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59:孙文出使(七)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孙文听到这里,整个身子都颤了一下,连忙伸手抓住侍从的手腕。

    他追问道,“这是一顿只动两筷子还是说每一顿都只动两筷子?”

    如果是前者,这说明聂良胃口不好,若是后者,这说明聂良的身体出了大毛病。

    “小的也试探了,几乎顿顿如此,另外……”侍从紧跟着说道,“另外,小的还探听到别的消息。那位贵人每顿进食极少,药汁却一碗不少。煮完的药渣都要焚烧干净,秘密掩埋。”

    孙文听后,咋舌道,“本以为勾高估聂良了,没曾想还是低估了他的谨慎。”

    做事谨慎到这个份上,还真是少见。

    若非孙文不按常理出牌,怕是很难抓到聂良身子不好的铁证。

    孙文心中暗忖一会,他又吩咐侍从道,“你想办法偷偷弄点药渣,越快越好,越小心越好。”

    侍从道,“小的遵命。”

    等侍从退下去,孙文振了振衣袖,口中呼出一团浊气。

    “是时候找个借口告辞了,这口龙潭虎穴可真不好待。”

    自从孙文来到聂营,他的性命就不是他自己能掌控得了,脖子上架着一把随时能夺走他性命的尖刀。他不能露出丁点儿怯懦和紧张,对外谈笑风生,对内胸有成竹,方能镇住场面。

    这样的日子,说是度日如年也没区别了。

    孙文一边斟酌着告辞的借口,一边耐心等待侍从的消息,没有露出一丝异色。

    第二日,樊臣收到孙文要离开的消息,眉头轻挑三分,不知这老不羞又要耍什么花样。

    登门细问一番,他才知道孙文是真的要走了。

    樊臣佯装不解地道,“先生是代表兰亭公的使者,来去自由,哪里需要我主的允许?”

    孙文面上笑嘻嘻,内心却暗骂一句扯犊子。

    他要是一声不吭带人离开,信不信他前脚跑出三丈,后脚聂良手中四十丈大刀就落下来?

    越是做贼心虚,越是证明心中有鬼,秉持错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原则,聂良能放孙文走?

    孙文笑着道,“这话可就错了,光善公是何等人杰?倘若主公知道老朽轻慢光善公,等回去了,主公定会斥责。老朽活了大半辈子,不说人精,但也知晓人情世故,哪会不懂这个?”

    他心里很急,面上却很悠闲,一副聂良啥时候放人他啥时候走的姿态。

    “在下与先生一见如故,恨不得把盏共饮,燃烛夜谈。”樊臣又试探道,“只恨俗事繁忙,没有机会抽身……先生何不多停留几日?难道是我军招待不周,怠慢了先生?”

    孙文前两天还摆出一副将聂营当做老家的姿态,今天却说要走人,哪能不惹人怀疑?

    樊臣奉命来试探孙文,没有抠出点什么,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孙文唇角带笑,笑意却没有渗入眼底,他对着樊臣道,“你我各为其主,对否?”

    樊臣点头,似真似假地道,“可惜了,有朝一日……倒是想和载道同朝为臣。”

    “兴许会有那么一天。”孙文不轻不重地驳了回去,他道,“既然各为其主,那么你也该清楚老朽的立场。如今还吃着主公发放的禄米,自然是尽好本分。两军即将开战,老朽作为使者的使命也已经完成,光善公态度清晰,显然是没可能撤兵后退了,老朽还留着作甚?”

    难不成留在聂营等我军打进来,顺便将他误伤了?

    孙文的理由出乎樊臣的想象,后者还以为孙文会找花里胡哨的借口呢。

    未曾想,对方直来直去,偏偏让樊臣无言以对。

    是啊,两人各为其主,两军都要开战了,孙文继续赖在聂营有个毛用?

    樊臣收敛嘴角僵硬的笑容,正色道,“此事,在下会尽快告知主公。”

    孙文拱手道,“多谢,有劳了。”

    樊臣将话带给聂良,聂良却没有第一时间放人,反而故意拖延了一晚上,暗地里还派人紧盯孙文一行人,看看他们有什么异样反应。急着要走却被扣留,心急之下总会路出破绽。

    孰料孙文沉得住气,一晚上没有露出破绽,第二日该干嘛干嘛,又一次挑剔军营伙食。

    第三天傍晚,聂良实在没查出什么,这才松口放人。

    樊臣亲自带兵相送,孙文瞧这架势,心下微凉,面上仍是镇定自若,毫无破绽。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此别过了!”

    周遭野草丛生,辽阔而荒芜,无端让人心生寒意。

    孙文笑着对樊臣拱手告别,踩着轿凳进了车厢,暗中叮嘱驾车车夫。

    “慢慢走,无需太急,派人盯紧后方那行人。”

    樊臣带了五百兵丁,各个骑着战马,追赶他们用不了多久。

    孙文要是急急忙忙赶车走人,樊臣后脚就会带人追上,就地灭口。

    哪怕没有掀开车厢帷幕向后瞧,孙文也能感觉到一双灼热的视线将他锁定。

    抬手抚上胸口位置,他不仅能感觉到有力而活跃的心跳,还能摸到一小块凸起。

    侍从通过收买打杂的炊事杂兵的办法,偷偷弄到一点儿药渣,孙文不敢将药渣放在随身行李,反而将其包裹好,塞进衬衣缝着的内层夹层里面。他注意到了,昨夜和前夜两个晚上,有人偷偷动了他们的行李,哪怕行事很谨慎,孙文依旧发现了端倪,神经绷得更加厉害。

    “军师,他们还跟着——”

    孙文心头一跳,问道,“怎样跟着?”

    车夫道,“走走停停,瞧着不像是要杀人。”

    孙文道,“吩咐下去,不要轻举妄动,只当他们不存在,按照这个速度前行。”

    说是这么说,可后方的敌人就像是握着锁魂链的黑白无常,幽幽地飘在身边,谁能不紧张?

    跟了一刻钟头,樊臣发现孙文仍旧沉得住气,心下怀疑消了大半。

    “回吧。”樊臣叹息道,“倘若有缘,终会再见。”

    他给自己尾随孙文准备下黑手的行为披上一层遮羞布。

    他不是要杀孙文,只是舍不得一见如故的好友,这才走走停停,一路相送。

    “驾!”

    樊臣回首望了一眼,不甘心地掉马回头。

    只要孙文露出一点点破绽,他就能毫无负担地下杀手,真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