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33:继续建设(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一刻值千金,你浪费了几刻?”

    姜芃姬的手顺着他整齐的衣襟滑入,入手的触感倒是极为细腻温暖。

    卫慈心中咯噔一下,只觉得肌肤的温度直线飙升,汗毛炸起。

    “子孝这反应,莫不是不喜欢我?”分明是似怨非怨的话,搁到她嘴里却是含笑揶揄,说得卫慈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躲着不出来了,姜芃姬的唇滑过他的脖颈,烫得他想跳起来。

    “主、主公——”

    卫慈有些语无伦次,脑海中蓦地浮现前世那一幕。

    尽管陛下和主公的态度不太一样,但那种不容抗拒的姿态却是一模一样的!

    【今夜,你从是不从?】

    臣……

    不敢不从啊!

    姜芃姬伏在他颈肩,笑着调侃道,“男女之事,我虽无经验,但也知晓一二,略有心得。子孝前世有儿有女,难不成还是未经事的童子不成?这般阵仗,你莫非……经验甚少?”

    卫慈憋得脸都红了,倒不是害羞什么的,只是面对主公总强硬不起来罢了。

    “主公莫要戏弄慈了——”卫慈说完这话,整个人红得像是煮熟的虾,接下来的话低不可闻,若非姜芃姬耳力非凡,怕也要错过,“您也怜惜慈一二,除夕夜去洗冷浴的滋味不好受。”

    姜芃姬笑着道,“既然难受,不如顺其自然?”

    卫慈轻咳一声,用莫大的自制力准备起身。

    搁在上一世,他是不敢这么做的。

    从某种角度而言,这也算是恃宠而骄?

    姜芃姬哪会让他得逞,一手揽着他的脖子,翻身便将对方压在下头,半个身子赖在他身上。

    他挣脱也挣脱不开,干脆躺着当咸鱼了。

    “子孝。”她俯身在他耳畔低语,“听闻夫妻闺中能以羊肠鱼鳔做避孕之物,不过不保险还不干净。我这不是体恤子孝,特地寻了另一物替代。此物倒是比羊肠鱼鳔好得多,安全有效。”

    卫慈整个人都是懵逼状态,他突然……明白手上握着的四四方方的东西是什么了。

    烫手一般想要丢开,孰料姜芃姬动作更快一筹,反而将他十指扣住。

    姜芃姬有些得意洋洋地问他,“这下子,你没有理由反对了吧?”

    卫慈又羞又窘的同时,呼吸也随之粗重起来,声音略显粗哑地反问姜芃姬。

    “主公欲当如何?”

    姜芃姬道,“阴阳和合,顺其自然。”

    卫慈为难地道,“慈……不敢冒犯主公贵体,更不敢居上僭越。”

    轮到姜芃姬懵了,她哑然失笑道,“原来子孝喜欢下位?”

    卫慈听了,如玉面庞青了两分,呼吸却更粗重。

    哪是他喜欢下位,分明是不敢冒犯上位的人。

    对于姜芃姬,既是主公亦是陛下,不管何时他都不敢冒犯僭越的,哪怕是床笫之间。

    过了一小会儿,姜芃姬听到卫慈声如蚊呐地问她。

    “那物……怎么用?”

    姜芃姬忍不住了,一边笑着一边轻松将卫慈打横抱起走至里间。

    “子孝知道么?我喜极你欲语还休的模样,恨不得将你拆解入腹了才痛快。”

    卫慈:“……”

    作为一个男人,这应该没什么不对吧?

    总感觉和前世没什么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前世直接被压地板,今生好歹能混个床榻。

    “子孝,这时候你还想什么?”

    姜芃姬迫不及待将他衣襟松开,右手滑至他腰间,胡乱间摸到腰束,轻轻一扯便解开了。

    卫慈眨了眨眼,倏地道,“倘若主公是男子,这一幕……似乎更加合情合理一些。”

    姜芃姬笑着附和道,“不管男女,你总是翻不了身的。”

    说罢,她将腰束从被间扔了出去,没了腰束捆绑,衣衫好解得很。

    烛火摇曳下,一件件衣裳依次被她丢出床榻,眼见卫慈要变成剥壳鸡蛋了,姜芃姬自个儿还是……不对,她的衣裳也少了两件,里衣的衣襟随之松开,露出鹅黄色的荷花肚兜——

    姜芃姬:“……”

    卫慈:“……”

    悄咪咪收回手,奈何半路被抓了个正着。

    “好你个卫子孝,说好得不冒犯不僭越呢?”

    卫慈道,“虽是君臣,不敢僭越,但床笫之间男女各有分工,慈只是尽本分……而已……”

    说完,姜芃姬将被子往上一掀,一下子盖住二人。

    没了烛光照明,视线内黑漆漆一片,其他感官变得更加敏锐。

    二人呼吸交融一处,空气温度迅速升腾。

    姜芃姬一边摸索着将卫慈的发冠玉簪解了下来,让他长发如瀑布般散开,一边从他的眉亲到了眼,一路移到了唇。四唇相触,原本温煦如春雨般的气氛立马变成夏日烈阳般炙热。卫慈也不是僵着什么都不干,他主动环上她的脖子和肩头,指尖挑动肚兜的系绳,扯动解开。

    姜芃姬惩罚性地咬了他的下唇,笑着揶揄道,“正人君子?”

    卫慈无奈地道,“慈也是男子,可男子不等于君子,更何况挚爱在怀,如何按捺得住?”

    这种情况下还要求他向柳下惠看齐,真是为难他了。

    如果主公安分一些,他还能忍。

    到处点火,他真是忍不住。

    “我便是爱极了你口是心非的模样。”姜芃姬笑道,“如今坦诚相待,更觉可怜可爱。”

    本就是有情之人,稍稍撩拨便是**,更何况二人已是坦诚相待的状态。

    姜芃姬惩罚性地在他脖颈流连,卫慈只得勉强维持清醒。

    “主公……明日被人瞧见了痕迹不好……”

    姜芃姬用虎牙啃了一口锁骨,不轻不重,撩拨的力度让卫慈微微倒吸一口气。

    “谁说你明日能见人了?”

    卫慈:“……”

    “我们有的是时间。”姜芃姬笑道,“你以为,这个年假我为何给得如此痛快?”

    卫慈:“……”

    姜芃姬的手滑下他的腰,那块肌肤敏感得不行,他从不知一个人的体温能高得这般可怕。

    似乎是被姜芃姬手心的温度灼烧到了,他浑身一个颤栗,发红的眼眶冒出薄雾般的水汽。

    “主公可疼着了?”

    二人身体都有一瞬的僵硬。

    姜芃姬一手抚着他的脸,以吻封缄。

    “终于得到日思念想的人。”等他呼吸乱了节奏,她才满意地道,“怎么能叫疼呢,这叫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