太能花了。

    姜芃姬没好气地踢他小腿,速度慢、力道轻,不然柳昭非得断腿不可。

    “柳昭,你是不是个男人了?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顾虑那么多做什么?”

    姜芃姬抬手搭在他肩头,一副哥俩好的架势。

    “你若喜欢,我立刻上门给你说亲,你若不喜欢,我立刻上门让程先生给她女儿去说亲。免得男未婚女未嫁,你生出别的心思。”姜芃姬毫不留情地道,“过了今年,怕是要出征攻打南盛了,没个一两年回不来。等我回来了,兴许人家的孩子都会爬会走了,你真不后悔?”

    柳昭不说话,姜芃姬一手摁着他脑袋,将他摁得弯了腰。

    “年纪小小,心思不少。成人的事情,你少掺和,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就行。”

    姜芃姬从来都是孤身一人,她也没有兄弟姐妹,柳昭这个又怂又弱的小子,倒是格外讨她喜欢。柳昭和她没有利益冲突,这小子也没对她产生过恶意,姜芃姬自然不会容不下他。

    不说别的,光是看在古敏这个脑残粉的面子上,她也得心慈手软两分啊。

    姐弟俩走了一段路,柳昭支支吾吾地挤出几个字。

    “那、那就麻烦、麻烦阿姐了……你去帮小弟问问,她许了人家没啊。”

    姜芃姬笑道,“要是许了呢?”

    “那就问问,她对未来夫家喜不喜欢。”

    姜芃姬又问,“要是喜欢呢?”

    “那就问问,她未来夫家是不是短命的。”

    姜芃姬笑问,“如果是个长寿的呢?”

    “那就问问,她有没有考虑生个女儿什么的……”

    姜芃姬道,“如果只生男孩儿呢?”

    “阿姐,你这是要逼死小弟啊。”

    姜芃姬说,“你要真有这方面的爱好,我现在就可以就地捶死你。”

    别活着祸害人了。

    柳昭打了个哆嗦。

    这能怪他么?

    分明是阿姐先皮的,他不过是见招拆招罢了。

    姜芃姬最近也不是很忙,第二天便备了厚礼上程丞府上拜访。

    程丞夫妇不知所以,正暗自猜测她的来意呢,不曾想听到姜芃姬提到了府中的幺女。

    夫妇二人皆是人精,怎么会不明白姜芃姬的来意?

    这是打算给庶弟柳昭说亲事啊。

    哪怕柳昭是庶出子,奈何这小子知道抱大腿,婚姻市场上面,还挺炙手可热的。

    “兰亭公的意思,老夫已经知晓。柳三郎君自然不错,老夫也曾见过。”程丞道,“儿女姻缘虽是父母做主,但也要看孩子们的意见。倘若小女有意,老夫自然愿意与兰亭公攀个亲家。”

    程丞先生的女儿自然是定过亲的,不过定亲不久就黄了。

    当年,黄嵩明里暗里希望程丞依附自己,奈何程丞有脾气,不肯答应。

    谁料亲家趋炎附势,他们见程丞拒绝了黄嵩,生怕黄嵩迁怒自个儿,主动找了借口退了婚事,险些没把程丞气个晕厥。后来,程丞在姜芃姬这边站稳了脚跟,姜芃姬的发展也是一日好过一日,亲家又厚颜贴上来了。直说自家儿子心悦她女儿,整日茶饭不思,非卿不娶,程丞又被恶心了一把。因为这个事儿,程丞夫妇也不好给女儿继续说亲,干脆再留两年。

    柳昭这小子,程丞也见过。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柳昭没什么野心,一个“富贵闲人”是跑不掉的。

    家庭结构简单,主公也开明,自家女儿嫁过去不用受委屈。

    程丞心里很满意。

    他也没隐瞒姜芃姬,主动说了这桩细节。

    姜芃姬道,“这无妨,本就是这些人厚颜无耻,他们再敢胡言乱语,以后找个理由打发了。”

    程丞在丸州的地位不低,但实权是真的没有多少、他还是耿直之人,难怪小人欺负他。

    只要程家幺女点头,这桩婚事便算稳妥了。

    他以为要磨一番嘴皮子,谁料他刚说,女儿便答应了。

    “女儿,这毕竟是终生大事,为父也不强求你如何,全看你喜好,你要不再考虑考虑?”

    答应太快,他有点方。

    “柳昭么,女儿也是见过的,脾性不错,倒也不失可爱,总比旁人好拿捏一些。”

    总归要成婚,她也不忍父母为自己的婚事发愁,碰见个合乎眼缘、后台又硬的,嫁了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