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34:悠着点(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煮了十年的青蛙汤终于出锅了,姜芃姬自然没有轻易放过卫慈。

    卫慈也正值青年,瞧着纤细文弱,但毕竟是个男人,情况自然不差。

    二人胡闹纠缠了一晚上,直至天边泛起鱼肚白,寝居的动静才渐渐歇了下来。

    “白日还是休沐,我要一觉睡到自然醒,你可别喊我。”

    姜芃姬双手揽着卫慈的脖子,略显困乏地打了个哈气,眼角挤出两滴生理性泪水。

    “要不……慈唤人置备热水清洗一番?”

    姜芃姬嘟囔道,“醒了再说,现在先睡觉。”

    似八爪章鱼一般将他禁锢在怀中,闭眼在他肩头枕了枕,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卫慈微微偏首,借着窗纸透进来的细微晨光,勉强看清了她的模样。

    当他瞧见对方的唇略有些红肿,露在锦被外的肩膀缀着点点吻痕和指痕,蓦地红了脸。

    卫慈抬手将锦被往上拉了拉,盖住了惹人遐想的痕迹,相对而眠,不一会儿就陷入了梦乡。

    等姜芃姬醒来,差不多未时三刻,下午一点四十五。

    卫慈还在沉沉睡着,姜芃姬没有惊扰他,伸手抓起散落床榻旁的衣裳,随意披在肩头。

    兴许是动静大了,卫慈没多久也醒了,瞧见姜芃姬坐在床旁穿衣的背影。

    “你不多睡一会儿?”姜芃姬问道。

    卫慈咳嗽一声,道,“总该唤人去置备东西,主公这个模样出去,怕是府中下人都知道了。”

    他不是个喜欢苛待自己的人,府中不仅有浴桶还有专门的浴间,说白了就是比较大的温泉池子。冬天的时候可以一边泡温泉一边小酌一二,看看窗外庭院的景色,惬意又享受。

    姜芃姬慵懒地趴在浴池旁,半阖着眼,蒸腾水汽将她肌肤熏得白里透红,瞧得人血脉迸张。

    卫慈本想到屏风后的浴桶洗漱,刚挪动半步,对方便睁开了眸子,眸光中带着几分威胁。

    见卫慈收回了脚步,姜芃姬这才慵懒地闭着眼嘟囔,“头发湿乎乎的,不舒服——”

    过了一会儿,她发现卫慈取来木盆,盆中装了干净的热水,将她散落的长发从水中捞起来。

    姜芃姬会定期修发,但头发仍旧很长,洗起来也有些费时费力。等她迷迷糊糊转醒,发现自己正靠在卫慈膝头,长发洗得干净,一双纤细修长的手正用干布细细擦拭带着湿气的发丝。

    卫慈见她醒来,动手将她的长发盘起来,再以发簪固定。

    姜芃姬笑着伸手,顺着他的肩头滑至脖颈,指尖勾着喉结。

    “你都帮我洗头发了,要不把澡也包了?这应该不算僭越冒犯吧?”

    卫慈:“……”

    等二人胡闹完毕,半个时辰都过去了。

    姜芃姬将衣架上挂着的衣裳取下来,稍微比划一番,她发现这衣裳是根据她体型裁定的。

    “子孝可真是口是心非的典型。”

    姜芃姬趴在屏风上“偷”瞧卫慈一件件将衣裳套上去,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欣赏。

    “慈又怎么了?”

    “你府上怎么会有适合我穿的肚兜亵裤?你府上没女眷,不为我准备的,难道是给自己置备的?”姜芃姬笑着眯起了眼,“如果说这还不是口是心非,那什么才叫口是心非呢?”

    “慈也是男子,面对钦慕女子,如何不心动?”卫慈沉默会儿才开口,“再者,主公时常宿在府上,衣裳总要置备几套,以防不时之需。若这般能逗主公展颜,这番准备便不算白费。”

    姜芃姬吐槽道,“总觉得子孝解开了了不得的封印。”

    整个人比先前大胆多了,瞧着也没那么拘束了,这是准备放飞自我了?

    事实证明,放飞自我的人只有她姜芃姬,卫慈仍是那个卫慈。

    庭院矮松挂着一层厚雪,姜芃姬半窝窗旁,旁边圣着炉火,倒是不觉得冰凉。

    卫慈让厨房准备了丰厚的膳食和温酒。

    吃饱喝足,姜芃姬双眸半阖,双手交合枕在脑后,乌黑的发丝如瀑布般铺陈开来。

    “好久没有这么清闲了。没有公文俗物缠身,一时间倒是不适应。子孝未出仕之前,一般怎么打发时间的?”姜芃姬道,“若是没什么事儿做,干坐着多无聊,你说是也不是?”

    卫慈道,“茗茶煮酒,琴棋书画皆可打发时间,亦或者出门访友赴宴。”

    姜芃姬道,“听着还挺丰富的,我似乎还没听过子孝抚琴呢。”

    卫慈取来一张琴,焚香净手,端坐着道,“主公要听什么?”

    “还能点曲子?”姜芃姬饶有兴趣地道,“凤求凰如何?”

    卫慈面颊微红,倒是没有反对。

    琴曲缠绵旖旎又不乏清醒明快,饶是姜芃姬不懂琴律,她也能体会到琴声传递的炽烈感情。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倘若世间真有这样的美人,那必然是子孝的模样。”姜芃姬不会弹琴奏曲,但她过目不忘会背书啊,不仅会背书她还会撩卫慈。

    卫慈哑然失笑,选了几支韵律清新活跃的古曲。

    姜芃姬眯了一会儿眼,突然想起来差了什么——

    她今天忘了开直播间了呀!

    “希望那边没有炸锅——”

    她笑着喃喃,随手打开了直播间。

    没有炸锅?

    这是不可能的!姜芃姬翘班,各个热门平台又一次瘫痪,程序猿接二连三将老板和同事祭天,仍旧没能挽回崩溃的服务器。据说不少程序猿暗中开始拜姜芃姬了,不求别的,只求她能勤勤恳恳每日直播,哪怕要断几天也提前打好招呼。隔三差五来一回,他们真是扛不住啊。

    五百万咸鱼迅速涌入,一秒就没了空位,各种弹幕铺天盖地向姜芃姬涌来。

    透过这些弹幕,姜芃姬也能感觉到咸鱼们担心、害怕、可怜巴巴的情绪。

    直至某条咸鱼发现了猫腻。

    【幽紫童】:主播,你的脖子……被虫子咬了么?咬帕子喷泪,告诉宝宝,这不是吻痕吧?

    姜芃姬掏出一枚铜镜照了照,眉头轻挑,倒也没有遮掩。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明人不说暗话。

    这时候,咸鱼们才发现姜芃姬穿着相当随性,眉宇间带着浓浓的慵懒,一副“事后”画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