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40:悠着点(七)【打滚求月票】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花渊胡搅蛮缠终于让吕徵松了口,掏出自己想要的内容。

    他道,“如此说来倒是新奇,我平日没醒来的时候,有别的人鸠占鹊巢?”

    吕徵无言以对,这哪儿是别人鸠占鹊巢,眼前这个所谓的“柳羲”本身就是“鸠”好么!

    不等吕徵回答问题,他又问,“你、你确信‘柳羲’在东庆待着?”

    吕徵知道花渊失兴疯这个隐疾,以前还会顾忌着病情不说,如今却懒得隐瞒了。

    “没听过柳羲身体有恙的传闻,你这具身体叫做花渊,此人有失兴疯的隐疾。”说到这里,吕徵露出些许恶意的笑容,他道,“失兴疯的人疯疯癫癫的,你到底是谁,还有待商榷呢。”

    【柳羲】听了露出凝重的神色。

    显然,在他的人设之中,他知道什么叫失兴疯,吕徵的话变相否定了他存在的意义。

    “我怎么可能不是柳羲?我的的确确就是柳羲!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变成了这样!”

    原先还淡定的神色,出现了一瞬的僵硬和不自然,

    吕徵见状小退了一步,拉远二人间的距离,生怕花渊又犯病发疯。

    【柳羲】面露颓丧之色,好像在沉思什么东西,目光闪烁不停。

    吕徵问他,“你又在想什么花招?”

    【柳羲】喉头发出古怪而沉重的声音,仿佛一只面临绝境的困兽,眼眶爬满了红丝。

    他一字一句地道,“我是柳羲!”

    吕徵懒得与这人辩驳,花渊这个疯子真让他大开眼界,一人分分钟演完一台戏还不带喘的。

    “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替代我……”

    每次苏醒都是在陌生的环境,变成一个陌生的男人,旁人却告诉他,柳羲好好待在东庆。

    这怎么可能呢?

    绝对有人暗中用了邪术陷害他,待在东庆那个才是冒牌货!

    他必须想办法夺回自己的身份,让世人都知道他才是柳羲!因为吕徵无意间透露真相让【柳羲】质疑自我,但自我保护本能又让他找了个能自圆其说的说辞,激动的情绪这才稳定下来。

    吕徵不知道,眼前这个“柳羲”已经开始脑补一出大戏了。

    他想要夺回身份,必须要保持清醒,真正占有这具身体,不能时不时陷入睡眠让外人抢了控制权。不过,如何才能做到这点呢?【柳羲】脑子一转,唇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

    他要想办法除掉那几个鸠占鹊巢的外来者!

    只要拥有一具正常的身体,他才有机会让真相水落石出。

    吕徵原先是来杀花渊的,经过这番打岔,他仿佛泄了气的皮球,捡起地上的剑离开了。

    花渊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迟早要自食苦果。

    他方才也是太激动了,如果真的杀了花渊,多半会将自己的性命也赔进去。

    不值得!

    虽然没了南蛮这个外在的威胁,但南盛并没有因此和平起来,反而充斥着山雨欲来的气息。

    诸侯盟军之中,安催在疫病事件中实力保存完好,在吕徵的谋划和经营下,实力不停壮大。

    反观其他诸侯,南蛮战役中损失惨重,疫病又折损无数精锐,很快就被安慛甩了几条街。

    诸侯实力相差如此悬殊,安慛是不慌不忙了,但那些元气大伤的诸侯可就提心吊胆了。

    待盟军将战利品瓜分结束,纷纷找了借口带兵回家。

    从安慛对待南蛮俘虏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这人绝非良善之辈,他身边的花渊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若是安慛临时反水,他们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回了大本营,多少安全一些。

    杨涛也选在这个时候告辞。

    出发之前,颜霖倏地感慨了一句。

    “安慛此人,狼子野心。”

    杨涛一抓缰绳,扭头望向颜霖,“难不成,安慛还会派兵偷袭我等?”

    “偷袭我们倒是不会,其他人不好说。”颜霖笃定地道,“盟军灭了南蛮,各家都出功出力,折损无数兵马,正是实力最弱的时候。安慛兵马保存完好,未必会放过这个机会……”

    杨涛不解地道,“为何如此?若安慛真有这份野心,怎么会允许各家带兵告辞?”

    颜霖叹了口气。

    自家小伙伴果然是傻白甜。

    正宗傻白甜,不傻不要钱。

    这个问题还需要想么?

    “倘若安慛现在就动手,各家为了自保必当集结军力与其对抗。一家力薄,但联合几家之力,安慛也要惨败。”颜霖道,“各家带兵回去,彼此之间无法照应,方便安慛各个击破。”

    这样一来,不仅能蚕食各家充实自我,还能将分出去的战利品都收回来。

    按照颜霖对安慛等人的了解,这有很大可能。

    杨涛听后绷紧神经,“这么说来,我们也要做好被偷袭的准备?”

    颜霖摇头,他道,“安慛会对各家下手,唯独不可能偷袭我等。”

    杨涛啊了一声,“为嘛?”

    颜霖道,“别忘了,东庆还有个柳羲虎视眈眈呢。若是我们实力受损,谁来替他挡着柳羲?安慛与盟军各家诸侯关系都不怎么样,疫病爆发的时候,唯独暗中提醒了我们,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是担心我们实力受损严重,届时扛不住柳羲的大军?这点心思,倒是不难猜。”

    杨涛:“……”

    真的不难猜么?

    为嘛他一点都猜不到?

    “柳羲?”杨涛道,“她这些年将东庆境内的诸侯都打了个遍,还有精力出兵?”

    颜霖道,“没精力也得出兵。南盛正逢低谷,现在不出兵,以后再想出兵可就难了。”

    杨涛听后沉默。

    “柳羲坐拥东庆以及北疆,我等如何御敌?”

    杨涛的家底不算薄弱,但和姜芃姬比起来却不够看,底气不足啊。

    经历南蛮这事儿,杨涛偶尔会有些茫然。

    一将功成万骨枯,胜了固然好,败了呢?

    身后跟随他的万千将士便成了人家往上踩的累累白骨,他精心经营的治地也会被战火侵袭,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百姓又会流离失所。那般情形,目不忍睹,杨涛不想落到那个下场。

    颜霖却不担心,他道,“结盟御敌。”

    结盟?

    找谁?

    杨涛左右眼写满了这四个字。

    “中诏。”颜霖说道,“安慛这人靠不住,与他合作结盟,指不定什么时候被捅一刀子。这点来说,柳羲都比他好。思来想去,我们唯一能结盟的对象便是中诏诸侯,合纵连横!若他们从汴州向沧州发兵,牵制住柳羲,我们便有喘息之机,能趁机图谋浙郡、沪郡以及浒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