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14:直播间大地震(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没有实战经验也不妨碍老司机的成长,姜芃姬秒懂。

    考虑到卫慈比纸还薄的脸皮,她只能忍痛放弃调、、/戏的心思,免得将卫慈吓出个好歹。

    于是,姜芃姬佯装没懂,神色自然地道,“嗯,我这就去喊管家过来。”

    卫慈红着脸点头,暗地里却松了口气。

    倘若主公追根究底,他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姜芃姬坐在院子里等了会儿,一连三条金色的系统提示冒了出来。

    【你的好友,你的阿爸,上线了。】

    【您的快递已到达。】

    【你的好友,你的阿爸,下线了。】

    姜芃姬:“……”

    老首长上个线就是为了给她邮寄快递?

    思及此,姜芃姬不由得心中一暖,身处异乡还有熟人惦记关心的感觉真是不错……

    她含笑着瞧了一眼保存柜里面的东西,等她看清了,一个不慎没绷住脸上的表情,笑容都僵了。

    瞧瞧她家亲爱的老首长给她邮寄了什么?

    一个一个令人羞耻的名字,无一不通俗易懂地表明它们的用途。

    “子孝身体好着呢,用不着吃这些药!”

    姜芃姬给对方发了一条离线消息,没多久就有回复。

    【你的阿爸】:他身体再好也只是普通人罢了,我只是怕你没克制、不懂节制,你懂?

    姜芃姬:“……”

    (╯‵□′)╯︵┻━┻

    她真没老首长您老人家想得这般禽兽啊!

    姜芃姬感觉贼冤枉,自己经营多年的高冷人设也在老首长面前崩塌了个干净。

    卫慈在老管家的帮助下解决了个人问题,还要整理床褥,焚香开窗散去异味……

    等姜芃姬进来,他已经恢复常色。

    “主公面色不愉,可是碰见了难题?”

    卫慈见姜芃姬神情有些阴沉,心下又担心起来。

    姜芃姬揣着袖子,委屈十足地道,“子孝,我虽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会和禽兽同流合污啊!这会儿却有人笃定我是禽兽,怎么解释都不听,气死个人,所以我决定了——”

    卫慈道,“决定什么?摆事实讲道理?”

    姜芃姬眼睛一斜,冷漠道,“干脆坐实禽兽之名好了,不然我多冤枉!”

    卫慈:“……主公,你开心就好。”

    他家主公的脑回路总是和常人不太一样。

    姜芃姬却幽幽一叹,听得卫慈莫名其妙。

    卫慈醒来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出去,晚膳之前便有数人上府探望,他们都道卫慈福大命大。

    “昨夜瞧你的样子,还以为要被阎王爷勾去了——庆幸你熬了过来,该是否极泰来了。”丰真叹道,“你一人住在府上也没个亲眷照料,倘若有什么想吃的,派人到府上知乎一声。”

    卫慈领了丰真的情,丰浪子平日没个正行,但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

    丰真又道,“庆幸你没事,不然的话——啧啧,你是没瞧见主公的样子,光回想都觉得不寒而栗。主公与你的事情,昨夜那么一出,怕是原先不知道的人也察觉出来了——”

    卫慈问道,“外头风评怎么样?”

    怼他也就罢了,倘若把主公拉下水,卫慈是不干的。

    “主公与你有些苗头,但他们又不是亲眼所见,顶多有些怀疑。无凭无证,他们敢说什么?”丰真道,“退一步说,哪怕他们有心想要兴风作浪,那也要看看自己的脖子牢固不牢固。你被人刺杀抛在巷口的事情还没解决呢,凶手也没找到,他们若敢闹事,主公饶得了他们?”

    众人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卫慈是被人操纵身体,还以为是哪个势力暗杀卫慈挑衅姜芃姬。

    凶手一天没抓住,姜芃姬就要当一天的火药桶,一点就炸。

    谁敢顶风作案?

    卫慈没有说出自己身上的伤势怎么来的,总不能说是自己刺伤的吧?

    他只能缄口不言,任由外人猜测怀疑。

    除了丰真,风瑾、亓官让、徐轲等人也接连拜访探望。

    众人没有打搅病患,稍微说两句话就起身告辞了。

    姜芃姬不可能时时刻刻守着卫慈,等对方伤势稍稍好转,她又要去别的地方忙碌了。

    临走之前,姜芃姬笑着道,“等子孝伤势好了,我有礼物送你。”

    不明所以的卫慈还以为是珍贵礼物,当下就推辞婉拒,姜芃姬好说歹说他才肯答应。

    眨眼又是一年秋收,姜芃姬这个甩手掌柜也有一堆事情要做。

    “今年的收成比去年还低了不少,这是怎么回事?”

    姜芃姬将卫慈托付给可信任的人,暂时离开了象阳县,跑去其他几个屯田试验重县查看今年秋粮收成。本以为今年风调雨顺,应该是个丰收年,没想到每亩地收上来的粮食比去年的平均量还低了一些。她第一时间想到了“贪腐”,不由得蹙眉思索,吓坏了作报告的小官儿。

    她简略查过账目,这份账目做得很用心,上面也没有错处。

    “农田肥力不足,连续数年耕种,这收成下降也是……”对方越说声音越低。

    姜芃姬眉头轻挑,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远古时代靠最原始的人力劳作,哪怕后来更新了农具,但生产力仍旧低下。

    除了这点,另一点便是农田肥力问题。

    丰沃的良田种出的粮食自然比贫瘠的荒田种的粮食多。

    姜芃姬当年派人开垦荒田,大多农田都算不上丰沃,勉强脱离“贫瘠”行列罢了。哪怕一整年风调雨顺,屯田客辛勤劳作。除了前几年的收成还算客观,之后几年的收成会越来越少。

    她揉着眉头道,“没什么办法提升田地肥力?”

    姜芃姬对这方面的接触不多,她也没想到古代农田肥力有限,真是大意了。

    “有倒是有,但效果不足,最好的办法还是耕作几年修养一年,让农田自行恢复——”

    姜芃姬道,“这可不行,农田修养一年,百姓和将士的口粮不就捉襟见肘了?”

    她话音刚落,底下的官员也露出一副愁容。

    “回禀主公,田间收成虽有滑落,但滑落幅度不大,再耕种个几年还是没问题的——”

    姜芃姬道,“问题摆在那里可不会因为你的忽视而消失不见的。如今不想办法解决,日后还是要想办法解决。此事我再想想,你们去寻几个精通耕作的老农过来,群策群力……或许能找到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