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01:卫慈遇刺(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郎君这么瞧着妾身做什么?”

    新妇子满面红光,水润乌黑的眸子带着令人心悸的微光,瞧得柳昭不由得害羞挪开视线。

    “夫人今夜甚美。”柳昭有些不自在地道,“……平生所见最美之人。”

    周遭红烛摇曳,柳昭瞧了一眼装着合卺酒的匏瓜,匏瓜被一分为二,瓜柄以红线相连,两边各盛着一清酒。他不自然地咽了咽口水,略显局促地邀请新上任的夫人同饮合卺酒。

    “时辰不早了……夫人不如先饮了酒,宽衣早些就寝吧……”

    话刚说完,羞涩的红晕从脖颈向上蔓延,爬到了耳根、额头,些许薄汗冒了出来。

    坐在对面的新妇子矜持笑笑,声音温柔娇羞,“听郎君的。”

    二人伸手拿起一半匏瓜,微微倾斜上身,看似简单的动作,柳昭却紧张得连手指都在颤抖。

    “喝、喝完了……”柳昭局促地抓着袖子,眼睛瞟了瞟屏风后的床榻,“夫人不如歇了?”

    新妇子轻笑着点头,柳昭仿佛受到了莫大鼓励,上前将她打横抱起。

    庆幸怀中的妻子体重不重,不然柳昭未必能抱得起来。

    没过多久,洞房内响起衣裳滑落的摩挲声,还有新人略显暧昧的细微动静。食髓知味,柳昭又是初次开荤,显然不知道“节制”是什么,折腾了许久才抱着怀中温软的躯体准备歇息。

    两个新人还没睡多久,外头倏地传来阵阵急促而慌乱的脚步声,惊醒了刚刚入眠的柳昭。

    “夫人先睡,我去看看。”

    柳昭安抚新婚妻子,径自取来一旁挂着的外氅,披在身上起身开门。

    “不看看今晚是什么日子?”柳昭这会儿又困又累,脾气自然控制不住,新婚之夜被人喊起,别提多委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是不是什么大事情,明儿找你们算账的——”

    仆从急忙地道,“郎君,发生大事了。”

    “什么大事?”

    柳昭这会儿有些清醒了,内心闪过一丝不详的预感。

    仆从急得上火,语速飞快地说出了消息,吓得柳昭什么睡意都没了。

    卫慈遇刺,还被人抛尸巷口……

    柳昭一听腿就吓软了,卫慈是什么人,他心里多少清楚的。

    “人、人死了?谁刺杀的?”

    柳昭已经不敢去想自家阿姐如今的表情了。

    仆从哪里说得清楚啊,丸州谁都知道他是兰亭公的心腹之一,没想到会在兰亭公庶弟大婚之夜遇刺,浑身是血抛尸距离柳昭府邸不足半条街的巷口,这事儿谁能料得到呢?

    柳昭记得上火,急忙回房间换上一身常服,离去之前还叮嘱夫人的陪嫁丫鬟照顾好她。

    “备车,去卫慈先生府上!”

    等柳昭赶到的时候,卫慈府邸附近有不少人手巡逻,府邸灯火通明。

    “阿姐,卫先生——”

    柳昭没有受到阻拦,等他抵达卫慈府邸正厅,发现里头或坐或站着不少熟人。姜芃姬帐下九成心腹都到场了,没到场那几个也是在其他州郡发光发热,将有限的精力投入无限的工作。

    “怎么了?”姜芃姬听到动静,抬眼看了他一眼,“不在新房陪新人,来这里凑什么热闹?”

    柳昭瞧见姜芃姬的模样,心中一惊,刚迈出的右腿僵在门内。

    “阿姐,听说卫先生遇刺——小弟才过来瞧瞧,凶手抓到了?”

    姜芃姬立在厅内,长发披肩,除了肩头盖着件宽大的外衫袍子,内里只穿了月牙白的寝衣。

    寝衣被人血染红,尽管大部分血液已经凝固,慢慢从鲜红化为深红,仍旧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这些血是谁的,柳昭心里有数了,要么是刺杀卫慈的刺客的,要么就是卫慈本人的。

    “凶手?没有抓到。”

    姜芃姬怀中抱着斩神刀,神情看着格外阴冷,分明是黑白分明的眸子,愣是给人布满血腥的错觉。柳昭隔着老远都能感觉到某种名为“杀意”的气场,吓得他脊背寒毛揭竿而起。

    “那卫先生……阿姐……节哀……”

    柳昭小心翼翼地踮着脚进屋,找了个比较安全的角落入席落座,不敢凑到姜芃姬面前找抽。

    这种状态的姜芃姬,她一巴掌挥过来都能让人尸首分家。

    柳昭可不想刚刚娶了老婆就让她守寡嘞。

    姜芃姬冷声道,“节哀什么节哀,人还没死呢!”

    柳昭眸子亮了一下。

    人没死?

    那为何仆从说卫慈遇刺,被人抛尸巷口?

    过了一会儿,郎中背着医箱过来复命。卫慈身上的伤口不算致命,但失血严重,若非姜芃姬发现得早,让他流血多流小半刻钟头,这条小命也是捡不回来的,如今侥幸捡回一条命。

    “何人如此歹毒?”渊镜先生愤然道,“这分明是要置子孝与死地!”

    周遭的住宅的主人都是丸州高层,对外的守卫比较森严,各处每隔一刻钟都会有人巡逻。

    卫慈遇刺之后被丢在巷口,正好是上一波巡逻离去不久,距离下一队巡逻还有一刻钟。

    等巡逻人员发现卫慈,怕是尸体都凉了。

    众人没有追究为何是姜芃姬第一个发现卫慈,哪怕追究了,她也不会细说的。

    “先生,时辰不早了,子孝这边的事情有我派人盯着,抓到凶手会第一时间告知先生的。”

    姜芃姬劝说渊镜先生先回府休息,毕竟也算上年纪了,姜芃姬也舍不得他熬夜。

    卫慈这里有她盯着就好,所谓的凶手是不敢再来的。

    不——

    兴许根本没有众人以为的凶手。

    姜芃姬把卫慈送回府邸之后回了自己家,刚洗澡换好寝衣,她发现卫慈离开了府邸。

    没过多久,她发现卫慈的生命气息在异常下滑,立马提着斩神刀就杀过来了。

    从头到尾,除了倒在血泊中的卫慈以及蹲在他脚边不停挠地的食铁兽,她没有发现第二人的气息。姜芃姬看到卫慈的模样,蓦地有种坠入冰窖的错觉,似乎浑身热血要凝出冰霜。

    食铁兽迅速爬到她脚下,抱着她的腿嘤嘤叫个不停。

    姜芃姬将寝衣的袖子撕成布条,迅速给卫慈紧急止血,抱着他回去,喊了郎中过来。

    听到消息的人陆陆续续赶来,众人都被这桩事情吓到了。

    柳佘姗姗来迟,他刚出现,姜芃姬如刀子般的眼神便往他身上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