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47:定亲(二)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亓官静慧道,“行军打仗不是儿戏,什么穷山恶水都要涉足,你身体吃得消?”

    孙兰的骑射不咋好,水平中下游,身子骨也偏弱。

    行军打仗真会要人命的。

    “爷爷让我去军营历练,多半是文职当个小主簿,帮衬着打下手,总不会让我提刀上战场杀敌,说起来也没多大危险。”孙兰腼腆笑道,“距离开战还有许久,我找个武师多学学。”

    亓官静慧笑道,“哪用得着这么麻烦,我陪你练手也行。”

    金鳞书院男女分班,上午的课程是一样的,下午不一样。

    男生学骑射,女生学练体术和女红,一般侧重前者,女红水平只用达到秀个荷包就行。

    对于练体术,很多人的了解浮于表面,皆以为是观赏锻炼为主的“舞”术,孙兰也不例外。

    结果——

    孙兰手中的剑第十次被打脱手,疼得眼眶都红了。

    亓官静慧的剑势不仅力道大、灵活多变,速度还奇快,眼睛都没来得及眨,剑锋已经逼近。

    不止如此,他还发现对方的力道大得可怕,完全颠覆了他对小女生的固有印象。

    可是,明明静慧瞧着那么纤弱小巧……

    兴许爷爷说的对的。

    “很疼?瞧你眼眶都冒出水汽了……”

    放下木剑上前抓着他的手,亓官静慧仔细检查他发红的虎口,心下有些愧疚。

    她与同班同学、女兵武师练习多了,忘了把握分寸。

    孙兰害羞地抽回手,不自然地用袖子遮住虎口位置,被她触碰的肌肤都在发烫。

    “没有,昨夜没休息好,这会儿有些犯困了,才不是疼得想哭。”

    “好,我且信了你的话。”

    亓官静慧也没怀疑,正巧这时候府中侍女给二人带来晚膳。

    “母亲和两位妹妹可用膳了?”

    用膳之前,她顺嘴问了一下母亲和妹妹。

    古人没有安全的避孕措施,亓官让和夫人又喜欢孩子,除了亓官静慧又生了两个女孩儿。

    目前肚子里还揣着一个没卸货。

    亓官静慧希望这一胎是弟弟。

    因为她无意间听到侍女说父亲人道中年还没个男嗣,夫人又没让纳如君,压力很大很大。

    生长在这个家庭,亓官静慧也没感觉到男嗣有多重要。

    等她了解到外界的风气,她又不确定了。

    尽管父母感情极好,瞧不出矛盾,但亓官静慧还是希望有个弟弟,母亲压力也能小一些。

    外头有的是正室生不出嫡子,丈夫纳了如君的例子。

    她可不想父母之间还梗着一个碍人眼的外来者。

    倘若生不出弟弟也无妨,她以后会立女户招婿的,绝对不会堕了父亲威名。

    殊不知——

    亓官让还巴不得夫人这一胎仍是千金,毕竟他许愿过要一打闺女来着。

    孙兰和亓官静慧年纪相差不大,作为男生的孙兰应该更高一些,现实却不是这样。

    亓官静慧这半年开始,个头抽长得很快,二人站在一起,孙兰还要矮她半头。

    不过长辈都说女孩儿这个年纪长得快,再过两年就该轮到孙兰长高了,肯定不会矮的。

    孙兰这才安心,他才不想当矮倭瓜呢。

    用膳之后吃了茶点,亓官静慧倏地道,“孙先生给你取表字了么?”

    孙兰道,“还没弱冠呢,取表字还早。”

    因为世道缘故,不少人不等加冠就有表字了,孙兰年纪还太小,孙文还没给取。

    “静慧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前几日听长生喊什么容礼哥哥,一问才知道这是丰仪长辈给拟定的字。”

    丰仪,字容礼?

    孙兰有些期待了,自家爷爷会给他取什么字呢?

    他正想得入神,静慧又道,“昨夜听父亲与母亲谈话,似乎丰仪要与长生定亲了。”

    孙兰正用手支着下巴,听到这话,险些没滑倒。

    “定亲?长生才多大年纪?”

    丰仪比孙兰大一些,定亲是正常的,但定亲对象年纪小了呀。

    “两家乐见其成,没什么不好的。定亲又不是成婚,至少也要等长生及笄再说,届时丰仪正好加冠成年了。”亓官静慧倒是没什么意外,毕竟丰仪在外的名声极好,一群长辈也很看好他,哪怕是风瑾也挑不出错。两家先定亲呗,若是中途有什么变故,解除婚约也没大碍。

    孙兰讪讪地道,“我只是觉得太早了。”

    静慧道,“十有七八是真的,你没注意到长生的校牌名字改了?”

    孙兰自然没注意。

    长生原先的校牌名字是风长生,如今却改成了风羽,长生当做字使用。

    两家若要定亲,流程虽不及成婚那么麻烦,但也需要男女双方的大名。

    第二日去学院问了一下丰仪,他从对方口中得到了肯定回答。

    孙兰:“……”

    一个不留神,丰仪这小子居然从单身联盟退出去了。

    “为何如此突然?”

    孙兰之前没听过半点风声,尽管有苗头,但风瑾那便一直没松口啊。

    丰仪道,“长生年初去风氏住了一阵子,你也知道,年初走亲访友频繁,风氏又是一大家子了,自然有人盯上长生了。据说是某个外嫁长辈的孙子,出身清贵,与风氏的交往频繁。”

    因为两家长辈有些扯不清的渊源,风瑾这边不好一口回绝,只能搬出救兵了。

    结果,丰仪捡了便宜。

    风瑾和丰真早就有了口头约定,如今定亲,不过是将口头约定转为书面约定。

    下午的时候,丰仪得知孙兰有可能要随军历练,他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一回家,丰仪将自己的打算跟父亲说了一遍。

    丰真道,“毛都没长齐还想上战场?”

    丰仪道,“书读再多,没有付诸实践,焉知不是下一个赵括?”

    “怎么突然有这个想法了?你被孙文家的孙子刺激到了,执意要争个高低?”

    真以为军营那么好混?

    丰仪眼神平静,但丰真总觉得儿子在内心翻白眼。

    “孙兰有孙兰的长处,儿子没有一争高低的意思。”

    丰仪只是觉得书院学的内容暂时够用了,如何真正灵活运用,还需要亲身实践。

    书上写的东西和现实总有出入。

    “你想去,为父便帮你。”丰真笑道,“生死有命,莫怨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