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46:定亲(一)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剥皮萱草?

    点天灯?

    孙文声音不重,但言语中的杀意却要刺透耳膜,孙兰忍不住颤了颤。

    “爷爷?”

    他露出些许畏惧的神色,这般阴鸷又锋芒毕露的爷爷,他太陌生了。

    孙文收敛气势,轻叹着轻抚孙子的长发,这孩子还未加冠成年啊,他是怎么都放心不下。

    孙兰紧张道,“爷爷不是说仇人是聂氏子弟?聂氏?爷爷不要胡来,孙儿就您一个亲人了。”

    爷孙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相较于报仇雪恨,孙兰更希望爷爷能长命百岁,这比什么都重要。

    “兰兰,你也不是小孩儿了,如今也是个少年郎了。”孙文语重心长道,“若是家中没有遭逢巨变,你父亲母亲也该给你相看媳妇,订一桩亲事,待女方及笄成婚,紧接着加冠成年……”

    孙兰听红了脸,他还真没想这么多。

    “爷爷知你心善,若是可以,你单纯一世又如何?可生老病死,任凭是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谁都逃不开这个结局。爷爷也不知道这把老骨头还能陪着你多久,帮衬你多久。待爷爷走了,爷爷的兰兰该如何?你要知道这是什么世道,如今是乱世!诸侯博弈互倾轧,天下苍生皆蝼蚁。主公势强不假,可世事变化无端,谁能预测未来局势如何?爷爷如何放心?”

    “爷爷不要说这话,您必能长命百岁的!”孙兰嚅嗫着道,“孙儿不会辜负爷爷期许的。”

    孙文哑然笑道,“爷爷也想长命百岁,不仅要看着兰兰成婚冠礼,还想瞧着你儿女成群呢。”

    孙兰这些年吃穿用度都是上佳,营养跟上了,正逢抽长个子的年纪,脸上的婴儿肥也渐渐消失,添了几分少年郎的青涩。假以时日,必会成为不少闺阁女子心目中的梦中郎君。

    “那聂氏——”

    孙兰那双黑葡萄般黑亮的眸子盛满了期待。

    孙文不避讳地道,“主公有意对南盛杨涛动兵,杨涛派人去向中诏聂氏寻求结盟,爷爷这些年待在北州歇得够久了,骨头都懒了,也该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免得让人小瞧了去。”

    孙兰道,“谁敢小瞧爷爷?再说……行军打仗那么辛苦,爷爷年纪也大了……”

    让年纪奔五的老爷子随军打仗,光是漫长的行军就够折磨人了。

    孙兰也算是金鳞书院第一批学生了,目前学习的内容越来越难,越来越偏向实用,教学夫子还时常开设军事政治课程,军事案例从古至今,一场一场挑出来当教材与学生讨论学习。

    孙兰学习很努力,成绩基本稳定前十。

    孙文偶尔对他提及外界局势,他也听得懂,有自己的想法。

    “聂氏与主公必有一战,爷爷也不是瞧见仇人打上门还能坐得住的。老头子年纪是大了,但不是老得不能动弹了。主动请缨调回,不仅仅是为了你奶奶和爹娘报仇,还有便是为了你。”

    孙兰沮丧道,“爷爷怜爱孙儿,处处为孙儿谋划,可孙儿也希望爷爷能……”

    孙文还嫌说得不够明白,解释道,“爷爷瞧你与亓官文证家的长女走得近,亓官让是主公跟前心腹,你幼年失恃失怙,身份就差了人家一大截。自古以来,结亲讲究一个门当户对,爷爷不为你拼一把,难道靠你自己?等你努力爬上去,人家亓官静慧的女儿都能喊你叔叔。”

    孙兰脸蛋刷得红了,好似涂了一层厚厚的胭脂。

    孙文瞧他的样子,笑道,“老实告诉爷爷,你喜不喜欢亓官家的闺女?”

    孙兰羞得不行,怯怯凑近了爷爷耳畔,说着悄悄话。

    “喜、喜欢……她很好看,人也很好。”

    孙文趁机道,“若是喜欢,不仅爷爷要为你努力,你也得争气啊。”

    孙兰天真道,“这不是看缘分么?”

    话本上都说千里姻缘一线牵啊,互相喜欢不就可以喜结连理?

    孙文嘴角一抽,他家孙子比想象中还要单纯一些。

    “缘分?哪怕你和亓官静慧的缘分有你大腿那么粗,一旦你配不上她,信不信亓官让能拿刀将缘分砍成烂泥?哪个当父亲的会愿意将如花似玉的闺女交给一个处处不如人的女婿?”

    亓官让不会轻易得罪人,但涉及女儿婚事,这人就跟炸开刺的刺猬一样难对付。

    孙兰没点儿本事,还真别想越过亓官让。

    孙文这些年太低调,尽管治理北州(北疆)功劳不小,但存在感不如几个在前线活跃的年轻后生。他也曾试探过亓官让的口风,对方啥都不说,只是报以冷哼,孙文心里就有数了。

    孙兰揪着袖子道,委屈道,“孙儿也没这么差呀。”

    孙文道,“兰兰当然不差,可距离亓官文证的标准还差了那么一截,他不会轻易松口的。”

    未来要是成婚成家了,孙兰还是这么软糯的脾性,亓官让会给他好脸就怪了。

    如果不是孙兰瞧上了亓官静慧,孙文也不会那么拼。

    现在拼一些,以后去亓官让跟前提亲也少受点儿刁难。

    孙兰:“……”

    有点儿绝望!

    过了一会儿,孙文问他,“兰兰,要不要跟着爷爷一道随军历练?”

    军旅生活最能磨练人,不求孙兰能性情大变,好歹磨一磨,让他刚毅一些。

    孙兰诧异地指了指自己,“孙儿可以么?”

    他还是金鳞书院在校生,院长夫子会放人么?

    孙文道,“爷爷去求一求主公,自然是可以的。不过到了军营,爷爷就不能随时随地照顾你了。军营不比家里,你会碰见什么难题、吃什么苦头,你心里都要做个准备,别喊苦喊累。”

    孙兰摇头道,“孙儿不怕吃苦。”

    爷孙谈话完毕,孙兰这一夜都睡不着,第二日去了学院忍不住跟亓官静慧兜底。

    当然,他是没说自己喜欢对方,或者爷爷想让她当孙家孙媳妇,只说为了历练去随军。

    亓官静慧道,“怎么突然说要去军营?”

    孙兰不好意思地道,“兴许是爷爷觉得我性格太软了,立不起来,去军营见见世面也好。”

    亓官静慧问他,“学院课程呢?”

    孙兰道,“我预备带上一年的功课,尽量不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