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05:卫慈遇刺(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太傅?

    子孝?

    姜芃姬偷偷朝下张望,果然看到老成不少的卫慈。

    此时的卫慈瞧着也就三十来岁,浑身带着成熟男子的魅力,一袭湖蓝儒衫,身姿挺拔,点漆般的黑眸仍是她熟悉的味道。只是……此时的卫慈已经蓄胡了,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虽不浓密,整体瞧着也不邋遢,但却遮掩了三分美色,多了几分稳重严谨,少了几分年轻活力。

    对于颜控比较厉害的姜芃姬而言,她还是喜欢白面无须的卫慈。

    蓄胡有什么好的呀?

    用膳容易弄脏嘴角,清理起来麻烦,亲热的时候还会扎人。

    姜芃姬蹲在房梁上暗自嘟囔,下头三人好似没发现她这个大活人,径自说话。

    福寿正惴惴不安呢,听到熟悉的声音,蓦地抬头,眼泪汪汪地看着女孩儿。

    他用带着哭腔的声音给女孩儿行礼。

    “福寿给殿、殿下姐姐请安——”

    女孩儿笑得温和,“私底下就不用这么多礼了。福寿刚才是在祭拜‘生母’?”

    哪怕她穿着富贵,地位超然,此时却像个可爱温柔的邻家大姐姐,福寿一下子就被治愈了。

    福寿委屈地点了点头,小脸惨兮兮的,白胖的手指纠结成一团。

    没有父亲的允许擅自出府给出身低微的生母购买祭品,还在院内焚烧祭拜,本就是大忌,这会儿还被登门做客的太女殿下撞了个正着,不知道父亲会多生气。福寿人小但情绪敏感,光从府中仆从对生母之事避之如蛇蝎,他便知道父亲不喜欢生母,连对方祭日都不记在心上。

    他不想生母在地下孤单,但也不想被父亲厌恶,一时间进退两难。

    “福寿很孝顺呢。”太女殿下笑着揉了揉他脑袋上的小揪揪,温和地道,“私下祭奠倒也没什么,不过呢,表达孝心的方式有很多种,若是被外人瞧去了,难免会对太傅声誉有损。”

    福寿眼泪汪汪地道,“会这样嘛?”

    “最近几日,百姓都忙着陛下的降诞日,那可是举国同庆的日子。”太女殿下叹道,“你在府中私下祭奠烧祭品,知情的人说你孝心可嘉,不知情的人却会觉得你其心可诛——懂么?”

    福寿哪里知道这个呀?

    他连生母祭日也是偶然得知的,

    降诞日虽是重大节日,但他年纪小,只知道这一天府上格外喜气,连一向清冷如水的父亲也会露出些许笑容,去年还抱着他去看夜市花灯——殿下这么一说,他才知道生母祭日撞了陛下的寿辰。福寿挠了挠小脸,认认真真跟殿下姐姐道歉,严肃表示自己吃教训了。

    “这就对了!不是说给逝者烧纸钱才是孝顺,福寿好好听太傅的话,跟着太傅认真学习,长大之后当栋梁之才,你的‘生母’泉下有知,心里也会欣慰的,福寿觉得对不对?”

    福寿不知所以,郑重地点头。

    “殿下!”

    一旁的卫慈略显不赞同地出声打断二人对话。

    “太傅这般小心谨慎做什么?福寿往后若是成材,胸怀青云之志,太傅还能束缚他一辈子不成?”太女长生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严肃道,“孤待他如亲弟,往后自会多多关照的。”

    卫慈神情复杂,福寿哪里晓得太女和父亲彼此间的眼神交流?

    他握拳道,“那福寿也要像父亲一样学富五车,成为名士,以后去当太傅!”

    长生脸上的笑容略微一僵,她颇为遗憾地捏着福寿胖乎乎的脸蛋。

    “这可难了呀。丰攸比你学识渊博多了,哪怕当太傅,你也得赢得过他才是。”

    福寿沮丧地嘟嘴。

    他知道丰攸是谁,那个总是在背地里捏他脸蛋,说他长得胖的病秧子!

    他不喜欢丰攸,但父亲时常在他面前夸丰攸如何如何好,这对他的幼小心灵是个莫大打击。

    “为什么一定要赢过他才行?”福寿道,“他比福寿大了那么多,不公平。”

    长生殿下双手环胸,笑着道,“因为他是孤内定好的。”

    福寿道,“因为他是殿下姐姐的伴读?”

    长生道,“多少和这个有关,不过最重要的一点——他讨孤喜欢呀。”

    福寿沮丧道,“福寿就不讨殿下姐姐喜欢么?”

    长生搓着福寿的胖脸,“你这傻孩子,孤对福寿的喜欢和对丰攸的喜欢不一样的。”

    喜欢不就是喜欢么?

    福寿当然不懂。

    唯二两个懂的人又不能说什么,只能表情同步地挂上冷漠的笑。

    卫慈暗搓搓打算找丰真算算账。

    他怎么教儿子的,殿下今年才几岁?

    姜芃姬则打算回头挑拨万秀儿,掐死丰真的零用钱,让他彻底变成苦行僧!

    长生笑着哄住了福寿,让卫慈带着福寿去换一身干净衣裳,准备出府游玩。陛下生于花朝节,所以降诞日和花朝节重合。民间活动又多又热闹,算是一年之中最热闹的节日之一。

    “阁下可以下来了?”

    哄走了卫慈和福寿,长生面上的笑容倏地收敛干净,目光直视房梁。

    姜芃姬翩然跃下,长生下意识退了半步,瞧见姜芃姬的面容,眼底闪过些许惊艳。

    “番邦之人?你躲在梁上有什么目的?”

    不同于中原风格的相貌轮廓,脑袋还顶着一头张扬的火红色头发,活像是顶着一簇篝火。

    不用看也知道,这绝非是中原人该有的颜值。

    长生还想细问,蓦地瞧见她腰间佩戴的斩神刀,不由得大怒。

    “擅闯宫闱的小贼!”

    偷东西也就罢了,还偷到一国之君的头上,这番邦人胆子很大啊!

    二话不说,长生便想动手,守在屋外的护卫也冲了进来,姜芃姬当然是脚底抹油直接撤。

    长生年纪不大,但武力不俗,只是她这点儿本事还不够看。

    姜芃姬逃之夭夭,长生盯着她逃走的方向目光复杂。

    “派人拦截各处城门,一旦发现这个红发番邦人,立即擒拿!若有反抗,格杀勿论!”

    长相如此醒目,走到哪里都认得出来!

    居然潜入宫中盗窃母亲的佩刀……这个贼人胆大包天!

    “福寿参见陛下。”

    等长生跑去和卫慈等人会合,正巧瞧见福寿费劲儿得弯腰作揖,险些一个倒栽葱往前栽倒。

    福寿口中的陛下是个容貌颇盛的女子,瞧着也才三十出头的样子。

    她笑着扶住福寿,顺手将他抱了起来颠了颠重量,福寿害羞地用胖手捂脸。

    “福寿可以自己走。”

    女子笑道,“福寿若是自己走了,朕就闻不到福寿身上好闻的奶香了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