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28:继续建设(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瞧见没——这就叫挥金如土,花钱如流水,有时候感觉自己比昭儿还败家。”

    姜芃姬瞧着徐轲呈递上来的预算账册,错愕的同时又自嘲不停。

    养殖场好歹能做到收支平衡,公厕就不可能了,不仅没有分毫赚钱的余地,反而要支出大笔银两用于维护和整治。唯一的好处大概是增加就业岗位,还有稳定的农肥原料供应?

    姜芃姬叹了一声,用手捂住眼睑不去看桌上的账册。

    要不是陶氏等人“友情赞助”,姜芃姬的资金早出问题了。

    徐轲劝道,“主公也该往好了想,倘若此举真有利于农耕农肥,日后还愁没处弥补么?”

    若是农肥问题解决了,年年都是丰收年,光是粮税就能创下新高,哪里会心疼这点支出?

    姜芃姬托腮道,“孝舆这话我爱听,时间会证明我的败家都是有意义的。”

    耗费大半天时间处理公务,姜芃姬从席上起身,姿态不雅地松了松筋骨。

    大概是许久没有彻底活动禁锢了,骨头总是懒洋洋的,改日去校场找符望几个切磋切磋。

    姜芃姬做了几个扩胸伸展运动,揉揉酸疼的脖子,耳尖听到外头由远及近传来一阵脚步声。

    “这都快到饭点了,难道还有事情?”

    姜芃姬正准备吃午膳呢,让不让人歇息了?

    “回禀主公,窦熙协文书前来就职,主簿询问如何安顿。”

    姜芃姬眉头轻挑,放下揉脖子的手道,“将人带到我跟前,我亲自安顿。”

    虽然风珏和风仁一致认可了窦熙的才能,但姜芃姬用人比较严苛,还是要亲自把关的。

    另一厢,窦熙正忐忑等待结果。

    他感觉自己就跟被金鳞分院眷顾的洋山一样,好似站在风口上的猪,等待随时起飞的一刻。

    窦熙已经尽量高估自己的前途了,未曾想他还是低估了。

    当旁人告知他诸侯柳羲亲自接见他的时候,窦熙整个人都懵了,险些变成同手同脚。

    饶是内心惊涛骇浪,窦熙面上仍旧镇定自若,一举一动像是用尺子比过的,毫无错处。

    “草民窦熙,拜见兰亭公。”

    直至垂垂暮年,窦熙仍记得厅内一拜,叩首便是一生。

    姜芃姬略淡的眸子深深望着下方的窦熙,打量一会儿才挪开眼睛。

    她起身将窦熙扶起,问道,“你便是宗光?果真如风老先生说得那般,颇有人中龙凤之姿。”

    窦熙一边起身一边谦逊,“不过是乡野庶民罢了,草民身无寸功,担不起兰亭公如此盛誉。”

    “立功又有何难?真金不怕红炉火,宗光身负才华,只缺一个契机便能轻轻松松直上青云。”姜芃姬笑调侃窦熙,说道,“依我瞧,不是宗光担不起这话,是这话衬不上宗光才对。”

    窦熙更加慌张了,心里忐忑不停。

    新老板看重自个儿是好事儿,但给予的期望太高了却不是什么好事儿。

    期望太高,一旦没能达到对方的心理底线,倒霉得还是他自己。

    奈何姜芃姬把话说死了,窦熙自大应下不是,谦逊推诿也不是,当真是进退两难。

    正当他心下焦急的时候,姜芃姬笑着对他道,“宗光以为典农校尉如何?”

    典农校尉?

    窦熙心下一惊,连忙道,“草民为立寸功,不敢盘踞高位,还请兰亭公收回成命。”

    别看典农校尉听着像是个种田的,但却有资格掌管农业生产、民政和田租,权柄不算小了。

    窦熙来之前还是白身庶民,溜一圈就成了典农校尉,职权与郡守类似,这不是拉仇恨么?

    见窦熙都要吓出汗了,姜芃姬失笑道,“别这么战战兢兢的,搁我这里,典农校尉也不是什么肥差。你既然是农家出身,这职位自然适合你,总不能再让汉美几个兼任,不太像话。”

    李赟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回来之后不仅要练兵还要管理屯田的事儿,太分精力了。

    哪怕李赟在农业上的建树不算差,但毕竟不是专业的,继续让他兼职也不像话。

    窦熙固执道,“草民受之有愧,不敢领命。”

    德不配位,必有灾殃。

    天降馅饼儿是好事,但馅饼太大、一个没接稳也会砸死人的。

    这时候,直播间咸鱼给姜芃姬一点儿提醒。

    【子筱筱】:主播,你可怜可怜他吧,别继续吓他了。这好比一个毕业新手去世界五百强应聘,一不小心就被推到部门主管的位置,你不怕他做不好,他还担心自己做不好呢。

    【夜舞焱灵】:主播还是让他先从不起眼的位置起步啦,真有本事,迟早能起来的。一下子将他空降到典农校尉的位置上,哪怕他真有本事,底下的人也不会心服口服,这就麻烦了。

    “既然你这般坚持,那我也不好强求。”姜芃姬汲取了咸鱼的意见,退让一步道,“典农校尉的空缺我给你留着,待你创下功劳,随时来拿!宗光莫要告诉我,你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窦熙听出来了,姜芃姬对他是真的寄予了厚望。

    斩钉截铁地道,“草民必当竭尽全力,以报兰亭公厚恩。”

    姜芃姬不是个喜欢拖沓的人,既然窦熙已经入了她的阵营,那么也不存在什么试用期,直接撸袖子上场。农田肥力因为前几年不停耕作呈现极具下滑姿态,若是再不试法补救,接下来两年的收成会十分难看。时间宝贵,窦熙拎包过来就能上任,最好能做出让她满意的业绩。

    “风老先生应该将那份手稿给你看过了吧?你有什么看法?”

    窦熙实话实说,“若能成书,必定是农家经典,人人奉为圭臬。”

    姜芃姬噗嗤笑道,“不过是随手乱涂乱写的东西,哪里够得上你说的排面?”

    窦熙听了,顿时傻在原地,聪明的脑子也不好使了。

    兰亭公这话的意思……难不成那份手稿是……她写的?

    姜芃姬拍了拍手,屋外候着的人将她整理的手稿心得全部扛了过来。

    虽然她懂一些农业常识,但也只是鸡毛蒜皮,顶多比窦熙看得更远,大局观更全面。

    这绝非是她比窦熙专业博学,仅仅是因为她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视线更加广阔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