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07:卫慈遇刺(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姜芃姬每说一个字,冒牌货的脸色都要黑上一分。

    普通人的精神脑域很弱小,他挥挥手就能撕破,给原主造成不可逆转的精神伤害。

    卫慈的精神世界却相当稳定,仿佛一个坚固的牢笼,让进入其中的生物无法突围。

    哪怕卫慈是重生一回的人,他的精神脑域顶多比常人强大一些,但也达不到这种程度!

    这像是什么?

    这像是一个早就设计好的陷阱,等待猎物主动上钩!

    谁是猎人,谁是猎物,一目了然。

    “你以为你杀得了我?”

    冒牌货见状,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姜芃姬丝毫不受影响,斩神刀险险地从对方脖颈前掠过,留下一条鲜红长丝。这点伤势搁在普通人身上也就比蚊子叮咬重一些,冒牌货却像是被烈火灼烧一般,面色迅速苍白起来。

    “姜家的崽子——”冒牌货咬牙切齿道,“早知如此,当年就该斩尽杀绝!”

    姜芃姬听后,眸光泛起了几分危险。

    她不在意自己的身世,但不意味着身世有隐情的情况下不会追根究底。

    “你已经是第二次提及‘姜家’了,什么意思?”

    合着,眼前这个冒牌货也曾和她一样来自同一个世界?

    见姜芃姬攻势稍有缓和,他露出恶意满满的笑。

    “什么意思?意思就是——我杀了你全家呗!”

    什么?

    姜芃姬露出一丝错愕,整体动作出现了一瞬的僵硬。

    有破绽!

    冒牌货心中一喜,转守为攻,直袭姜芃姬的要害。孰料这是姜芃姬故意卖的破绽,不仅没让冒牌货得手,反而翻转刀柄,刀锋由上至下将冒牌货的手洞穿,狠狠戳在地上。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说话了。”姜芃姬露出恶劣的笑,一脚踩着对方的背,防止对方咸鱼翻身,一手锢着冒牌货的下颚,迫使对方不得不抬头看着自己,“你刚才说的那句杀我全家是什么意思?你也知道的,斩神刀对付普通生物那就是一把平平无奇的刀,对付你这种由纯能量和精神结合的虚拟精神生物却是致命的,哪怕是道小伤口,也能造成巨大的伤害。”

    冒牌货哼了一声,无视了姜芃姬的威胁,不作回答。

    姜芃姬道,“啧,你还挺硬气么?真铁了心不肯交代?”

    说着,她握着刀柄的手在地上碾了两下,刀锋搅开了冒牌货手上的伤口。

    以伤口为中心,冒牌货双手由实体转变为凝实的精神能量,再由精神能量转为蓝光,再被斩神刀贪婪地汲取干净。姜芃姬清楚看到冒牌货眼中一闪而逝的恐惧和绝望——

    “你要是交代了,我兴许还能留你一命。”

    她用诱惑小盆友的口吻去哄骗冒牌货。

    冒牌货冷哼一声,当然不会相信姜芃姬的话。

    “你嘴硬不说,你以为我就没办法知道我想知道的东西?”姜芃姬俯下身,足尖略微用力便踩断了对方的脊椎骨,抬手锢着他的脸冲向自己,冷笑道,“你别忘了,这里是子孝的精神脑域,你我皆为精神意识凝固的虚体。若一方弱势而另一方强势,那么,弱势一方在强势一方面前等同于摞奔。只要我愿意,击溃你的虚体,你说说,你有什么东西能瞒得了我?”

    冒牌货听后,脸色煞白如雪。

    “我以为……对着这张脸,你好歹会留几分情面……”

    他也是郁闷得想吐血。

    正常人看到爱人伤害自己,大多都是“我不信我不信”,偏偏姜芃姬不按理出牌,打得更凶了。

    “你顶着子孝的脸搔首弄姿,我当然不能忍啦,怎么可能留情面?”

    话音刚落,她松开冒牌货的下巴,直接抓着他的发髻将他往地面摁,手心浮现一层虚幻却粘稠的火光,如野火燎原般迅速从手心蔓延至冒牌货的脑袋、全身四肢,不等冒牌货发出一声惨叫,姜芃姬便松开了手。斩神刀唯恐冒牌货被火焰焚烧殆尽,急忙加大吸收速度。

    一个呼吸的功夫,冒牌货被烧了个干干净净。

    刀身的图腾补全了一小块,姜芃姬也获得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她将长刀从地里拔起,发现刀身的图腾大了一圈,仍旧残缺不全,可见刚才那个冒牌货也不是系统主体。她撇了撇嘴,无趣地道,“啧,原以为是条大鱼,没想到又是一只虾米。”

    她观察图腾的大小,发现刀身上的图腾纹案已经恢复了三分之一,先前才十分之一呢。

    虽然是只虾米,但这只小虾米也比姜芃姬斩杀的两个子系统肥美。

    “先前没发现系统依附的特殊载体便觉得不对劲,没想到还真是切片——”

    那个系统也是叼得飞起,一连给自己切片那么多下,他也不怕精分啊!

    姜芃姬匆匆吸收自己想要的信息,神色阴沉了下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前世的身世之谜居然会在这一世揭开。

    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先找到子孝要紧……”

    姜芃姬把斩神刀收回刀鞘,挂回腰间。

    因为刚才的动静,精神世界里面的“活人”全部消失了,仅剩孤零零的她以及建筑景观。

    此时的卫慈在哪里呢?

    姜芃姬干掉冒牌货不久,他才从漫长的黑暗中苏醒。

    抬手摸了摸手脚和胸口,神色带着几分茫然和恍惚。

    若是记得没错,他昏迷前似乎受伤了?

    正纳闷呢,远处传来陌生的女声。

    “子孝!”

    谁在喊他?

    卫慈靠坐在树下,耗费不少力气才扶着树干站起来。正欲看清来人是谁,只见眼前闪过一道红光,来人一个熊抱将他扑倒在地,险些没将他撞岔气。二人狼狈地在地上滚了两圈。

    “这位娘子,还请自重!”

    卫慈虽未看清对方的脸,但二人帖着身子滚了两圈,对方的性别已经暴露了。

    “嘤!子孝好绝情啊,居然让我自重,我哪时不自重了——”

    陌生的声音,熟悉的感觉。

    卫慈止住推开的动作,“你是番邦之人?”

    眼前这个穿着怪异,一头红发的番邦女子是谁?

    姜芃姬跨坐压在他身上,抬手撩开散乱的红发,凑近他的跟前,鼻尖对着鼻尖,双眼微眯。

    她食指一屈,勾开对方的衣襟,露出光洁细腻的锁骨,笑道,“孤换了个马甲,子孝就认不出来了?”

    一家四口,三个说她是番邦人!

    说好只爱她的灵魂而不是外表呢?

    海誓山盟被狗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