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44:聂氏隐忧(三)【第四更】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聂洋也不知道脑子里这个自称“帝王辅佐系统”的家伙是谁。

    对方是人是鬼?是神是魔?可他知道对方来历不简单。

    它看穿了聂洋的野心,聂洋实现野心也需要它的帮助,二者一拍即合,合作愉快。

    聂洋想要出人头地,掌控聂氏,借助聂氏飞黄腾达,登临帝位。

    不过,这个目标太艰巨了,没有盟友帮助很难达成。

    【你真能帮助我成为帝王?】

    聂洋思忖着这话的真实性。

    他外表温和宽厚,旁人都道他懦弱可欺,唯独这东西一眼看穿他的野心。

    【千真万确,你身上的龙气是中诏境内最浓郁的,未来必成霸业。】

    聂洋哑然失笑,他虽有野心,但却没报多大希望。

    聂氏老太爷还没死呢,老太爷几个儿子还活蹦乱跳呢,几个儿子都是超生大队呢,一房生了不知几个儿子……聂洋只是四五十个曾孙辈中的一个,哪有办法从这么多人中脱颖而出?

    除非——

    阻拦在他前面的人都死了,活下来的也是争不过他的。

    【你话说得这么满,我反而有些不信了。】

    聂洋九岁碰见这个系统,起初几年一直提防,时日相处久了,对方也确确实实帮了聂洋不少忙,他才慢慢施以信任。二者合作至今已有十余载,聂洋也越发信任这个“朋友”。

    作为聂氏小透明,聂洋很清楚一点——他不争,未来注定被人踩在脚下,一世不得翻身。

    既然系统说他身上有真龙帝气,未来前途不可限量,他为何不为自己的前程搏一搏?

    聂洋想要上位,首先要帮助聂氏三房脱颖而出,届时再解决其他人就轻松得多。

    经过系统提醒,聂洋知道自家叔叔聂良是中兴聂氏的人才,同时也是阻拦他的绊脚石。

    只要聂良在五房,三房胜出的机会微乎其微。

    聂洋道,【若是聂良身体孱弱,命不久矣,是不是不成障碍了?】

    系统倒吸一口冷气,【你要暗杀聂良?】

    这可是亲叔叔啊!

    聂洋笑道,【你不是跟我说过,聂良是个短命鬼,注定活不长?可我看他身体好好的,无病无灾,似乎不符合你告诉我的内容。我也不是立马就要他的性命,不过是让他顺应天命!】

    系统下手,干净利落,聂良事后察觉也是被投毒两年之后了,毒入骨髓。

    说实话,聂洋得知此事还挺害怕,生怕聂良查到自己头上。

    此时的他根本不是聂良的对手,一旦被揪出来,小命休矣。

    孰料系统的本事超乎想象,居然连聂良也查不出多少线索,聂洋布局越发放心大胆了。

    为了让所有人都相信他是温和无害的,聂洋戴着虚假面具好些年,险些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他时常被族兄弟欺负,欺负得再惨也不知道还手,还被人当成刀使。

    不过,伪装的同时也要经营人脉,那些纨绔子弟是最容易哄骗的。

    例如,聂洋就曾经结交过一位聂氏长老的孙子,那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不思进取又自命不凡,愚蠢好控制,最受不得有人比他优秀。这个纨绔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呢?

    他在聂洋的怂恿下,在一次雅集上故意找一个年轻士子麻烦。

    那个年轻士子没什么背景,偏偏天赋极好又不知遮掩锋芒,自诩聪慧,最后惹恼了纨绔,因言获罪,还被纨绔报复打断了腿。这也就罢了,纨绔还不依不饶,串通府衙给年轻士子安了个莫须有罪名,发配边境劳改两年。结果这个士子体弱挨不住,半路得了风寒死了。

    年轻士子死了,据闻士子的母亲和妻子不久也伤心病故,只剩一个老人和一个孩子。

    他本就是冷心薄情的人,这对爷孙后来去了哪里,聂洋也没关注。

    只是隐隐记得那个年轻士子姓孙,名烈。

    再有天赋又如何?

    翅膀还没硬就想飞,迟早会被人折断跌落摔死!

    数年下来,帝王辅佐系统教了聂洋不少帝王心术,聂洋也借助系统做了不少小动作。

    所有计划都进行好好的,谁料聂良会成了唯一的异数?

    一直不争不抢的聂良突然发难,禁锢了聂老太爷,强行夺了家族权柄,架空了几个叔伯。

    动作快得不可思议,等聂洋这边反应过来,大局已经尘埃落定。

    聂良掌权,五房水涨船高,聂良的长子也一跃枝头成凤凰,身价倍增。

    这个变故让聂洋心慌,不过他没有露出马脚,反而靠着可怜在聂良长子跟前博了好感。

    几年相处下来,二人比亲兄弟还还要亲兄弟,连聂良都对他放下了戒心。

    “还差一些——”

    聂洋倚在亭中,聂良长子正沐浴在阳光下,捧着一本书苦读默背。

    【你打算怎么做?】

    聂洋道,【聂良不是易于之辈,他活着的时候,我的动作多了,绝对会引起他的怀疑。最稳妥的做法就是熬死他,按照聂良的脾性,他生前拿他的叔伯没办法,兴许临终之前会将他们都带走,为他儿子扫清障碍。如此一来,相当于替我清理了竞争对手。打不过聂良,我还打不过聂良他儿子么?聂良自己是一身的心眼,偏偏养出来的儿子这般纯良好骗,可惜了。】

    【不瞒你说,这叫一脉相承。】

    聂洋眼睛一瞥,险些被逗笑了。

    一脉相承?

    意思是聂良也纯良好骗?

    系统道,【某种意义上来说,聂良的确挺好骗,他的软肋太明确了,性子还执拗。】

    聂洋无言以对。

    半晌才道,【你说的……挺有道理。】

    系统又问,【倘若聂良没有临时还拉垫背呢?】

    聂洋眸光微冷,【栽赃陷害知道么?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这口锅聂良不背也要背。】

    聂洋跟系统聊天聊得开心,阳光下的聂良长子唤了一声。

    “阿洋,这亭子有什么有趣的,你来我这里,院子春光独好。”

    聂洋道,“不是很喜欢,容易晒黑了。”

    “这日头又不烈,怎么会晒黑?男子汉大丈夫,又不是闺中娘子,你还怕黑?”

    聂洋只是单纯不喜欢光,更喜欢阴影,这能让他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