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55:孙文出使(三)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两军即将开战,孙文却带着姜芃姬的文书上门,众人一时间也弄不清他的真实意图。

    聂良召见孙文之前,便由文士樊臣招待孙文,暗地里试探口风,探听孙文的真正目的。

    樊臣?

    孙文听到这个姓氏,心下转了几个弯。

    他道,“见君风姿斐然,必是普通人家不能有的。老朽可否斗胆猜测,先生出身黎阳樊氏?”

    中诏有十州三十三郡,地域广阔而富裕,黎阳就是巽州治下郡县,那是个富饶的鱼米之乡。

    因为私学盛行,中诏那片地方出了不少名留青史的风流人物。

    樊氏虽不能与聂氏相比,但也是中诏数一数二的士族,底蕴丰厚。

    听到樊臣的姓氏名讳,孙文心里就有底了。

    他离开中诏比较早,那时候的樊臣名声还没传出巽州,孙文自然没听过这人的事迹。

    樊臣目光带着几分诧异,旋即笑道,“先生慧眼如炬,某确实出身黎阳樊氏。听先生说话,有几分像是汴州的口音。先前听闻先生祖籍中诏,那时候还不信,如今却是相信了。”

    孙文笑道,“说老朽眼睛亮,倒不如说先生耳朵灵,一听就猜出来了。”

    他在北州(北疆)常住多年,口音受当地影响,多少改了一些,没想到樊臣还能听出来。

    樊臣招待十分周道,特地派庖子做了汴州当地的家乡美食,连孙文暂住的帐篷也按照当地的风格装饰。若非两军关系紧张,孙文还真想给樊臣的服务打个五星好评,这人做事细致啊。

    待在熟悉的环境,人们忍不住放松警惕,特别是面对基础好感度比较高的人的时候。

    樊臣与孙文聊了聊中诏旧事,二人说话极为投机,不论孙文说什么,樊臣都能接两句。

    没多一会儿,他们的关系就拉近了一大步。

    搁在外人听来,孙文和樊臣像是一对志趣相投的忘年交,谈话尽兴。

    唯独当事人心里清楚,他们以语言为刃,交锋数十个来回,时刻警惕对方设下的语言陷阱。

    一个不慎就有可能被对方套话了。

    二人笑语晏晏,帐外传来士兵的声音,聂良召见孙文过去。

    孙文与樊臣互相谦让,二人并肩出了军帐。

    外头旌旗猎猎,写着“聂”的旗帜在风中摇曳,好似一片片充满活力的火烧云。

    三耳为聂,旗帜上的聂以篆书写就,看着古朴而大气。这个姓氏在中诏还要凌驾皇室,哪怕是目不识丁的百姓也晓得这个图案意味着什么。孙文作为汴州人士,他自然也知道聂氏。

    孙文望着那面旗帜,眸子像是一汪见不得底的深潭,他笑着对一旁的樊臣说道。

    “说起来,老朽与聂氏还有一段不解之缘呢。”

    樊臣哦了一声,洗耳恭听状。

    孙文道,“老朽年少时候天赋愚钝,学什么都慢人数步,弱冠之后也是一事无成。人至中年才混了个刀笔小吏的位子。那一年,老朽自认为有些本事,曾经向聂氏自荐为客卿……”

    樊臣当然不知道这段历史,但也不惊讶。

    孙文既然是汴州人士,出身寒门,唯一的出路就是学好了依附聂氏,抱着大叔好乘凉。

    让他觉得可惜的是,孙文没被聂氏招揽,反而去了千里迢迢的东庆,给敌人当了幕僚。

    樊臣略显可惜地叹了一声,不着痕迹地将话圆了回来。

    无疑,孙文是个人才,不是人才也没法将北疆耍得团团转,这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这样的人才曾经向聂氏自荐为客卿,聂氏却没将其揽入门下,不得不说是个损失。

    樊臣不能说孙文才华不够,同样也不能说聂氏有眼无珠,误将珍珠当鱼目。

    他只能站在聂氏的立场表示了可惜,同时还肯定孙文的才能,顾全两方的颜面。

    樊臣很会说话,说得人心里熨帖极了。

    孙文勾唇,眸光平静中带着几分阴冷,笑意不曾深达眼底,无端给人皮笑肉不笑的错觉。

    实际上,孙文向聂氏自荐之后被收入门下了,只是他年纪大了,前半生又没有拿得出手的功绩,根本没人瞧得上。孙文投靠聂氏后,仍旧是没啥存在感的刀笔小吏,出头无望。

    一年之后,孙文都心灰意懒了,哪怕他十天半个月不去点卯也没人提及他。

    没过多久,独子孙烈在某次雅集上得罪了聂氏嫡系子弟。

    那人好生猖狂,性情狠厉跋扈。

    仅仅因为孙烈拔得头筹,让他没了脸,他居然派人打断了孙烈的双腿,

    这还不算,居然还动用关系将孙烈以莫须有的罪名发配边境。

    孙文家境不算好,但孙烈也是他娇养长大的儿子,哪里吃得这些苦,路上感染风寒早逝了。

    老妻和儿媳经不住这个打击,接连病逝……

    一家五口人,一下子折了三个,只剩一个孙文和年幼的孙子相依为命。

    孙文担心聂氏会继续迫害,不得不带着孙子兰兰离开中诏,沿路乞讨,颠沛流离。

    谁能想到,数年前丧家犬一般的孙文,如今却以使者的身份受到聂氏厚待?

    他的目光落向帅帐外的帅旗,略显干涩的眸子泛着几分阴冷。

    “使者,请。”

    孙文分心想得入神,耳边听到樊臣的话,回过神,他笑着颔首入帐。

    聂良坐在主位,哪怕帐内光线不太亮,孙文也能看出对方是个风仪极佳的男子。

    此人威严,但在孙文看来,聂良更像是个吟诗作对,与人谈笑风生的文士而非逐鹿天下、茹毛饮血的屠夫或者霸主。匆匆扫一眼,孙文便收回视线,作揖行礼,不卑不亢地表明身份。

    二者隔了两丈距离,场合气氛都不对,孙文也不能大大咧咧凑近猛瞧聂良的模样。

    “鄙人孙文,奉我主之命前来询问一事。”

    帐内人员众多却不显拥挤或嘈杂,聂良声音不高,孙文也能听听个真切。

    “什么事情?”聂良问道。

    “我主尽心竭力为百姓谋福祉,平息各地兵戈,辛劳数年才有如今光景,治下百姓能安居乐业。光善公与我主无恩无怨,缘何出兵,威胁湛江关?”孙文说,“我主问,这可是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