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00:南盛,乱世之秋(二十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家大业大,准备一份聘礼当然不难。

    柳佘总是左一个“孽子”,又一个“孽子”,但也做了准备,各项聘礼一应俱全。

    程丞是女儿出生就开始给她攒嫁妆的,如今女儿也这么大了,该有的嫁妆只多不少。

    男方聘礼和女方嫁妆都妥当了,接下来的事儿也就好办了。

    按照寻常士族的婚嫁流程,最少也要大半年的准备时间,但考虑到目前的局势,不得不将婚礼提前。从说媒下聘到最后的迎娶新妇子过门,前后只用了一个多月。时间紧迫,但婚礼半点儿都不紧迫,男方的聘礼、女方的嫁妆,晒得围观百姓啧啧惊诧,主公很宠爱庶弟啊!

    “柳三郎的婚礼便是这般架势了,等兰亭公成婚了,那场面不得盛大到载入史册了?”

    百姓有些抓心挠肺,兰亭公的庶弟都成婚了,为何兰亭公还没半点儿意思?

    若非姜芃姬是高岭之花,他们做梦都想给姜芃姬说媒,早早脱单抱娃。

    “嫁什么嫁?天底下有哪个男子有本事娶兰亭公?如今这般不是挺好么?”

    有几个年轻女郎不悦地顶嘴两句。

    兰亭公嫁给谁都是玷污好么,倒不如自己去娶,三宫六院任卿选择。

    “配是没人配得上,但这么单着也不是个事儿……”

    众人赞成没人能配得上姜芃姬,同样不赞成她一直当单身狗。

    远的不说,只说近的。

    十数年之后,兰亭公拼下的偌大家业要传给谁?

    不传给自己的崽儿,反而传给旁支或者庶弟的崽儿?

    谁甘心啊!

    人活一世,拼死拼活,不就是为了自己和子孙后代?

    有人嗤笑嘲讽道,“你们这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兰亭公还未成婚,这不意味着她没有入幕之宾吧?前朝衡善帝姬豢养面首美男五十四人,兰亭公还会比不过那位帝姬?不管孩子以后是谁的,只要是兰亭公的,照旧能延续血脉,哪有便宜外人之说?咸吃萝卜淡操心!”

    附近的百姓不说话了,莫名感觉这个说辞很有说服力啊。

    婚宴之上,两位新人含羞带怯,姜芃姬见了,不由得露出一副“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

    饶是柳佘一向对柳昭没什么好脸色,今天也露出了几分笑意。

    “成家之后便是大人了,作为一家之主,行事言行皆要慎重,不得像以前那般鲁莽蠢笨。”

    柳佘想了半天,说出口的话仍旧夹枪带棒。

    柳昭道,“谨遵父亲教诲。”

    柳佘将一早准备好的礼物给了两个新人。

    这是多年前古敏准备的。

    他对柳昭的感官很复杂,起初怨怼柳昭夺走古敏性命,毕竟他一直以为是怀了柳昭才导致爱妻丧命。为了保住柳昭、瞒过所谓的命运,他不得不将嫡子记做庶子,多年以来不曾刻意关注。等柳昭长大懂事了,他再想亲近弥补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和算计。

    等柳佘知道古敏真正的死因,他面对柳昭不仅有愧疚,还有一种想要逃避的冲动。

    他和古敏孕育三子一女,二子一女皆殇,唯有柳昭真正长大成人,成婚成家。

    倘若阿敏能瞧见这幕,那该多好。

    柳昭不知父亲的心理活动,他今日是新郎,喜得忘了所有的烦恼。

    “阿昭败家,你当妻子的累一些,府里府外多多上心,多管着他。他要是不听话,记得找我。”姜芃姬这番话真不客气,好似一盆凉水将柳昭浇了个透心凉,“我帮你揍他。”

    柳昭:“……”

    嘤嘤嘤(╥╯^╰╥)

    真是好阿姐,这到底是讨弟媳妇呢,还是嫁弟弟呢?

    姜芃姬冷冷嘲讽,“你这么败家,没人给你看着钱袋子,你打算月初风光,月末喝西北风?”

    柳昭这小子生来就是享受的命。

    穿衣穿最好的,每件衣裳穿之前都要用昂贵的香薰一阵才肯穿,各种配饰都是价值不菲,每日三餐必须要三素三荤三汤,外出能坐车就不下地,拉马车的马还是血统优良的骏马……

    一月花销六百贯。

    六百贯是个什么概念?

    张平几个技术宅,年薪也就万贯,约等于年薪七百万。

    柳昭这个混小子一年花销七千两百贯,约等于五百零四万……

    这个时代的物价说高不高,说低不低,比起直播间那个位面的古代是高了不少,但比直播间的现代还是低了很多呀。一年零花钱五百零四万,姜芃姬没有捶死这个弟弟,算是真爱了。

    姜芃姬知道柳昭碍于情势,只能安安分分当只米虫。

    以前被弟弟啃也就罢了,要是在加上弟妹以及未来的侄子侄女,姜芃姬私库要被啃空啊。

    柳昭被怼得生无可恋,倒是一旁的新妇子忍俊不禁,全然没了刚才的紧张和忐忑。

    婚宴流程刻板而无趣,姜芃姬喝了新人敬酒,闲得无聊到处张望。

    丸州很久没有这么大喜事了,众人喝得有些高,姜芃姬也佯装不胜酒力,混在一群醉鬼中间,偷偷摸摸将醉眼微醺的卫慈偷了出来。二人待在府外院墙的阴影下,她偷偷亲了卫慈。

    “今日瞧见文证他们的孩子都那么大了,这时间过得真是快呢。”

    卫慈抬手揉了揉发红的脸,勉强走稳了步子。

    “主公也想要了?”

    他知道姜芃姬很喜欢孩子,前世便是如此。

    姜芃姬叹道,“我是想要,你又不给。”

    卫慈道,“时机不对,怕是慈愿意,主公也不能要。”

    对于孩子这个问题,卫慈心里既期盼又有些排斥。

    今生的孩子,会是他记忆中的姜琰和卫琮么?

    姜芃姬道,“说的也是,你那么好,我怎么舍得你暴露在敌人的视线之下。”

    卫慈疑惑地偏首望他,不解其意。

    姜芃姬道,“以后会知道的,我送你回府,记得喝点儿醒酒汤。”

    她将卫慈送回府,抱着对方又亲了一会儿,这才恋恋不舍离开。

    姜芃姬道,“时间过得再快一些,到时候就没那么多顾虑了。”

    卫慈听着她的话,不由得哑然失笑。

    月上中天,夜幕低垂。

    这个寂静的夜晚却发生了一桩让姜芃姬震怒的事情。

    卫慈遇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