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57:孙文出使(五)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这孙文未免也太难缠了些!”

    樊臣心火旺盛,现在想起孙文帅帐的言辞还来气,这人是不要命了?

    孙文真以为“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八个字能保住他的性命?

    两军关系紧张的情况下他还敢撩拨聂良以及帐下众臣的底线,真不要命了。别的不说,孙文白日在聂良面前的表现就算得上“嚣张无礼”,聂良要真是怒而杀人,孙文可就白死了。

    孙文有这个胆量在敌军人堆里怼人,将生死置之度外,勇气可嘉。

    有位年轻小将嬉笑着道,“难缠也就罢了,偏还是个二皮脸,末将瞧几位先生的面色都不是很好。这孙文不就是个老叟,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他也不怕有人给他来几刀送他见阎王?”

    卫応垂眸道,“孙文怕是心知肚明,早就有恃无恐了。”

    怼人怼得这么不客气的,他还是头一回见到。

    樊臣道,“在下倒是好奇,这个孙文来这儿的目的,只是为了替柳羲诘问一句?”

    卫応眉头轻蹙,淡淡道,“怕没有这么简单。”

    几人谈论叹息,唯独坐在主位的聂良垂眸深思,眉头带着几分风霜。

    饶是聂良涵养极好,今天也被孙文气得动了怒火。

    他本就体虚孱弱,为了不影响军心才强撑着,每次出现人前的时间总不长久,为的就是隐瞒真实情况。今日动了怒火,牵动心肺,他只能出言呵斥孙文,随便找了个借口将人打发走。

    只要孙文还在聂营,他就不能轻易露出病态。

    “派人盯紧孙文,若有异动,除了!”

    聂良薄唇轻启,眉宇间写满了清冷之色,让人无端打个冷颤。

    “诺!”

    孙文在聂营帅帐走了一圈又出来了,他回身遥望那杆帅旗,心下冷哼,拂袖离开。

    他挑这个节骨眼出使聂营,本来就没把自己性命看得太重,起初也是打着有去无回的决心。

    如今不这么想了,他不仅要完美完成任务,他还要活着离开聂营。

    不管自己掀起多大波澜,孙文一夜好眠,天刚蒙蒙亮就醒来练身舞剑,姿态悠闲,好似将聂营当自己家了。暗中观察他的暗线纷纷咋舌——这位孙老爷子可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这里是聂营不是他家,他居然睡得香甜,还有闲情舞剑养生?

    事实证明,孙文不仅有功夫舞剑养生,他还有闲心挑剔军营伙食。

    充分利用年纪优势,倚老卖老,虽然不算是撒泼,但就是让人觉得难缠。

    聂营人马自认为已经很照顾孙文了,谁料老人家还是有两处不满意。

    这里不满意,以及那里不满意。

    孙文挑剔军营伙食,一连两顿膳食都不肯动一下,樊臣听到消息就来过问了。

    谁让孙文是客,主公聂良还没打算杀他,众人还是要好好招待。

    孙文为嘛不肯吃呢?

    因为他不喜欢吃军营的麦饭。

    中诏也有大面积种植小麦,此处的饮食文明与以前的东庆差不多。

    小麦能被磨成粉制成糕点,但麦子去麸皮耗费时间太漫长,这也导致精细麦粉的成本高涨。

    军营条件艰苦,士兵的军粮都是简单的麦饭,制作简单,携带储存都比较方便。

    这也导致食物中会掺杂砂砾、小石块,一不小心咬到了,牙口损失惨重,进食体验极差。

    作为使者,孙文的待遇自然比普通士兵好,但也没精细到哪里去。

    对此,孙文表示了抗议!

    老人家牙口本来就不好,吃食不精细一些,等他彻底老了,他拿什么吃东西?

    听了前因后果的樊臣:“……”

    这就是孙文不肯进食的理由?

    无奈之下,樊臣只能专门调拨一个厨子给孙文,他想吃什么就做什么。

    还别说,军营的炊事也不是只会做大锅饭,厨子的手艺不算好,但军营条件艰苦,孙文勉强满意了。为了吃的,孙文还几次派人过问,有时候还会将厨子提过来询问。

    吃着吃着,孙文问厨子,“军营炊事都这么个水平?”

    厨子露出为难神色,他道,“小的只会煮个菜,比不得酒肆名厨。”

    孙文嘲笑道,“老朽好歹也算是贵客了,吃食都这般粗劣,光善公不是更委屈了?”

    厨子还不懂“光善公”是谁,孙文提醒一下他才明白。

    明白之后只剩苦笑和惶恐了。

    主公的膳食自然不可能交由普通炊事处理,军营要是混进奸细朝主公那份膳食投毒,那不就玩完了?为了保证安全,聂良的膳食都是由专人准备的,用的食材和灶火也都是独立的。

    不止聂良这样,姜芃姬、杨涛这些诸侯也是一样。

    孙文没办法从樊臣那边套话,还要时刻提防被套话,但对付一个厨子就轻松多了。

    他也没有询问敏感问题,例如聂良一天吃几顿,一顿吃几两,只是以好奇的口吻询问聂良平日膳食水平如何。他看聂良牙口挺好,应该没吃过掺杂砂砾碎石的麦饭,估计也吃不惯。

    厨子来之前被人提点过,他也不敢胡乱回答而是挑拣着说。

    孙文听了一会儿就没兴趣了。

    “这个聂良真不是一般谨慎的人物。”

    孙文为何这么感慨?

    他刚才询问厨子,从对方口中套话,知道聂良的米粮都是独立存放的。

    孙文只需要知道米袋大致的大小、重量以及多久吃光那一袋粮食,他便能推算出聂良每一顿的米粮有多少。他在心里默算一番,发现聂良果真如情报讲的那样,一顿要吃两碗。

    不过——

    这并不能证明聂良身体情况很好,顶多证明聂良心思足够细致,连这点细节都考虑了。

    倘若聂良的身子很好,为何孙文来聂营三四日了,聂良却只肯见他一次?

    唯一的一次见面,聂良所处的位置光线还偏暗。

    隔了两三丈,孙文看不真切。

    除此之外,孙文怼了那么多人,举止算得上无礼,聂良分明动了怒火却没有反驳呵斥,反而寻了借口打发孙文。从这些迹象来看,聂良的反应和每顿两碗米饭的结论相违背。

    聂良越是遮掩避讳,越能证明他身上存在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