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52:聂杨结盟(四)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哪怕众人早知道主公的脾性,可阵前更改作战计划,这操作依旧骚得让众人闪了腰。

    主公,阵前变卦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身为主帅的她不能这么任性!

    亓官让眉头轻挑,余光觑了一眼卫子孝,正巧抓到卫慈没来得及挪开的目光。

    沉吟一会儿,亓官让收敛无奈的神色,转而恢复平静,出列问道,“主公此举为何?”

    按照最初的作战计划,他们将兵力侧重杨涛,预备在最短时间内拿下漳州,继而进攻南盛。中诏聂氏兵力凶猛,但大军背靠湛江关,利用此处的天险死守关门,聂氏想打进来也难。

    湛江关乃是东庆和中诏的门户,此处地势险峻非常,真正的易守难攻。

    当年孟湛搞事儿,试图将沧州卖给中诏聂氏,聂氏屁颠屁颠派人过来,还不是为了湛江关?

    不管是谁拿下湛江关,大有可图。

    聂氏拿到了,他们在进攻方面就占据了主动位置。

    姜芃姬占了,她防守起来便会轻松很多。

    因为两路开战,所以姜芃姬帐下兵马已经分为两路,行军都有两天了。

    一路出征南盛杨涛,一路出征沧州湛江关,阻拦聂氏破关。

    前者攻,后者守,分派的兵力和人员自然也不同。

    自家主公一拍脑门说要调换作战计划,后续的影响极大,一个不慎还会耽误战机,后患无穷。鉴于君臣之间的信任,亓官让想听听自家主公这么做的理由,理由能说服他,他就支持。

    要是主公拿出来的理由不能说服亓官让,亓官让断然不会让她胡来。

    本以为卫慈和主公通过气了,但他刚才瞄了一眼,卫慈的神情也很意外。

    思及此,亓官让手中的羽扇扇得越发勤快,频率高了不止一倍,吹得外衫飞动。

    姜芃姬望向卫慈,卫慈出列作揖道,“主公更改计划不要紧,难就难在这么做要调整两路兵马,拖累后勤粮草,临阵换将亦是兵家大忌。依慈所见,还请主公思量再三,再做定夺。”

    卫慈和亓官让都表示了隐晦的反对,另外几个自然更加难以说服。

    只是姜芃姬积威久已,他们没有将话说死。

    先听听主公有啥想法再决定支持还是反对呗。

    倒是孙文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孙文与姜芃姬的接触算是最少的,但这不妨碍他将自家主公当做钻研课题,时常琢磨。

    按照他的了解,自家这位主公可是无利不起早的典型,她不可能不知道变卦潜在的隐患。

    姜芃姬眸光扫了一圈,落到席位比较靠后的孙载道身上。

    “载道对中诏聂氏有什么了解?”

    在场众人,唯独孙文是中诏人士。

    真要说了解,大儒万轩——万长斋才是最了解的,但人家是教育工作者,姜芃姬还指望对方帮着打理金鳞分院呢,哪里舍得将他拽到前线吃苦头。聂洵也能帮得上忙,不过他心灰意懒,不再插手这些事情。姜芃姬也不好勉强这位表哥出仕,对他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数来数去,只剩一个孙文了。

    孙文道,“聂氏起源北陈初年,迄今已有近七百年历史。时代居住汴州,底蕴深厚,历经多代家主经营,门生故吏遍布天下。姻亲,聂氏与不少士族都有些沾亲带故的关系,势力关系盘根错节。中诏大乱,皇室无道,聂氏振臂一呼,便有三州响应,如今占据中诏大半江山。”

    在十六国之前,中原也曾有过三百六十七年的大统一,名曰“北陈”。

    聂氏从北陈初年就发迹了,延续至今还未断了传承,倒是有本事。

    须知,风瑾所在的风氏也就比聂氏早了区区百年。

    “除了这,还有别的?”她开了个玩笑,“聂氏一呼百应,民心所向,我这是踢到铁板了?”

    孙文神色凝重地否定了。

    开玩笑,要是主公生了怯战念头,他报仇的梦想就真只是个梦想了。

    “主公说笑了。”孙文道,“若将聂氏喻为根深蒂固、枝繁叶茂的千年大树,树冠展开可遮天蔽日,旁人见之生畏,但绝不包括主公。外人对聂氏又惧又怕,当真是因为聂氏强盛、无可匹敌?依臣之见,分明是被聂氏披着的虎皮吓到了。主公既是真龙,如何会惧这些?”

    姜芃姬道,“聂氏披着的虎皮?这作何解?”

    孙文道,“主公可还记得浙郡许氏?”

    姜芃姬点头,她当然记得,许裴和许斐这对难兄难弟啊,如今想来还是唏嘘。

    孙文道,“浙郡许氏,何尝不是汴州聂氏的前车之鉴。”

    姜芃姬眉头一挑,笑道,“说得详细一些。”

    孙文说,“如今聂氏辈分最大的、积威最重的,当属聂氏诸侯聂良的祖父。聂良掌权之前,聂氏上下皆要受其掌控。老而不死是为贼,这位自然也不例外。把持权柄不肯撒手,为稳固族中地位,刻意打压膝下诸子,让他们疲于内斗。孙辈众多,出众者唯有聂良一人。”

    尽管消息不太多,但孙文也猜得出聂良是怎么上位的。

    可惜了,聂良这人心不够狠,没有快刀斩乱麻,斩除碍事的绊脚石,如今饱受困扰。

    姜芃姬又问,“如此说来,你说的聂氏虎皮是——”

    孙文道,“聂氏空有壳子,内里却是离心离德,犹如散沙一盘。子嗣相斗,不足为惧。”

    如果是上下一心的聂氏,那真是不好打,倒霉一些还会拖成持久战。

    当然,这些问题还没烂至骨髓,如果聂氏家主有断尾求生的果决,未必不能挽回颓势。

    孙文问她,“莫非主公也是因此觉得聂氏比杨涛更好对付?”

    “自然不是,我临时变卦,仅仅是因为……我发现聂良活不久了。”姜芃姬笑道,“正如载道说的,如今的聂氏出了点儿毛病。若是搁着不管,必然病入骨髓,整体每况愈下。若是来了个狠心的主儿,斩除这些弊病、断尾求生,未必不能盘活整盘局。聂氏在中诏积威慎重,关系人脉亦非我等能比。我们要入主中诏,碰见的阻力可想而知。自然要抓住这次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