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29:继续建设(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些手稿对你而言应该有些用处,全部拿回去做个参考。”姜芃姬直言道,“屯田方面有比较完善的章程,到时候我让人给你送去一份,按部就班应该不会出错。宗光的任务重心还是农田肥力如何补充,制定一个详细的章程出来。最好来年开春能用到,保证第二年收成。”

    窦熙一听,心下又是激动又是苦笑。

    这是一桩大任务,若是做得好了,典农校尉便能实至名归。

    若是做得不好,那就不是砸招牌那么简单了,怕是要身败名裂。

    不过,窦熙不是碰见难题就退缩的男人,他深吸一口气,郑重应下这桩重任。

    第一批公厕建在象阳县境内。

    基本一条街一个公厕,每个公厕分男女两部分。

    因为技术不足,象阳县虽有排水管道,但却没有专门用来处理污秽排泄物的网管系统。

    若是建立公厕只能选择旱厕,派专人定期清理粪池,保证气味不会太大。

    这一举动倒是赢得不少百姓的支持,百姓家中虽然有恭桶,但不好处理,他们也不可能家家户户都修建厕所。外出劳作或者做生意的时候,不少百姓商贩只能选择找个隐蔽的地方解决内急问题。男子还好,掀起裤子背对众人,哪个墙角旮旯都能是厕所,女子可就不便了。

    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也是限制女子脱离家庭桎梏的原因之一。

    尽管姜芃姬对象阳县治安卫生管理严格,但总有人知法犯法,内急不行就地解决问题。

    生意繁茂的主干街道还好一些,百姓也不敢随地乱来,但那些偏僻角落就糟了,天气一热就是臭气熏天。有时候出个门,一个不小心就踩到一坨不知道是牛羊猪狗还是人的米田共。

    大城市都是这个情况,小地方就更加不用说了。

    对此,普通百姓也习惯了,没什么可抱怨的。

    孰料姜芃姬突然来这么一出,普通百姓自然额手称庆,喜笑颜开。

    人都是要脸皮的,哪怕是大字不识的普通人也有羞耻心,他们也知道露天露出私密处拉屎撒尿有碍观瞻,以前不是没法子么。若是有公厕方便他们解决生理问题,自然是再好不过的。

    大部分普通百姓翘首以盼,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赞成这个计划。

    这世上总不缺自我感觉良好的杠精,什么事儿都要挑刺一番。

    “谁家没个恭桶,非得弄出这么一个玩意儿,真是劳民伤财。”

    这是喷姜芃姬没事儿找事儿、钱多了没地方花的。

    “什么公厕还分男女?女眷大多足不出户,弄这个有什么意义?”

    “公厕虽不是露天野地,但也不是家宅,女子岂可随意脱裳,一个不慎被人瞧去了……”

    这些是喷女厕存在没有意义的,还有人担心女子在公厕如厕,会不会被人占了便宜。

    若是女子在公厕遭遇冒犯,那这笔账又该找谁说理去?

    等姜芃姬说女厕会有严格把守,保证女眷如厕安全的时候,这群人又有话说了。

    一个丝毫没有盈利性质的公共建筑,居然还耗费这么多人力去管理维护,真是劳民伤财。

    姜芃姬:“……”

    杠精真是惹不起的存在,不管她做什么都能挑出错来。

    不管这群古代版“键盘侠”如何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姜芃姬该做的还是要做。

    她手头的事情多着呢,不仅要跟着韩彧几次三番修改孩童保护法,尽量让里面的律法符合道义的同时贴合当下风气,还要从旁指点窦熙,一行人南来北往地奔波……

    一忙起来,什么都忘了。

    等公厕竣工投入使用、孩童保护法初具雏形、窦熙摸索出一套简单的增肥计划……时间一晃就是一个多月。气温渐凉,深秋已至。姜芃姬这才找到空隙喘口气,停下忙碌的步子。

    当然,她也没有轻松多少,政务厅还挤压着一堆公文呢。

    等她抱着惨烈的心情准备面对现实的时候,她发现一抹松竹般的身影居于厅内,俯首案牍。

    姜芃姬揉揉眉心,上前询问道,“子孝,你病愈了?”

    卫慈听到动静,抬首望向姜芃姬,略淡的唇扬起温煦的笑意。

    他起身行礼道,“参见主公,慈已大好。”

    姜芃姬捏了捏他的手,入手的温度比正常体温低了不少。

    “这叫大好?以前好不容易养出那点儿肉,一段时间不见都消下去了。政务虽忙,但人手还够,你这病号跳出来凑什么热闹?”她叹道,“真要乖乖静养了,怎么说也该圆润一圈吧?”

    姜芃姬就是比较喜欢微胖的,抱着摸着手感好,偏偏卫慈属于怎么养都养不胖的典型。

    卫慈道,“能为主公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对慈而言,这可比什么滋补药品更加补身。”

    外头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他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哪里坐得住啊。

    等身上的伤势好得差不多了,卫慈立马销假回到岗位。

    堪称劳模典范!

    姜芃姬坐在桌案旁,一手揪着他的大袖子玩,“这么说来,子孝确定自己大好了?”

    卫慈目光透着几分不解,但还是老实地点头。

    “子孝可还记得,我先前说等你身体大好,送你一样礼物?”

    姜芃姬唇角扬起不怀好意的笑,瞧得卫慈心里直打鼓。

    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确实是好得差不多了。”卫慈只得斟酌再三道,“主公厚爱,慈家中不缺什么……”

    姜芃姬用食指虚点他的唇,笑道,“错错错,我要送的那件东西,你家中还真没有。”

    卫慈:“……”

    不祥的预感越发浓重了怎么办?

    嘴上这么说,但卫慈忐忑等了许久也没等到姜芃姬口中的礼物,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惆怅。

    主公忘了么?

    自然不是,姜芃姬纯粹是忙疯了而已。

    临近年底,等待处理的事情只多不少,她哪有多余的心思去想儿女私情?

    反正卫慈这锅青蛙汤煮了那么多年,早一些时间晚一些时间,结果都一样。

    丰真见姜芃姬忙得飞起还能露出笑容,顿觉渗人。

    “主公碰见好事请了?”

    姜芃姬抬手搭着丰真的肩头,笑得放荡不羁。

    “你猜?”

    丰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