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48:定亲(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虽说丰仪距离弱冠还有好些年,但他自小性情沉稳,做事周全,最令人放心不过。

    他既然主动向丰真提及要进入军营历练,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继母万秀儿却不是很同意,不仅没有支持,反而狠狠剜了一眼丈夫,听听这人说的什么话?

    生死有命,莫怨旁人?

    丰仪可是老丰家的独苗苗,丰真身体又孱弱,子嗣艰难,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向列祖列宗交代?这当父亲的真够狠心,舍得将十二三的儿子丢去随军,不怕丰仪有去无回?

    万秀儿的好心,丰仪自然是懂的。

    只是——

    “父亲膝下单薄,正因为如此,儿子才要扛起振兴门楣的重任。”

    万秀儿轻叹一声道,“纵使如此,容礼你也还太年幼了。行军打仗连那些五大三粗的汉子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你呢?若你真想历练,不如再等个一两年,待你再年长一些再去?”

    丰仪抿着唇不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坚定地拒绝了继母的建议。

    万秀儿见状只能放弃,余光瞧见丈夫丰真似笑非笑的眉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暗中伸手将他腰间的肉拧了一圈,疼得丰真脸上的笑容都裂了。万秀儿见他这个反应,火气才降了些。

    丰仪这事儿很快传到了未来岳丈风瑾耳中,后者哼哼两声,不置可否。

    他没什么反应,坐在一旁伏案写作业的长生坐不住了。

    风瑾道,“席垫下头塞着绣花针呢?坐有坐相,别东倒西歪的。”

    长生搁下笔,扎巴着眼睛瞧着父亲,问道,“父亲说容礼哥哥要去军营了?”

    “怎么?咱们的小长生还心疼了?”

    长生道,“才没呢……女儿只是听侍女提及,战场很危险,容礼哥哥看着就瘦瘦小小的。”

    风瑾忍不住笑着教训女儿。

    “父亲的傻闺女呦——丰家大郎不去历练成长,他有什么资格迎娶为父的掌上明珠?”

    对这事儿,风瑾是乐见其成的。

    少年郎不经历现实的历练,如何成长为可靠的男人?

    风瑾宁愿养闺女一辈子,他也不能容许将女儿交到一个不靠谱的男人手中,害她一辈子。

    “战场刀剑无眼,但他又不是上阵厮杀,只是蹲在营内学习罢了,危险不大。”

    风瑾决定让丰仪和长生定亲,自然是看准这小子有前途、人品可靠,值得交托女儿。

    不然以风氏的底蕴和地位,丰仪身上还有别的东西值得他高看一眼?

    风瑾对待同事可以不讲士庶门第,但对待女婿不一样了。

    若非主公的缘故,丰仪的出身根本入不了风瑾的人选名单。

    婚姻不是两个小孩儿情投意合就够的,还要考虑两家背景底蕴以及家教风气。

    丰仪勉强算是士族出身,但家族早已落魄,传到丰真那一代就只剩一些家底,人脉不留多少了。若非乱世,丰真这一脉彻底落魄的可能性很大,哪有资格与清贵的风氏当亲家?

    丰真深受主公重用,未来的前途差不到哪里去。

    丰仪自小稳重聪慧,勉强算是众人看着长大的孩子,这孩子人品如何,风瑾心里有数。

    种种条件相加,风瑾才勉强认可了丰仪。

    丰仪主动要求去历练,他更是高看一分。

    风瑾语重心长地道,“你还小,不懂这些,等你懂了,你便会知道为父的苦心了。”

    长生点头道,“嗯……可是父亲……女儿能不能……”

    风瑾苦笑道,“你都还没长大呢,已经留不住了,去吧,记得早些回来做作业。”

    长生带着两个侍女去丰仪家串门。

    风瑾瞧了,心里堵得慌。

    “夫人。”

    风瑾有些憋得慌,捏着夫人魏静娴的手不撒开。

    “嗯?”

    “这一胎生个男孩儿吧,不要闺女了。”风瑾半晌才憋出两个字,“心疼。”

    明明女儿那么可爱讨人喜欢,为何偏偏要嫁人呢?

    风瑾道,“疼得像是有人剜了为夫的心。”

    魏静娴哑然失笑,她倒是没想到自家丈夫也会这般幼稚童趣。

    姜芃姬没过多久也听说风瑾和丰真当了亲家,两家的孩子居然定亲了。

    她提着笔愣了许久,半晌才道,“现在的孩子真是了不得了,这绝对是早恋中的早恋!”

    她被打击了,直播间的咸鱼也没好到哪里去。

    【偷渡非酋】:记得没错的话,风瑾家的长生还是主播给接生的,一眨眼都定亲了!

    【妖影昀】:刚上小学一年级的长生和刚上初中一年级的丰仪定亲了?在坐的大学党和工作党心痛不心痛?看什么直播?男朋友有了吗?女朋友找到了么?好歹也是一百多斤两百斤的狗子了,怎么还单身呢?这个直播间对单身狗太不友好了,微笑着手动再见!

    【莫要空欢喜】:扎心了,老铁!

    小学生和初中生都恋爱了,他们这群常年蹲守直播间的单身狗还有出路?

    姜芃姬也很扎心啊,她叹道,“子孝,你就不担心么?”

    卫慈从一堆文件中抬头望她,不解得眨眼,“担心什么?征伐杨涛的事儿?”

    姜芃姬托腮道,“你不担心我们以后的孩子会和丰仪的孩子同龄么?”

    卫慈淡定地道,“倘若前世丰仪没有溺水早夭,丰攸出生的时候,丰仪应该十八了。”

    换而言之,丰仪的孩子还真会和姜琰成为同龄人。

    姜芃姬道,“丰仪这孩子前世死的可惜了。”

    卫慈道,“子实寒食散发作,丰仪慌忙之下寻仆从去请郎中,不慎踩到石阶青苔滑入池塘。尽管仆从救得及时,可丰仪体弱,落水之后得了一场大病,没有几天便夭折了。子实为此事耿耿于怀了大半辈子,最后还是有了丰攸才好些。据子实说,丰攸的相貌与丰仪有五分相似。”

    说到这里,卫慈顿了顿,回想前世丰攸的相貌。

    他又道,“相貌应该是挺像的,不过丰仪端重不苟言笑,丰攸温煦逢人便笑,各有风姿。”

    姜芃姬对未来的女婿颇感好奇。

    仔细询问了两句,姜芃姬不由得感慨,“丰真这辈子最自豪的事情不应该是他的成就,应该是他生的两个儿子。人家还一生七八个,加起来倒不如他家两个孩子好,真是气死个人。”

    卫慈酸溜溜地道,“兴许是祖坟葬的位置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