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30:继续建设(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猜不jio!

    丰真无奈拂开她的手,他可不想被卫慈瞧见自己和主公勾肩搭背的样子。

    卫慈酿醋的本事是什么人都能扛得住的?

    幸好姜芃姬脾性也是放荡不羁的典型,这才没介意丰真的举动。

    “总之不是什么好事儿——”丰真诚实道,“主公每次笑得这么好看,总有人要倒霉。”

    他的求生欲可谓很强了,前脚刚暗损姜芃姬,后脚立马拍马屁。

    姜芃姬摸了摸脸,嘟囔道,“笑得很好看?”

    丰真违心地道,“好看!好看到子孝见着了,腿软走不动道!”

    只是不知道即将倒霉的人是谁?

    自家主公真不是善茬,被她盯上,只能自求多福了。

    “情人眼里出西施。”姜芃姬笑着说,“我便是不笑,他也会腿软走不动道呀。”

    丰真听了,蓦地有种胃绞痛的错觉。

    主公以前还知道遮遮掩掩,掩盖她和卫慈有一腿的事实,如今却是浑然不惧了,还贼自恋!

    如果丰真知道直播间的存在,他便会知道姜芃姬这个举动叫做“秀恩爱”,别名“虐狗”。

    “主公还是悠着点吧。”丰真苦笑一声道,“尽管眼睛没瞎的人都看得清楚,但毕竟没有公之于众,大家伙儿还能骗骗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若真是捅出去了,这可不好收场。”

    众人心知肚明是一回事,姜芃姬将她和卫慈的感情戳破、广而告之又是另一回事。

    丰真和姜芃姬的关系不仅是臣子和君主,还是谈得来的好友,他对待卫慈更是亦师亦友。

    从丰真的角度出发,他真不希望二人因为外界的不可抗力而受到伤害。

    诚然,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但也要看他们是什么身份。

    姜芃姬和卫慈的身份、地位就注定了她不可能堂而皇之将卫慈推到明面上。

    这不是爱,这是害,更是不成熟的幼稚体现。

    丰真等人的底线也很明确,私底下怎么来往管不着,明面上二者关系只能止步于君臣。

    姜芃姬身为诸侯,她有着天然的强势地位,她不会有事,最后受伤害的人只会是卫慈。

    “我这不是没闹得人尽皆知么?”姜芃姬笑着道,“事情怎么取舍,我心里清楚着呢。”

    丰真嘀咕道,“这真是难说,毕竟男女感情会让人冲昏头脑。”

    要不怎么说温柔乡是英雄冢呢?

    自家主公再英勇,最后还不是折在卫慈这位美人跟前了?

    姜芃姬忍不住翻白眼,讥讽道,“你我君臣相识相知这么多年,你何时见我做出毫无理智的事情了?与其闹得轰轰烈烈却把子孝赔进去,倒不如维持现状,求个生同衾死同穴。”

    “主公,你这话的意思……”丰真这人抓重点很厉害,他反问道,“你及时盯上子孝的?”

    本以为卫慈盯上十二岁的主公已经够丧病了,没想到这两人还是双箭头!

    姜芃姬轻咳一声,打发道,“问这么清楚做什么?还要不要少主了?”

    要不是姜芃姬作风强势,早不知道多少人对她耳提面命、催婚催生了。

    别以为她不知道这群人私底下盼少主盼得眼睛都直了。

    丰真忍不住暗中捂脸。

    “想要倒是想要!奈何子孝男子身,无法承担生育重责。另外,少主也不该这个时候来。”

    女子当主公就这点不好,十月生育只能亲力亲为,不能像男子一样打一炮丢给女人揣孩子。

    不对——

    丰真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主公和卫慈勾勾搭搭这么多年,为啥至今没有喜讯?

    主公身体不行?

    不可能!

    主公比野外的熊瞎子还暴力,逐虎过涧不是说笑的。

    那、那就是卫慈身体不行?

    丰真思及卫慈体寒体弱的事儿,顿觉牙疼胃疼,哪里都疼。

    他什么都设想过,唯独没想到自家主公根本没有啃卫慈,卫慈至今还是童男一枚。

    不怪他想不到,纯粹是因为姜芃姬和他一起上青楼喝花酒太熟稔了,嫖起来比他还熟。

    确认过眼神,老司机无疑。

    哪位老司机能守着到嘴的肥肉不吃不咬?

    一堆推理之后,丰真只能颤颤巍巍接受卫慈身体不行,无法使女子受孕这个残酷的答案。

    自家主公是个什么脾性,他是知道的,倔强起来十头牛都拉不回。

    谁能耐强迫她为了子嗣而临幸陌生男子?

    退一万步说,主公愿意临幸第二人,依她的标准,有资格碰她床榻的人,总不能比卫慈差。

    那么问题来了——

    这世上还有多少男子能比卫慈更好?

    内政外政双管齐下,大到谋略算计小到鸡毛蒜皮,没有他摆不平的事儿。

    才能好,相貌更是上天钟爱的宠儿,脾性又好得不行,为了主公能抛弃原则——

    如此高的标准,这世上能找出几个与他打擂台的?

    忘了说,卫慈这小子还对主公守身如玉。

    哪怕找到条件可以和卫慈媲美的人,怕也是娇妻美妾一堆,儿女成群满地跑了……

    如此一想,丰真顿时感觉心绞痛发作了。

    姜芃姬不知道他脑补了什么,诧异问道,“你身体不好?”

    丰真道,“不——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真先告退。”

    姜芃姬道,“那你忙去吧。”

    丰真转头就去找名医,一股脑打包送到卫慈府上。

    正巧卫慈还在忙碌处理公文,丰真上前夺过他的笔,将他拖到床榻坐好。

    卫慈瞧瞧丰真,瞧瞧丰真背后扛着医箱严阵以待的几位郎中,全程懵逼。

    “发生什么事情了?”

    丰真径直让郎中一个一个上前给卫慈把脉,不容卫慈阻挠。

    等几位郎中诊脉结束了,几个郎中纷纷对丰真投以神秘兮兮的眼神,这下轮到丰真懵了。

    卫慈蹙眉将郎中打发走,无奈地问,“子实,你今儿是怎么了?”

    叫什么丰子实?

    干脆叫人来疯得了。

    丰真道,“不是你的问题,难道是主公的问题?”

    要是如此,这简直比卫慈身体有毛病更严重,主公不能生,那就是个死局啊。

    丰真一脸灰暗,他敢带着郎中给卫慈把脉,却不能让郎中去给姜芃姬诊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