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03:卫慈遇刺(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又来?

    子系统一号没好气地道,“姜芃姬,你是几年没来大姨妈,那些血都冲到脑子里了吧?”

    子系统二号也很怂,但一号都开口给它壮胆了,它跳出来怼两句也没事儿。

    “你上次跑来威胁我们,貌似也说要送我们上西天的,真以为西天是你家开的?”

    两个子系统配合默契地嘲讽。

    姜芃姬囚禁他们多年都没有动手,它们渐渐也安心了,哪怕姜芃姬提着斩神刀来势汹汹,它们还是不相信姜芃姬会真正下手。她不怕系统主体了?舍得两个位面的直播间咸鱼了?

    哼,雷声大点,雨声小点,谁怂谁是小狗!

    子系统默默给自己打气,谁知本该炸锅的姜芃姬只是微微勾唇冷笑,看得它们眼皮直跳,心里没来由地发慌。姜芃姬站在不远处,斩神刀出鞘,白锃锃的刀身带着令人胆寒的冷芒。

    子系统一号干巴巴地道,“喂——给点反应啊,你这样我们很方的。”

    姜芃姬偏头冷笑,如黑墨一般的披肩长发从肩头滑落至身前,浓密的黑发遮住小半张脸。

    “如果你们出事了,你们的主体会有感知吧?”

    不同于平时的元气满满,姜芃姬此时的声音听着更像是生锈许久的钝器互相摩擦,听得人头皮发麻。两个子系统被这个阵势吓到了,甚至还有种抱一起瑟瑟发抖、互相取暖的冲动。

    两个子系统嘴犟道,“我们怎么可能知道?你想知道,不妨试试呗。”

    姜芃姬呵了一声,应和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子系统一号懵了一下,那股不详的预感越发浓烈。

    她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呵,自然是要你命的意思!

    “你疯了——”

    不等子系统一号尖叫着试图挣扎逃跑,姜芃姬已经提刀近前。

    平日平淡无奇的斩神刀,刀身居然泛起淡淡的蓝光,跳动着令人胆寒的诡异能量。

    这种诡异能量对普通生物没多大作用,但对纯能量和精神结合的虚拟生物却是致命的。

    子系统一号不过是主体的一部分,连系统主体都不敢和斩神刀硬碰硬,更遑论小小切片了。

    “我不管所谓的系统主体要做什么、算计我什么,他是要抢夺我的成果还是要我的命……我都无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千不该万不该,他不该动我的人,还是最不该动的人!”

    姜芃姬抽回刀,发现子系统一号并没有如她预料般消散,凝实的精神能量团居然化作千千万万缕蓝光,被斩神刀鲸吞龙吸一般蚕食干净,原先锃亮光洁的刀身浮现一部分残缺的图腾。

    她瞧了一眼,倏地冷笑一声。

    那个位面巡逻商人赠送自己斩神刀,怕也是存了利用的心思。

    斩神刀没有彻底斩杀子系统一号,反而抹去了精神波动,吸纳了它的精神能源……

    子系统二号瞧了,声音尖锐地咆哮道,“姜芃姬,你做了什么?”

    居然真的动手了?

    姜芃姬瞥了一眼,冷漠道,“这把刀被人做了手脚,似乎只有囚禁的作用……你们被囚禁在这里或者在刀里,似乎没什么区别……这么失态做什么,等会儿不就可以去见你伙伴了?”

    “囚你麻痹啊——”子系统二号崩溃地咆哮道,“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那把斩神刀的确没有将子系统一号彻底斩杀,但却抹去它的独立意识,再将剥离出来的纯正精神能源尽数吸收干净。这么解释比较复杂,换一种通俗的例子——子系统一号是一个有自我意识的大活人,斩神刀抹掉了它的自我意识,将它的灵魂打回了最原始的形态吸走了。

    姜芃姬瞧着它的反应,阴郁的心情好了一些。

    “你的反应这么激烈,看样子斩神刀对一号的伤害比直接斩杀它还要严重一些?”

    子系统二号压抑住脱口而出的回答。

    姜芃姬的猜测是正确的。

    “不急,我这就送你和它团圆!”

    她冷笑一声,干脆利落出刀,刀身的蓝光比方才更耀眼一些,顷刻之间吞没了二号的惨叫。

    等斩神刀吸收子系统二号,姜芃姬凝神探查刀身,发现里面多了一股极为精纯的精神能量。

    除了这股精纯的精神能量,她还发现附近有一团淡淡的白色雾状物体。

    二者之间还有一条极细的管子,仿佛一根笔直笔直的吸管,白色雾状物体正努力通过这根插管汲取精神能量……每次吸收,白色雾状物体便会颤抖一下,发出一声微弱的“砰”声。

    她研究了一会儿,半晌也没进展,干脆退出了精神脑域。

    姜芃姬蓦地睁开眼,敏锐嗅到空气中的血腥浓了两分。

    过了一会儿,耳边传来柳佘颇显无奈的声音。

    “你要是醒了,不如来看看,你的小情人不太对劲。”

    姜芃姬一个激灵,急忙道,“子孝怎么了?”

    卫慈的脸色比刚才苍白了许多,额头冒出了豆大的汗水,汗水滚滚落下,阴湿了枕面。

    他的神色极其痛苦,若非柳佘正摁着他不让他乱动,怕是刚包扎好的伤口又要崩裂了。

    “不知道,你刚才闭眼打坐之后没多久,他差点儿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了。”柳佘刚说完,不由得抱怨一句,“这人瞧着跟女人似的,果然还是个男人,力气倒是比寻常女人大不少。”

    姜芃姬问柳佘,“然后呢?”

    “呕血了,你没看到他半张脸都要被他的血糊光了?这样子真像是中邪——”

    说着,柳佘一个跨身虚坐在卫慈身上,摁住他的四肢。

    姜芃姬瞧了一眼他的姿势,忍住给柳佘也来一刀的冲动。

    “我刚才斩杀了两个系统分身,主体有所预感。他动不了我,便拿子孝开刀了。”

    柳佘蓦地反应过来,惊诧道,“这么说来,那家伙现在就在卫慈身上?”

    姜芃姬白了他一眼,“如果不是这样,我为什么要将三样东西都给子孝挂上?”

    两枚法印和阴阳玉佩都能禁锢系统主体,姜芃姬是打算关门打狗了。

    柳佘听后,冷汗不已。

    他不由得嘲讽一句,“你对卫子孝可真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