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45:聂氏隐忧(四)【第五更】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噗——”

    杨涛正喝酒呢,听到下属回禀,一口喷了出去,幸好没有波及无辜。

    “咳咳咳——没弄错吧?柳羲居然真用这个借口出兵?”

    杨涛咳得眼泪花子都出来了,他是没想到姜芃姬操作会这么骚,出兵的借口都与众不同。

    去年陶氏作乱,分别派了高仿货来漳州和丸州挑拨离间,试图让两个诸侯怒发冲冠。

    结果十分喜人,杨涛不在漳州在南盛前线,姜芃姬也是个机灵鬼,根本没有上当。

    一番谋算没有结果,不仅将整个家族赔进去不说,还给了姜芃姬现成的借口。

    她正愁没有理由找杨涛麻烦呢。

    “师出有名即可,人家又不管借口是什么。”

    妻子颜舒窈抱着宝宝坐在杨涛身边,享受难得的夫妻时光。

    杨涛道,“为夫只是很意外,柳羲为了出兵也是煞费苦心。”

    颜舒窈怀中的宝宝一个劲儿向杨涛扑去,他笑着咧嘴接过软绵绵的小家伙,怎么也亲不够。

    “夫君,你说兄长此去会有结果么?”

    颜舒窈甚是担心,此去中诏路途遥远,不知道兄长颜霖能不能顺利说服中诏诸侯结盟。

    杨涛道,“少阳从未让人失望过,这次也不例外。他说了有把握,那就肯定有把握。”

    尽管姜芃姬说要出兵打仗,但前期准备工作就漫长得很,杨涛是半点不急。

    “夫人,你瞧,孩子还吮吸为夫手指呢。”

    杨涛玩心大起,见孩子抱着他的手指往嘴里送,他也笑着不拿开,反而乐津津地看着宝宝。

    颜舒窈嘴角一抽,没想到丈夫都当爹了还有这般童心,连忙将他手拍开。

    “一身的汗臭味,不怕孩子吃出个好歹。”

    杨涛笑道,“孩子又没嫌弃,瞧着还挺喜欢,可见啊,未来必是一员虎将!”

    “满脑子打打杀杀。”颜舒窈不轻不重地嗔了一句,“妾身可不喜欢这个。”

    杨涛少了外置大脑,不过该忙的公务还是要忙的,顶多效率低一些。

    颜霖也知道自己不在,没人能压得住主公,干脆给杨涛挑了个性情温和宽厚的临时“大脑”。

    杨涛性情纯良,你横他就横,你软……他根本凶不起来。

    因此,颜霖虽然不在了,杨涛依旧被临时大脑吃得死死的。

    逗了逗宝宝,杨涛继续去忙碌正事,桌案上放了一堆南盛相关的情报。

    他随手翻了翻,叹息道,“少阳真是算无遗策,安慛狼子野心,果真忍不住了。”

    南盛盟军彻底瓦解,安慛将各家诸侯逐个击破,一个一个吞并蚕食,扩张迅速。

    杨涛帐下众人看在眼里,慌在心里。

    这是个好时机啊,为何主公不跳出来跟安慛抢一杯羹?

    临时大脑道,“安慛空有野心,若无身侧吕徵辅佐,怕也是难成大事。”

    杨涛嘟囔道,“可惜了,吕徵明珠暗投,这个安慛可不是什么明主,只能同苦不能共甘。”

    安慛三番五次伤了吕徵的心,矛盾越积越深,哪天爆发出来,吕徵可就难过了。

    临时大脑道,“人各有命。”

    杨涛道,“我是不信命的。”

    另一厢,因为情报落后,等姜芃姬知道颜霖偷偷摸摸去了中诏,来不着急阻止了。

    “这又是想要二打一?”姜芃姬道,“沧州这才停歇多久?”

    卫慈笑道,“中诏聂氏人心不齐,主公未必不能一打二啊。”

    姜芃姬眉头一皱,她道,“中诏也掺和进来的话……我们兵力充沛,但粮草会十分吃紧。速战速决还好,万一被拖延住了,情况不妙。说到底,打仗就是个烧粮食的活计。”

    卫慈道,“不妨等秋收?宗光对农田肥料的研究已经有了极大的进展,今年春耕也用上了。”

    姜芃姬道,“嗯,我知道。”

    话还没说几句,姜芃姬收到一封折子,落款人是孙文。

    “载道?”姜芃姬纳闷,孙文自打进入她帐下,除了北疆一战大放光彩,其他时候都扎根北疆做治理建设,平日行事非常低调。他就是个孙控,除了孙子兰兰和工作,其他都不在意。

    这时候突然上一封折子,怕是有什么要紧事情。

    卫慈道,“或许有事相求。”

    姜芃姬一边打开折子一边道,“求什么?”

    看过折子,她知道孙文所求为何了,人家申请工作调度。

    “他在北疆做得好好的,怎么突然要申请调回来?”姜芃姬诧异。

    卫慈道,“载道……应该是为了中诏聂氏。他若是听到聂氏也要参战的消息,肯定坐不住。”

    对于孙文来说,聂氏是害得他家破人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罪魁祸首。

    姜芃姬明白过来了,笑着道,“那便应允吧,总该让载道了却一桩心事。”

    忙完手头的事情,外头的天色已经暗了,姜芃姬准点关了直播间,又让卫慈陪着自己用膳。

    “我似乎没问过你,载道以前的事情?”

    卫慈道,“主公的确没有问过。”

    姜芃姬问道,“他以前也和聂氏有过节?”

    卫慈的脸色瞬间变了,变得一言难尽,“不是,载道是聂氏肱股之臣,深受器重。这一世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聂氏居然伤了载道的独子,让其断腿不说,还害得他死在发配路上。”

    这也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孙文的夫人伤心过度去了,儿媳也撒手人寰,一家只剩爷孙俩。

    要不是孙文带着孙子逃命到东庆,姜芃姬还捡不着对方呢。

    “这叫蝴蝶效应。”姜芃姬道,“兴许是你我的出现改变了命轨吧。”

    卫慈也吃不准为嘛,反正对自家主公来说不是坏事。

    孙文得了允许,完成交接工作之后立马奔赴丸州象阳县。

    孙兰放学后在家里瞧见爷爷,顿时以为自己在做梦。

    他向往常一样飞奔到爷爷怀里,谁料平时和蔼可亲的爷爷,此时却一脸肃容。

    “爷爷?”

    孙兰一脸疑惑。

    主动去牵爷爷的手,他发现对方的手指在颤抖。

    “兰兰。”

    “嗯?”

    孙文道,“你想奶奶、想父亲和母亲了么?”

    孙兰垂着脑袋道,“想,但是不能想,因为爷爷会更难过。”

    孙文道,“过不多久,爷爷会亲自摘了害死他们的仇人的脑袋,剥皮萱草点天灯!”

    他等这个机会等了太多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