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399:南盛,乱世之秋(二十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阿姐、阿姐,程娘子那边怎么说?有没有定亲?有没有喜欢夫家?夫家短命不短命?有没有想要生女儿的打算?”姜芃姬刚回来,刚翘着小脚一摆一摆的小子立马厚颜凑了上来。

    姜芃姬没好气地一巴掌将他拂开,这小子这么皮,根本就是皮痒了!

    “渴了!”

    她冲着柳昭一挑眉,狗腿小弟连忙给她端茶倒水,捏肩捶腿,殷勤无比。

    姜芃姬满意地道,“定亲是有定亲,不过那桩婚事早就黄了,最后反而便宜你了。若是没有其他意外,这桩婚事十拿九稳。只要程先生那边给了准话,我过几日让人挑个黄道吉日,派冰人上府给你说媒。程先生那边家教森严,三书六礼一道都不能出错,你也收敛一些……”

    柳昭那小脸笑得跟春花一般荡漾,各种不要钱的甜话张口就来。

    要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未必能忍得住这张小嘴的诱惑。

    奈何,姜芃姬是他阿姐,所以后者不仅没有心脏砰砰乱跳,反而给他糊了一巴掌。

    “聘礼呢?想好了没有?”姜芃姬面无表情地问他。

    柳昭茫然地啊了一声,旋即目光灼灼地望向她,要是能兽化,兴许能看到他背后不停摇动的狗尾巴。姜芃姬啧道,“阿昭,莫非你连娶媳妇的老婆本都想阿姐掏腰包吧?”

    “阿姐,你就可怜小弟吧。”柳昭理所当然地道,“阿姐,你看小弟身无长处,除了吃喝玩乐,其他一概不会,弱小可怜又无助,还能吃。你不养小弟,小弟一家子都要喝西北风的。”

    姜芃姬没见过这般厚颜无耻的,顿时又气又笑,恨不得再给他脸糊一巴掌。

    “娘给你留下的资产,你打算藏到什么时候?”

    姜芃姬单刀直入地问。

    别以为她不知道古敏去世之前给柳昭留了一笔丰厚的遗产,对她而言不算多,但对于柳昭而言,荣华富贵一生却是没问题的。这小子又不缺钱,整天跟自己哭穷,要不要脸?

    柳昭本想装傻,但一瞧见姜芃姬什么都门儿清的眼神,他就知道自己的秘密根本兜不住。

    “唉,娘留下了金山银山,小弟也只会坐吃山空啊。”他无奈地道,“另外……小弟明面上只是一个母家低微的庶出子,一下子弄出那么多钱,难保无人怀疑……阿姐帐下人精太多了,小弟生怕自己浪大了,他们就冷不丁要了小弟的命……小弟心里也是很苦很苦哒,嘤嘤嘤!”

    说起这个,柳昭心里苦得不行。

    除了当个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坐吃山空的废柴,他做啥都有性命危险。

    入仕不成、经商不行,柳昭再不想办法磨着姜芃姬养自己,他晚年拿什么养老?

    嘤嘤嘤(╥╯^╰╥)

    宝宝心里苦!

    姜芃姬失笑道,“你这么说,你是想我对外恢复你嫡出三子的身份?”

    柳昭听这话,吓得快要一蹦三尺高。

    他庶出身份都被这么多人盯着,要是恢复成嫡出,还是与阿姐一母同胞的嫡出,信不信他活不到第二天朝阳升起?亓官让、杨思、丰真几个都是吃素的?他们真会设计谋杀他的!

    “阿姐,你就饶了小弟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帐下的人精多么可怕?他们真会杀人的!小弟好歹也是你一母同胞的胞弟,大家有点儿姐弟爱好不好?”柳昭恨不得给姜芃姬跪下了。

    姜芃姬忍不住揉眉道,“站起来,别那么怂!”

    柳昭正气凛然地道,“这不叫怂,这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姜芃姬没好气道,“我明儿个找父亲给你讨要聘礼去,他出一半我出一半,好歹是程先生的掌上明珠,聘礼若是寒酸了,难免给人轻慢的印象。得罪谁不能得罪文人,面子要做好了。”

    柳昭支支吾吾道,“找父亲讨要……这……不太好吧?”

    姜芃姬抬脚给柳昭一下,不由得发怒来了一句。

    “你是他儿子又不是我儿子,儿子娶亲他不出钱,哪里有这么好的事情。”

    柳昭抱着她的腿道,“长姐如母,阿姐了解一下?”

    姜芃姬冷着脸,一手提着柳昭的衣领将他拖了出去,丢开、关门,一气呵成。

    柳昭躺在地上打滚儿闹了一会儿,见姜芃姬没有心软,这才幽幽叹了一声,翻身仰躺在地上,扭头望了一眼外头灿烂的阳光和湛蓝的天幕。看着看着,唇角不由得勾起淡淡的弧度。

    “娘——保佑儿子得偿所愿吧。”

    阳光绚烂,他慵懒地眯了眯眼,保持仰躺的姿势,四仰八叉地小憩了。

    往来侍女瞧见他的模样,纷纷轻笑着绕开。

    没多久,柳府即将大办喜事的事情传了出去,众人都知道姜芃姬的庶弟要成婚了。

    “成婚便成婚,不过是一个庶子罢了,主公何必这么纵着他?”杨思趴在一堆堆竹简书海中滚了一圈,眼底熬出的浓浓黑眼圈几乎要媲美卫慈养的食铁兽了,“不怕养大了野心。”

    韩彧听了眉头大皱,见杨思又在偷懒,极佳的涵养险些破功。

    他恨不得一脚踢翻旁边堆积如山的书简,好让杨思被书简活埋,为世间除一大害。

    “那个柳昭文不成武不就,妻族又是程先生,他无法借力,无法对主公构成威胁。”韩彧冷静地分析道,“倘若连这般无用的庶弟都容不下,不知外界会如何诋毁主公,你酸就直说!”

    杨思一下子就炸了。

    他哪里酸了?

    他酸什么了?

    他像是那种人?

    韩彧冷冷一笑,“听闻姜校尉已经显怀,每天还去军营点卯呢。”

    人家宁愿挺着大肚子到处晃悠,任凭外界猜测孩子父亲也不和杨思成婚,杨思可不就酸了。

    杨思气得拔光了毛笔笔头。

    嘤嘤嘤(╥╯^╰╥)

    怎么谁都欺负他?

    今天的依旧忙碌呢。

    杨思将秃头的毛笔叼在嘴边,摸索着从笔架上取下另一只,叹了一声,继续埋头苦干。

    旁人的反应和杨思韩彧差不多,有人嗤之以鼻,有人冷漠以待。

    奈何主公对柳昭的婚事上心,众人也不好挑唆什么,只能默默等着婚期临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