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小说网

小说网

1460:孙文出使(八)

作品:女帝直播攻略  |  分类:网游竞技  |  作者:油爆香菇

    来接应孙文的人是柏宁。

    柏宁虽是卫慈推荐的武人,但却是从军营底层开始积累战功,如今也混出头了。

    他能被任命为接应孙文的人,可见姜芃姬对他还是予以信任的。

    “军师——”

    柏宁每天都在这里枯等,今天终于看到远处地平线出现人影,神经立马紧绷起来。

    等人靠近了,斥候确认来人正是孙文的人马,急忙带人迎上前。

    孙文的面色有些青白,额头也冒着虚汗,见到柏宁,心下松了几分。

    “主公如今何在?”

    孙文踩着轿凳下来,发现两条腿有些无力,衬衣更是被汗水打湿,不由得露出一缕苦笑。

    年纪大了,果然经不得吓。

    这番交锋下来,他的心脏直接提到了嗓子眼儿,冒了一身虚汗,此时才安然落下。

    “主公正在营帐内商议。”柏宁见他面色不好,道,“要不军师下去歇息一阵,您这面色……”

    孙文本就是快奔五的老人了,哪怕天天吃黑芝麻养生,鬓发也灰白了大半,脸上那些代表岁月的痕迹越来越深。一番惊吓之后,面如金纸,瞧着十分吓人,好似下一秒就要昏厥。

    “不用,老夫还撑得住,将军无需这般小心翼翼。”

    孙文缓了一阵,发软的双腿才恢复了力气。

    瞧着营地上空飘着的熟悉旌旗,心底渐渐涌出名为“安定”的情绪。

    孙文深吸一口气,长袖一振,恢复平时的模样。

    “爷爷——”

    进入帅帐之前,孙文听见孙儿兰兰的声音,循声看去,发现黑了好些的孙子对自己展颜。

    “你怎么来这里了?”

    孙文眉头一皱,他虽然溺爱孙子,但也分得清场合。

    这里是军营,过多溺爱和关照对于孙兰而言,绝对不是爱而是害。

    孙兰上前对孙文和柏宁行了一礼,笑着道,“孙儿就在这里当差呀。”

    因为年纪关系,孙兰和丰仪都被姜芃姬丢去处理琐碎杂事。

    虽然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也能锻炼人,让这两个蜜罐长大的小郎君初步接触战场。

    孙文虎着脸道,“这里哪有爷爷孙子?只剩上峰下属!”

    孙兰小脸一垮,委屈巴巴地哦了一声。

    “怀里抱的什么?”孙文问他。

    孙兰道,“方才整理好要送去给主公审阅的军务。”

    孙文嘴角一抽,好半晌才克制住给孙子脑门糖炒栗子的冲动。

    “还不快去!”孙文道,“既然是军务,无论大小急缓,必须第一时间送至主公桌前!”

    孙兰哪里见过这么严肃的爷爷,当下就被唬住了,抱着怀中那一摞文书小跑着去帅帐。

    孙文咬牙,恨铁不成钢地道,“这小子——”

    幸好是寻常军务,如果是军机大事,这小子可就犯了大错了!

    一旁的柏宁道,“军师何必这么气呢?末将可是听说了,前儿个主公还夸赞孙小郎君和丰军师家的大郎,二人年纪虽小,办事却极有章程。好好磨砺几年,必是栋梁能臣。”

    孙文道,“栋梁能臣?栋梁能臣又不是街边卖的白菜,兰兰这孩子还差得远了!”

    柏宁笑笑不说话。

    二人一前一后进入营帐,姜芃姬果然在开会商议。

    孙兰正坐在角落仔细听着,丰真的儿子丰仪则坐在姜芃姬靠后一些的角落,埋头记录什么。

    丰仪在记录这次会议的内容,诸如什么人说了什么,不求一字不落,但不能偏离本意。

    孙文上前行礼,“拜见主公,臣幸不辱命,带着重要证物归来。”

    姜芃姬自然记得孙文出使聂营为了什么,急忙道,“结果如何?”

    孙文一边取出一小包药渣,一边道,“根据臣多番调查,聂良身体已是强弩之末,一日三餐,每一顿进食不足常人一半。除此之外,每顿必要饮一碗药……这是熬药之后的残渣。”

    常人的一半是多少呢?

    寻常男子,一天要进食一斤半到两斤,军营精锐吃得更多,保证身体营养所需。

    按照直播间观众的标准,每顿这么多已经够了,殊不知军营大多都是用麦饭充饥,极少有配菜,因此主食占的比重高。按照聂良这个进食标准,哪怕身体康健都会被拖出毛病。

    营内众人,唯独卫慈精通药理。

    他接过孙文递来的药渣,先是嗅了嗅,过会儿又捻了一点放入口中尝试。

    卫慈自小体弱多病,顿顿离不开药汁,长大之后为了调养身体,同样少不了中药。

    他的舌头极为敏锐,稍微尝一尝便能知道药渣中有哪几味药。

    卫慈借了笔墨将药渣中的药抄录下来,递给众人传看。

    “药性凶猛,药量极重,若是为了治病,服用几次便也够了。载道却说顿顿日此,多半是以猛药吊命。”卫慈平静地道,“由此看来,聂良的身体不容乐观——”

    亓官让不懂药理,但他知道里头有几味药不会出现在常规药方,因为药性过于凶猛。

    郎中一旦开了这些药,意味着什么,亓官让心知肚明。

    “子孝,依你之见,这聂良还有多久可活?”

    姜芃姬瞄了一眼便将纸张放到一边。

    卫慈道,“半年!需要辅以静养,不宜多思多虑,禁大喜大怒,不然的话……”

    “不宜多思多虑,禁大喜大怒?”姜芃姬薄唇请勾,笑着道,“这似乎有些难啊。”

    卫慈抿唇不语。

    【哦圣诞节】:确认过眼神,是不能惹的人~~~

    【绘画人】:阴险脸,主播这话明晃晃告诉别人,她要让聂良多思多虑,大喜大怒。

    【桐濛】:大怒就够了,大喜不可能的,主播哪里会那么善良还让他“大喜”?

    瞧着这一幕,不少咸鱼隐隐有种“助纣为虐”的错觉。

    【蓝色抽屉】:每次看到主播露出反派笑,我就怀疑她其实是反派,不给主角留活路。

    【燊枷】:瑟瑟发抖,碰上这么一个反派boss,主角得多可怜?通关是不可能通关的,这辈子不可能通关的。闯关又不会,就是躺尸抱主播大腿才能维持得了生活。看到主播就像看到爷爷一样,每天都被当成孙子吊打,超喜欢主播的。一句话——背着水晶都打不赢啊!