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32:继续建设(六)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新年宴之后,众人还要回府守岁。

    按照往年惯例,姜芃姬不是一个人回头睡大觉就是陪着柳昭守岁,今年略有不同。柳佘和古蓁都在,作为女儿的她应该陪同二老。不过姜芃姬和柳佘都摊牌了,她也不想在这么美好的日子面对柳佘,继续上演假惺惺的父慈女孝的戏码给外人看,干脆推说身体不适躲开了。

    古蓁听了蹙了眉头,追问道,“兰亭哪里不适,有没有唤郎中瞧瞧?”

    仆从哪里知道呀,只能含糊以对。

    坐在上首的柳佘眉梢轻挑,淡然地道,“兰亭身份不同往昔,她既然不适,那就让她歇着。”

    守岁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形式,不能为了这件事情搅得姜芃姬无法修养。

    古蓁见柳佘发话了,只能讪讪将话咽了回去。

    “庆幸阿姐没来,若是她来了,这场景还不知多难看呢。”

    柳昭身着精致华服,自打成婚,他看着成熟多了,但仍是一副白白嫩嫩的富贵闲人模样。

    不论谁瞧了他的模样,总要说一句“温和无害”。

    “说这些做什么?若是让人听了,无端害人尴尬。”

    柳昭的夫人瞧着还有几分稚嫩,一举一动,稳重有礼。听到丈夫私下嘀咕,她不轻不重地提醒了一句。二人成婚有段时间了,柳昭性情温和又会迁就人,因此这对夫妻磨合得不错。

    “为夫这不是同情二位表兄么——本是个欢喜的日子,偏生弄得全家都不舒畅。”

    柳昭用余光瞥了一眼两位实质上的亲表兄,心下暗暗叹息。

    孟恒和聂洵这对难兄难弟也是倒霉,原本应该待在家里陪同妻儿守岁的。

    没想到古蓁心血来潮,希望二人能带着家眷一起过来陪她,美其名曰——享受天伦之乐。

    能拒绝么?

    不容拒绝!

    别看柳昭是个彻头彻尾的富贵闲人,但脑子不笨,暗地里看得门儿清。

    搁他来看,这两个儿子和古蓁都离着心呢,她这么强势,只会将人推远罢了。

    这是母亲急切想要弥补两个儿子?

    柳昭内心哂笑,他这位名义上的继母、实质上的小姨绝没这么多情。

    抚养十二年的柳羲说弃就弃了,转头选择了如今的姜芃姬。如此,几乎没联系的大儿子和失踪二十多年的小儿子,他们在古蓁心里又有几分重量?这般迫切想弥补关系,更像是欲盖弥彰!借用母亲这一天然强势的身份,强迫儿子顺从她,继而满足内心的心虚和愧疚罢了。

    柳昭看似温和无害,心里却不吝啬用最阴暗的想法去揣度人。

    一家人开开心心聚在一起守岁,那叫天伦之乐。

    一群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那叫互相伤害。

    这一年的除夕夜,孟恒聂洵两家人过得食不知味,最后还是拿孩子当借口才提前离场。

    姜芃姬这边就是截然不同的画风了。

    “说起来,这还是头一次和子孝单独守岁呢。”

    “身体不适”的姜芃姬,此时却赖在卫慈家中不肯走,瞧她生龙活虎的模样,哪有半点儿不适的样子?卫慈不答话,抬手将她喜欢吃的果脯推到她跟前,唇角勾着浅淡的笑意。

    “对了,我送子孝的礼物,你拆开瞧过了没有?”

    卫慈道,“还未拆呢。”

    姜芃姬托腮道,“那你现在就拆开看看。”

    卫慈失笑道,“哪有当着主人家面子拆礼物的?失礼!”

    姜芃姬冲着他挤眼,烛光下眸子深邃而明亮,“依照你我的关系,这点儿失礼更像是情趣。”

    卫慈拗不过她,只能从袖中取出一个四四方方的赤红色盒子。这只盒子外头裹着一层不知名的材料,外皮摸着柔软而细腻,饶是卫慈博学多才,他也认不出这是什么动物的皮毛。

    他在姜芃姬灼灼目光的注视下,轻轻打开。

    烛光之下,反射出两点耀眼的白光,极为炫目好看。

    “这是指环?”

    卫慈定睛一瞧,发现白光来源于指环表面镶刻的珠宝。

    据他所知,这闪闪发光的东西是西方遥远国度流传入中原的“金刚”。

    “听闻金的硬度天下罕有,钢铁青铜亦不能损毁半分……此物表面光滑,切面排列似有规律,不像是天然形成的。主公可知制作此物的人是谁?居然有这等本事将其制成这般模样!”

    姜芃姬道,“一对钻戒,一如你我。”

    她没办法给卫慈名分更不能昭告天下,对于深受古代正统教育的卫慈而言,这是个遗憾。

    扪心自问,估摸着卫慈那一世的自己也没想到这一层。

    如今意识到了,自然要做些什么。

    “钻戒?”

    卫慈疑惑地将两枚戒指取出来,发现这两枚指环大小不同。

    “偷偷量了你手指的粗细去定制的。”姜芃姬道,“我帮你戴上?”

    感谢老首长代购,不然姜芃姬只能找这个世界的金匠去打一对了。

    卫慈矜持道,“劳烦主公了。”

    姜芃姬给他戴上,心满意足地伸出自己的手,示意他给自己也戴上那枚女士戒指。

    纯金质地柔软,戴久了容易变形,钻戒倒是没这个顾虑。

    对此,老首长还嘲讽她来着。

    因为在姜芃姬那个时代,钻石的确就是很廉价的饰品原材料,哪怕它质地坚硬也没用。

    不过,姜芃姬又不图钻石本身的价值,她图的是人们赋予钻石的寓意。

    咸鱼那个位面,结婚都要买钻戒,姜芃姬自然也随大流了。

    “此物质地坚硬,长久佩戴也不会变形——永不变心。”

    卫慈这才听出不对劲,只觉得心乱如麻,面红耳赤。

    姜芃姬提醒他,“子孝,你瞧瞧,盒子里还有一件东西呢。”

    卫慈一面羞赧一面将里头的东西取出来。

    “这又是何物?”

    此物四四方方,质地柔软却又冰凉。

    手指一抿,发现这是两层结构,中间夹层还放着一圈圆形物件。

    他正疑惑呢,不知何时主公已经绕到他身后,在他耳畔吐气如兰,白皙细腻的双手宛若灵活的蛇滑到他的脖子和锁骨。这个架势吓得卫慈浑身一僵,不敢动弹。

    “长夜漫漫,子孝可知我们这会儿浪费了几千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